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骆心慧诗歌选辑:守住时光的温度

原标题:东江\\骆心慧诗歌选辑:守住时光的温度

散文诗

守住时光的温度

就像深秋一样,孤独越来越深入大地。

这些风啊,也会揉碎时光的温度。

就像深秋一样,我依然固执地相信,每条河流,每座山丘都将无眠。

只是平躺着,清洁如镜,不去招惹泛黄的记忆。

等到春天来了,我要种上一株太阳花。

我天天亲近它们,浇水,施肥,除草,抚摸它们的骨头和血肉。

让真诚和清香在我的怀抱里坚韧地成长。

当我写到春天,写到远方的你,我的手指连同肺腑都变得清润起来。

一只鸟

迷雾笼罩的小村庄,宽大的阔叶林,任你躺在绿叶与野花编织的梦里。

在玉米与禾苗的舞蹈中钻研乡村的蛙鸣,歌声坚韧,还有对生命质地的诠释。

生活的困顿,让村民早早地拿起了镰刀和锄头。泥土的清香让他们陶醉。

广阔的田野戴着季节的镣铐前行,那些生命的篇章被村民逐句打开。

一只鸟停在布满烟尘的屋脊,对于村庄它显得很渺小。

一只鸟停在布满烟尘的屋脊,用嘴角掀开村庄的衣衫。

风有些凉

凉,像冷美翔。不是一片,是一天空。

我在风里,听到它人的手,从四面摸索过来。

风里藏着云,飞的每一声呼吸。无声的交流,不需要语言,什么都不需要。

躺在天空下,一切故事,深藏于心。

风声摩擦过耳畔,留下一些碎语。一首一首,恰如短诗。

是的,我从遥远的地方走来,听到了更遥远的风。只有诗人听得懂。

穿 越

我的面前,只有一座山。

这是故乡。我要努力拨开眼前这丛慈祥的竹影,才能看见坡上那些安静的祖坟,和灰黄的野草。这是秋天,一切都充满了等待。

看,一棵稻谷倒下去,你可以想象无数的谷粒幸福地回归谷仓。

再数一数,村庄乌黑的瓦脊,煽动的炊烟,温柔,缠绵,生生不息。

涉过一座山,正如轻轻地、无声地穿越一个人。

我的赤诚就这样不加掩饰地裸露在苍穹之下。

高山那边

站在山冈上,听风声打落多少往事,听万里草木一路踏歌而来。

一地的松叶,厚厚的、软软的,用松香散开一地的热情。

阳光时有时无,清风时静时响。秋的身影,隐伏在远冈上。

阵阵清凉的风,把我的内心吹送。高山那边,有我朴素的村庄,有我的父老乡亲,还有那动情放歌的浪人,留下和我一样凋残而零碎的心跳。

诗 歌

吹过我的风

吹过我的风,有村庄的味道

有丝丝的香甜。这一刻

我像一棵草,惶惑,摇摆

吹过我的风,一定是

漂洋过海,跋山涉水,

穿过村庄,穿过河流

穿过那些密集的乡音

他们远道而来,千言万语

在我的身上烙下熟悉的泥土烙印

吹过来的风,吹起我内心的柔软

让我和故乡这么近

近得能看见炊烟升起

在冬天,小河边,我想坐下来

这时我不想谈论时间

就这么对着一片水

水边,还有风吹动什么样的叶子

水想流,任其流

我对岸的山,它们有无雾绕

也可顺其自然

我听到风吹河水的声音,那么微妙

像我的心跳

只有我自己能够听懂

佗城古镇

一只老鸟终于飞倦

在佗城北门的城墙上

收了收翅膀

北门墙上住着一些野草

比历史年轻,比我们年老

注视着来往的客家子民

不言语,时而昏昏欲睡

想去越王井汲口井水

想穿过老街回到考棚

做回那个愚笨而迟钝的学子

蓝将军回来了

成为树,成为云

成为学宫深处的一件旧家具

在光阴尘埃中

修身养性

一线天

一线天,霍山的两道山崖

左山崖,右山崖

恍若相隔几个苍茫的世纪

左山崖,那是伸手可及的童年

右山崖,被柴刀砍断的高远人生

左山崖,是我生命孵化的腹地

右山崖,牵着我往上攀登高峰

一座山,两座山

无数的山耸立天地间

天上有灵光

地下有残骨

生在山里,葬在山里

唯有山才可以抚慰一生的魂灵

一线天,霍山的两道山崖

风和云懂得

泥和土清晰

山和山最明了

人群

时常有飙车党,粗暴而残酷

阳光打在广告牌上

在喧哗与骚动之表象上

车祸时有发生

金属撞击、摩擦、裂碎、横飞

撕开一道鲜血淋漓的伤口

痛苦与哀嚎,悲悯与冷眼

瞬间被市声淹没

时常

我仍会从容地穿过人群

穿过喧哗,抵达我要去的地方

时常

人群是一场幻觉

一棵春天的树

从容,素净,或孤独

面对转身离去的人

活成路边的一匹健马

把阳光驮在背上,精神明亮

悲伤,或清欢

都是一棵树的样子

该抽枝抽枝,该开花开花

暮色茫茫,不必惊慌

骨子里的花朵,依然

顺着时节次第开花

开花的树,会说话的果子

抬起头来的那些人

已得到春天的心跳

吊兰草

一盆吊兰肯定是一位慈爱的母亲

小吊兰从她怀里分离出来

长长的根茎,如一扎脐带

把垂下的脐带埋入泥土

似乎就拉开了生命的格局

有一天,恍然听到她的叫喊

那声音肯定是绿色

犹如微风中暗藏的竖琴

真切而湿润地抵达你的心灵

我瞬间低下来

成为代哺的婴儿

临窗听雨

练习滑翔的雨,擦在玻璃上

雨珠碎了,一阵接一阵

倾听夜雨之声

以它刀锋的唇

给你静止的呐喊

以它深度的深,浅色的浅

以它破译流动的黑,凉飕飕的黑

在黑中打捞一盏孤灯,谈论远方

龙潭寺见彼岸花

人世间,十月

花期正好

花开无叶,叶落无花

万物葳蕤,咀嚼声音

弯腰仰望佛

虔诚站起来

站成龙潭寺的一株彼岸红

彼岸为情

此岸为爱

编辑:燕茈

《东江》投稿邮箱:3040202899@qq.com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