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书成:读书点亮我的人生

原标题:张书成:读书点亮我的人生

父亲给我起名书成,使我的一生与书结缘,喜欢读书。

从我上小学三年级起,受父亲和表哥的影响,我就喜欢读书,作家是我心中的偶像,书刋是我的主要精神食粮。曾经,为了节省灯油蹴在灶火看《红岩》《青春之歌》,被扑出的火苗燎着了头发;曾经,在割柴路上歇伙时看书被同伴耻笑;曾经,独自一人在柴楼上看书被邻居形象地描绘为“鳖瞅蛋”……书中的英雄人物像一支支燃烧的火炬,点燃了我的思想和感情。给我的童年、少年时代枯燥乏味的生活平添了快乐,也给我幼小的心灵埋下了热爱生活崇拜英雄的种子,形成了人生的理想。

但是,我的命运多舛。从1966年夏天开始,因父亲被打成黑帮住进了集训队以后,我就辍学了。当时我刚刚上五年级,不仅无学可上,而且无书可读。无计可施的我,在一个阴雨连绵的秋天上午,猛然发现井旁小屋里的土墙上,糊着许多报纸,那报纸有《人民日报》《商洛报》,于是我就读墙上糊的报纸上的文章,觉得很有趣,很有味道,其中一篇《牛头岭上女愚公》的文章我现在还记得其中的几句:“走进丹风棣花塬,人赞姜能好社员,不走娘家不探亲,一心一意修梯田……”,还有些《中国少年报》上登的文章,譬如说一首童诗,内容是“美帝强盗王,名叫药翰逊,他的嘴巴蜜蜜甜,藏的是狼心,轰炸越南城,杀害老百姓,中越人民团结紧,侵犯越南就是侵犯我们,我们是一群红领巾,高举铁拳大声吼,美国强盗滚——滚——滚……”整整一个上午,一张张旧报纸上的文章吸引着我,连母亲叫我吃饭都没听见。吃完饭,又回到小屋,继续阅读墙上和顶棚上贴着的书页和报纸。以后,我象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找到了读书的地方:到亲戚家,有书读了,就读书;无书读了,就读墙上顶棚上糊的书页和报纸。我曾经在姨姨家读圆笼底上糊的《西安晚报》上刋登的《列宁是怎样学习的》文章,里边一句话我现在还记得很清楚:“好书不厌百回读,常学多读意自新”;也曾经在邻居彩云嫂的笸篮底上糊的红卫兵战报中,读到一篇文革武斗时期丹凤中学造反派写的一篇名叫《乐在天涯战恶风》文章,并且记住了里边的名言,其中“凤冠山上狼烟起,丹江鲜花带血开”的一句让我记忆犹新,闲处收拾忙处用,在1977年恢复高考时作文时用上了派场,致使那场考试我的作文得了58分,而满分是60分。当接到商洛师范给我发的录取通知书时,那种快乐真是难以言表,因为我是以社会青年身份参加高考的,小学没上完,初中仅仅念了一年,高中没上,这在当时是不可思议的,也是出乎意料之外的。可以说,读书改变了我的命运,让我得到了社会的尊重,这是我切身的感受。

参加工作以后,我起先在商南县城里的重点小学教书,邻近就是县图书馆和新华书店,这使我喜欢读书的天性得到了满足和释放。我和图书馆的王老师、杨老师成了朋友,和书店的售货员是知己。她们一有好书新书就给我留着,也请我交流读书体会。节假日,我挟着借或买的书,去河边或山脚下僻静的地方,一个人悄悄的看着想着,度过一个个别人觉得寂寞难耐而自己觉得愉快的日子,那段时光,我基本上看完了馆里的小说和散文书,闲暇之余,还写些通讯、新闻之类的广播稿,比如《蓝天上有一支绿色的歌》《他在家乡的土地上耕耘》等文章,街道上的大喇叭经常播送我的文章和名字,让我觉得生活充实,生命美好,我记得第一次领的稿费是8块钱,那是6篇新闻稿和一篇通讯稿的稿费,我用稿费买来酒菜,大家来了个底朝天,吃喝得高高兴兴,我也快快乐乐。

1987年6月,我调回故乡丹凤,起先分配在棣花镇北山里的条儿沟小学当校长,那是一条偏僻闭塞的小山沟,二十多里长的山沟稀稀拉拉住着百十户人家。白天还好过,晚上黑灯瞎火,想聊天都不知道找谁,也没地方去,这才符合我的爱好和习惯,点一盏煤油灯,每晚看书到十一点多,第二天早上又接着看一个多小时。有时候一个人挑灯夜战,读一读,写一写,所写的《小星在这里闪亮》《常爷爷,爱学校》《尊师实事一串串》《南山的星》《大山深处的陈景润》等文章在省市报刋发表,得到领导重视,几个单位争着要我,后调县教育局工作。在教育局整天和文件材料打交道,可我不忘读书,我们局长女儿在图书馆工作,我经常去借书和她交流读书心得体会,帮她写读书心得体会和演讲稿,自然,她给我提供了读书的方便,借书不厌其烦地寻找,扩大了我读书的范围,其间也读了一些哲学、历史、政治,美学方面的书,使自己的阅历更加广泛丰富,写作水平不断提高,曾经被《陕西教育》《教师报》聘请为特约记者,文章多次获奖。

1995年夏天,组织又调我到了县委组织部,那是我一生最繁忙的的日子,但是,不管再忙,我都不忘读书学习,并且经常和同志们交流读书体会,共同提高,期间,建立了部里的图书室,购买图书1300多本,方便了同志们的阅读。我带头看书学习,每天忙完工作,晚上临睡前,总要看一两个钟头的书,翌日早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摸书。看一会书才起床上班。书读得多了,写作自然流畅,有时甚至文思泉涌,《党费》《山村女支书》《华阳的希望之光》《卧羊奋蹄奔小康》等报告文学和长篇通讯及电视专题片就是对我的最好回报。

天地悠悠,人生短促,我已经年过花甲,但读书这个爱好始终没有改变。每到一地,我都和图书馆结缘,近年来,我是市图书馆的常客。不光读哲学,历史,文学、美学等方面的书,而且读人物传记,英雄传奇,特别精读了《毛泽东选集》《邓小平文集》以及习近平同志的重要讲话和文章,增加自己的思想厚度和高度,也增加自己文章的深度和广度。每有文章杀青或发表,我就慰劳一下自己,去吃一碗油泼面或馄饨,也让家人和朋友阅读和分享喜悦。

读书就像拜师交友,好的老师对人的影响是深远的,同样,好的作品给人的影响是无法估量的:有的让人懂得哲理,有的让人学到了知识,有的让人掌握了生活艺术……比如我从市图书馆借阅近期《十月》杂志中的小说《前程似锦》,吸取了急功近利,追求名人效应而自毁前程的美丽女演员的教训,做事踏实勤奋,摒弃了急功近利、贪图虚荣的不良心理;读《柳叶飘飘》,从一个父母离异的女孩身上,增强了自立自强的信念;读韩石山的《连阴雨》,掌握了描写恋爱中女孩的心理轨迹;读《一架弹花机》让我知道了写梦境的技巧;读光明日报上一篇《李自成.多尔衮.崇桢皇帝》一文,懂得了“任何一个事件的结果,是无数力的平行四边形形成的合力”的哲理,在分析研究处理问题时增加了辨证的思维意识……我深深体会到:读书让我们既丰富了智慧和知识,又增强了理性思考和感性认识;读书是人生的加油站,充电宝,它可以大大提高人的品位,充实生活,改善性格,丰富为人处世的方法,开阔眼界和胸怀,可以说,好处多多,快乐多多。今年七月,我出版了自己的散文集《棣花细语》,现在正在创作结集第二本散文集《岁月》,还有一部小说正在构思动笔中。春节时我给自己门庭编写的对联是:“读书习字著文章,种花务菜养精神”,撗批是:诗意人生。我觉得这就是自己的生活状态,也是自己喜爱和追求的生活方式。

岁月沧桑了我的容颜,读书点亮了我的人生。回首往事,我无怨无悔;展望未来,我信心满满。不管今后遇到什么情况,我都会始终坚持读好书,多读书,常思考,做笔记,记体会,常练笔这些习惯,以广泛的阅读来丰富自己的生活,以反复读、精读增加阅读理解的效果,提高阅读的数量和质量,谱写出无愧于初心,无愧于自己的诗意人生来。

作者简介

张书成,男,生于1956年12月,陕西省商洛市丹凤县棣花镇人,中共党员,大学文化,政府公务员。商洛市作家协会会员,商洛市诗歌学会员。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业余文学创作,先后在《金秋》、《当代陕西》、《教师报》、《农民日报》、《法制周报》、《商洛日报》等发表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数百篇(首),部分作品被收入《采芝商山》、《丹凤文学》丛书,2019年7月,团结出版社结集出版了散文集《棣花细语》,另有《岁月》散文集正在筹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