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德春拍】稀世珍藏-罕见四世噶玛巴像

原标题:【嘉德春拍】稀世珍藏-罕见四世噶玛巴像

中国嘉德2019秋季拍卖会

旃檀林——佛教艺术集萃

时 间

11月18日(周一20:00)

地 点

嘉德艺术中心B1层B厅

(北京市东城区王府井大街1号)

Lot 3629

西藏16世纪 四世噶玛巴·洛佩多吉像

合金铜铸(局部鎏银,嵌金、银、红铜,原封底)

H.16.2cm.

此件上师之像塑造的是第四世噶玛巴活佛噶玛巴·洛佩多吉(rol pa'i rdo-rje,1340-1383)。上师头戴噶玛活佛转世体系标志性的黑色僧帽,内着无袖僧坎,袒右肩披福田格袈裟,腰系僧裙,跏趺坐于双层莲座上。右手结触地印,左手结禅定印,所托持物憾已遗失。根据历代大宝法王的造像以及唐卡来看,右手结触地印的有两位,一位是四世噶玛巴·洛佩多吉,另一位是十一世噶玛巴·依希多吉(1676-1702)。然而,推断此尊造像为四世噶玛巴·洛佩多吉的原因有二,其一,十一世噶玛巴的法相是于袈裟中伸出赤裸的右脚,与本像不符;其二,十一世噶玛巴的在世时间处于17世纪末至18世纪初,而此像制作于17世纪以前应无疑问,与十一世噶玛巴所处年代不符。综合以上所述,此像应为四世噶玛巴·洛佩多吉之像。

西藏19世纪四世噶玛巴·洛佩多吉(1340-1383)唐卡

他的左手施触地印于膝前,右手结禅定印托宝珠

隆德寺收藏噶玛巴传承唐卡

四世噶玛巴·洛佩多吉是历代黑帽系活佛中较有成就的一位,是元代皇帝册封的“持律兴教大元国师”,亦作为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的早期上师闻名于世。元末,四世噶玛巴·洛佩多吉在中原与藏地建立了崇高的威信,为五世噶玛巴·大宝法王得银协巴(1384-1415)受到明朝的宠信、带领噶玛噶举派一跃成为西藏最有影响力的宗教团体建立了坚实的基础。

此像面部塑造特点鲜明,眉骨高耸,颧弓较宽,下颚窄长,面部呈瓜子型。短发紧贴头皮,双耳大而突出。眼细长,鼻高耸,唇部阔而薄,成功塑造出了活佛庄严的仪表和优雅的气质。上师头戴噶玛巴标志性的黑帽,这顶黑帽具有16世纪左右噶玛巴造像中黑帽的普遍特征:黑帽正面为十字金刚杵,金刚杵上方饰有日月,左右各有一朵祥云图案,帽顶为莲花瓣托举的宝珠。此像头部造型、黑帽形制、僧衣纹饰与一件有多处著录的西藏16世纪铜鎏金五世噶玛巴·得银协巴高度一致(图2),见Donald Dinwiddie编著,《Portrait of the Masters:Bronze Sculptures of the Tibetan BuddhistLineages》(大师之像108尊),页166,编号31。

西藏16世纪 铜鎏金五世噶玛巴·得银协巴(高18cm)

见《Portrait of the Masters:Bronze Sculptures of the Tibetan Buddhist Lineages》(大师之像108尊),Donald Dinwiddie编著 页166,编号31

此像的华美僧衣最为引人瞩目。其花纹之繁密,错嵌之华丽,不仅是同时代造像中的佼佼者,在西藏造像艺术历史的长河中亦不愧为前列之作。在僧坎、袈裟、僧裙的正面和背面均镶嵌金、银、红铜三种贵金属,并在其上錾刻繁密花纹组成各色图案,以体现不同布料的特点。比如,在僧坎的交领上嵌入绿豆大小的黄金,在每粒黄金周围錾刻出花瓣,僧坎的其余部分则纵横交错地镶嵌着发丝粗细的黄金,以表现格纹布的特点。在袈裟的图案设计上更是独具巧思,以金丝和金粒交错装饰水田衣的格纹,格纹中央则用红铜、白银组成红白两色花朵。更为独特的是,包裹双腿的僧裙表面鎏有白银,以示洁白色彩,鎏银在西藏造像中属于罕见工艺。黄金、白银、红铜在这尊造像上共同谱写了一曲黄、白、红的交响,其巧思无法不令人叹为观止。

此像的细节特征让人联想起一件名品——斯皮尔曼(A. J. Speelman)旧藏的一世噶玛巴·都松钦巴铜像(图3)。这两件作品的相似之处可从四个方面论述。首先,在材质上,两件造像都是由黄铜铸造。在16世纪,西藏造像的铜质以红铜为主,而黄铜造像是相对罕见的。然而在性能上,由于黄铜质地比红铜坚硬,黄铜造像往往拥有更好的保存状态。以品质著称的造像品类中,有很多都以黄铜铸造为特点,比如丹萨替寺造像,以及明代永乐宫廷佛教造像。第二,从造型上讲,两件作品的写实性十分显著。斯皮尔曼旧藏的都松钦巴像,虽然略显夸张地强调了凸出的嘴部和发达的下颚,但整体上看骨骼比例准确、五官结构符合自然规律、衣褶关系清晰,本件四世噶玛巴也完全符合以上特点。第三,在工艺上,两件造像都使用了大量的金、银、红铜错嵌,首先嵌银及红铜的造像数量在15世纪之后逐渐减少,嵌黄金的造像更为罕见,增大了两者相关联的可能性。第四,僧衣的纹饰有大量重合。两件造像的僧坎上都有黄金镶边的菱格纹,菱格纹内是四组圆弧线组成类似铜钱的图案(a型纹);在胸前僧裙束起的边缘上以黄金镶嵌的回形纹装饰,在金边上下边缘各有一条刻线(b型纹);僧衣边缘都以花朵状纹饰装饰,并在花心以贵金属镶嵌(c型纹)。两件造像的装饰图案细节高度重合,为两件造像原位同组造像提供了最直接而有力的依据。

合金铜一世噶玛巴都松钦巴像

嵌金、银、红铜(高33厘米)

斯皮尔曼旧藏(A.J.Speelman Collection)

左列:斯皮尔曼旧藏一世都松钦巴

右列:嘉德四世噶玛巴像

由上至下三行分别为a , b, c

a:菱格纹 b:回型纹 c:花朵纹

综合以上所述,本件四世噶玛巴铜像,无论在材质、造型、工艺、装饰上都与斯皮尔曼旧藏一世噶玛巴像高度一致,两件极有可能出自同一组表现历代噶玛巴活佛转世传承的造像群。这组造像的级别极高,在制作时不惜成本,无疑出自一座重要的噶玛噶举派寺庙,其中以噶玛噶举派的祖寺楚布寺最有可能。同组造像存世极为罕见,已知仅一件现藏于大昭寺(图4),见Gyurme Dorje等著,《Jokhang Tibet’s Most Sacred Buddhist Temple》,Edition HansjorgMayer出版,2010年,页273,编号22A,值得注意的是,大昭寺所藏,与嘉德此件四世噶玛巴的双层莲座形制几乎完全一致,几乎可以断定为同组作品。然而,嘉德此像的原始泥金保存更为完好,且僧裙上鎏银工艺极为特殊,是此像更显珍贵之处。

15/16世纪 黄铜合金噶举派上师像 (嵌金、银、红铜)

高15.7cm

现藏于拉萨大昭寺

参考资料

巴卧·祖拉陈瓦著,《贤者喜宴·噶玛岗仓史》,青海人民出版社,2017年

克珠群佩著,《噶玛噶举派黑帽系活佛述略》,西藏大学学报,2004年3月第十九卷第1期

David J. Jackson著,《Patron and Painter:Situ Panchen and theRevival of the Encampment Style》,鲁宾美术馆出版,2009年

Gyurme Dorje等著,《Jokhang Tibet’s Most Sacred Buddhist Temple》,Edition Hansjorg Mayer出版,2010年

中国嘉德2019 秋季拍卖会

预 展

11/14-11/16

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嘉德艺术中心

拍 卖

11/16-11/20

嘉德艺术中心

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珠宝 · 预展

11/13-11/16

嘉德艺术中心

邮品钱币 · 预展

11/17-11/19

嘉德艺术中心

“毛主席”所用的私人印章你都见过几枚?

鎏金错银青铜器的鉴定

“中国奇迹”靠什么?习近平给出三个关键词

什么是红军?

我们敬重和感谢原创作者,未注明作者姓名均因无法查获作者所致,敬请原作者谅解!如有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或同行告知,我们将及时纠正删除。同类微信公众号转载本部发布文章,敬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