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老铁路上的测量尖兵——蔡钦

原标题:中老铁路上的测量尖兵——蔡钦

看山是山,看水是水;

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

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

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纵深发展,有这样一群青年,他们扎根海外,把中国技术带到了老挝,毅然走进热带原始森林,与日月星辰为伴,鸟兽蛇虫为友,走过了无数个日与夜,烈日黄尘带走了他们娇俊的容颜,却留下来一颗铁血匠心,本可以在五彩斑斓的青春年华里游戏人生,却早早的找准个人定位,坚定将中老铁路建设成“一带一路”标志性工程,选择以青春之我、奋斗之我,接下时代的重担,在中老铁路建设的每一个角落里熠熠生辉。

蔡钦带装备进山测量

在老挝乌多姆赛省中铁广州局中老铁路项目部,有这样一个年轻人,他叫蔡钦,20出头,大学毕业后便走上工作岗位,加入到中老铁路建设中,这一待就是3年。他在项目上的工作是测量,还记得他刚到项目上的时候,白白净净、清秀大方,两年测量工作下来,老挝阳光直射,强烈的紫外线在他的脸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记——“我真的越来越黑了,我妈快不想认我了,哥几个可千万别抛弃我。”就因为这样,他时不时还成为项目同事间私下玩笑话里的常客,他总是羞涩的抿了抿嘴,一笑而过。

在不动声色的工作和生活里,渐渐融入中老铁路建设的同时,他有着自己的故事。

进场之初,蔡钦在深山测量

项目开工之初,便道、工区小道都还没有开辟出来,环顾工区四周,那都是绿荫环顾的热带丛林,但是由于项目工作需要,测量工作不能落下。记得我刚到项目工作之初,我跟随他一道到山间去采拍,我带上相机,他带上他的测量工具,另外还带了一把砍刀,检查工作器材完备,他叮嘱我进山以后的注意事项后,我们便启程了。我开始还很疑惑砍刀是干嘛用的,但后来我明白了,山上原来测量的时候定了很多点,但由于热带丛林覆盖,植被生长速度快,只能靠着记忆,边走边砍掉拦路的荆棘和植被,才能找到测量点,我只有相机倒是轻巧,他扛着脚架,还有仪器。出发的时候山里还是大雾天,露水沾湿了衣服,走到半山腰便大雾散去,湿热的不行,就这样一路砍一路走,终于抵达目的地,转眼间他便娴熟的架好了测量仪器,我看他手肘和脖颈位置已经被划破,伤口在不停往下流的汗水渗出了一抹红,可是他好像完全没留意到。太阳直射,汗水顺着额头流到眼睛里,在睫毛间凝结成汗珠,他顾不及擦汗,只是一直不停的眨巴着眼睛,时不时的用手在脸上抹一把,短短几分钟,汗水渐渐湿透了他的衣襟。

测量中挥汗如雨

他从包里掏出早已准备好的压缩饼干、面包和水,“以前比这还老火,那种很粗的眼镜王蛇、竹叶青在这热带丛林里都被我给撞见了,不注意的话就会被咬到,那就真的麻烦了,所以要很小心。之前有一次到努瓦山去测量,测量完了准备往回走,山民放火烧山种地,刚好把我给围住了,因为赶时间,来不及多想了,没办法我只能找个火势小的地方冲了出去,当时真的是把我头发、眼睫毛都给瓢了......”还没说完,递了一部分给我,自己拿起矿泉水“咕咚咕咚”干了一半,“其实我是隐藏项目“高富帅”,喏,你就看看我带过来那些个箱子,还有项目部我经常把玩的几个,随便一算,好几十万,每次带进带出我都小心看护,你是不知道心里有多慌,就怕什么时候,咔嚓坏了,完了......”听他这么一说,我瞬间慌了神,“高富帅,你好,我们做朋友吧。”

热带丛林深处

蔡钦这个人平日里总喜欢跟同事嘻嘻哈哈,没一个正行儿,但对待工作,却极其认真,三年来,领导和同事们都看在眼里。定期保养仪器,冒着烈日深入施工现场,早出晚归,虫蚁叮咬一个人悄悄在寝室擦药,被荆棘挂伤后,身上留下疤痕......很苦,很累,很烦,他却三年如一日在老挝热带丛林深处坚守着。现在的年轻人普遍被认为吃不了苦,只适合在大城市找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但是,我觉得他不一样。

“有时候感觉快坚持不下去了,要放弃,要走,但就在那个临界点总在心里告诉自己——明天会好的,没办法,学的这个,这辈子估计就跟测量过不去了。”简单的闲聊,转身又春风得意的抽起烟卷。

他真的越来越黑了,但是不管怎么怎么的黑,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年轻人,我能看到他最飒爽的模样,最洒脱的青春,还有......他眼神里的光——对测量工作的热爱和对梦想的追求! (来源:中铁广州局中老铁路项目 作者:张智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