凡尘俗念无凭寄,一世情缘遇当惜

原标题:凡尘俗念无凭寄,一世情缘遇当惜

每个安静的夜晚,我会平复好思绪,等在那月光水岸,只为聆听心灵与心灵碰撞出的语言,那一平一仄的缠绵,足以羽化长夜里孤单,因为等待,是最长情的一种告白。一弯月,从来不理会俗人的是非,只是在疏朗的温柔里去合拢与释放自己的光辉,并且,邀请静夜里的花火欢喜的作陪。生命无需过多陪衬,需要的仅仅是一种真诚陪伴。

每个萧瑟的季节,我会想往一种华彩,是随意更迭不灭的影,比羽还轻,比雨还沉。是掸不走掂不动的灵,半新,不旧。而我是这影与灵之间的一个图案,凛冽,薄软。偶尔也会疯狂一把的爱,或恨。若有一种冷焰蔓延成溪,我便结冰,以泪融解。凡尘俗念,没有什么值得不值得,公平不公平。当一切风平浪静,你看我还是我,而我却不再是我自己。

你看,那院落中挺拔的冬桂,依然散发着浓郁的幽香,多像是你曾经怀揣爱意的守望,开得如此热烈,开得如此忘情,仿佛拼尽了全力也要开出一个圆满的结局,然而,当花期开败之后,你也只是再无人探问的一枚青果。或许,这尘世间的因果从来不需要去肆意的评说,或在风里,或在雨里,或在尘里,或在梦里,她只是自顾自的开着,不为博他人笑,不为听旁人好,如此的一种馥郁,也惟愿,心,哭了,苦了,笑了,妖了,之后的之后,还能够轻轻拾起一份懂得。

你听,那涓涓而逝的秋水,已然止于无声。世间万物,风情万种也好,深情久伴也罢,像是河川静寂时的一圈涟漪,虽有清风吹拂,终是青空杳然不够浓烈,无法将思念聚拢。只得,应下这一场冬季的冷雨,然后,躲进黑夜深处低眉不语。九月过了,十月过了,十一月也即将完结,一如情感,终归要折枝的折枝,践踏的践踏,零落的零落,这人生的风景就这般纷至沓过,而我,只愿是那一枚青涩的果,看风雨交替,看烟火明灭,看百万里喧哗之中谁还能固守最初的承诺,将人生的四季演绎的如荼如火。

而我,唯独记得陶杰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当你老了,回顾一生,就会发觉:什么时候出国读书、什么时候决定做第一份职业、何时选定了对象而恋爱、什么时候结婚,其实都是命运的巨变。只是当时站在三岔路口,眼见风云千樯,你作出抉择的那一日,在日记上,相当沉闷和平凡,当时还以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没想到,我们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走过了许多年,却也不曾清醒过。

而我,却也经常想起张小娴如是这般娓娓道来:“人生总是要我们在遗憾中领略圆满。不是吗?我们从分离的思念中领略相聚的幸福。”走到最后,人生就是一个层层筛选、推陈出新的过程,唯有放下一生的执念,才是最幸福的事。一身布衣,万里青山,只做一个听风客,无离别,无相逢,不失承诺与约定,不问因果原由,岁岁年年,不管春水满,不管秋云生。把自己活成一朵花,是最幸福的事,开在烟火人间,开在世外桃源,开在枝头,开在水上,开在某一个人的心里,都是明媚光艳,即便风雨受尽,落花成泥,依然香如故。

终究,我们不得不以为,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来者当惜,去者随意。世上没有一个永远不被毁谤的人,也没有一个永远被赞叹的人。世间鲜有可以长情的爱恋,也鲜见无趣的痴守。当你付出时,有人会批评你;当你收获时,有人会批评你;当你旁观时,还是有人会批评你。没有人是不被批评的,只管去做自己该做的事,让别人去说吧。既然无处可逃,不如安然以对;既然耳根不净,不如清净自心;既然不能如愿,不如一笑释然。

终究,我们不得不承认,感情易逝,爱情易碎,别离是常态,相聚是奢华,如果真心喜欢,就应该大声说出来。都说:心若有了良人,眼里都是路人,人世种种,无可置否,着实如此。人生四季,来来往往,风景迥异。可是,最美的风景都在心上。悄悄地关上门和窗子,从此,挤不进风月,也无所谓繁华,不去问世事,亦无需人打扰,不会觉得孤寂,也不会惧怕荒芜…因为,你若无恙,尽皆安好。

花火欢喜谁作陪?年华萧瑟夜难寐。

凡尘俗念无凭寄,一世情缘遇当惜。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