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薇薇、沈慕白一对神仙眷恋的爱情诗歌

原标题:许薇薇、沈慕白一对神仙眷恋的爱情诗歌

许薇薇从‘帅男精英’的车上走下来时,整个人已经站不稳了,所有的伪装坚持都在车子开走的一瞬间,微凉的夜风让她的头和小腹一阵阵针扎的疼。

电话响了…

公司规定,手机必须是24小时开机,她捂着小腹,手指僵硬到感觉不是自己的,好容易接通,里面传来女孩子劈头铺盖的质问声:“姐!你不是答应我的事不告诉我妈的吗,你这样子摆明了是要存心害死我是不是?我知道你从小嫉恨我,可是你现在处处都已经这么好了,用的着还这么报复我吗?难怪慕白哥恨透了你,就没见过你这样狠毒的女人…”

许薇薇张张嘴,胃口又是一阵钻心的疼,连同五脏六腑都扭曲到了一起,“安静…”堂妹安静住的地方离这里不远,她实在难受想让她过来,可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来,电话就已经被挂断了。

她胃里翻江倒海,想吐又吐不出来,眼前一阵眩晕,觉得随时都可能晕倒在这。匆忙中伸手拦住一辆客人刚下车正要起步的出租。

“师傅去空军医院…”

一直以来,她能吃药对付,绝不会去医院,小时候大多数都是沈慕白背着她,半强迫的带她去打针。路上她不停的哭,可是等真到了针头挨上皮肉的时候,因为知道他在,所以竟然觉得没有那么疼了。

可是今天,当医生把针头埋进手背的时候,她痛得竟然哭了出来。躺在病床上,她好像又回到了数年前,在德国的日子里,满眼都是陌生的外国人,每天夜里总是念着沈慕白的名字,把他的照片放到枕头下边,才可以睡着。有时惊醒,发现自己身在异国他乡而他根本不在身边,猛然就是一身冷汗,然后放声大哭。

爱哭的毛病是什么时候戒掉的?

她能擦掉脸上的泪水,可是心酸的感觉却一拨一拨袭来,早就盖住了腹部的痛苦。她揉捏着身下白色的床单,好一阵还是忍不住回过头去。

心更疼了…

他就站在病房的门口,从始至终看她一个人打车,一个人挂号,一个人输液,一个人哭了这么久…印象中的慕白哥哥,绝不会这样。他只会把许薇薇搂在怀里,小心的呵护着,即便是平时总是数落她,可是这个时候,绝对一句重话也不会说出来,她疼,他比她还疼…

可现在这个人就这么冷冷的看着她,完全陌生的表情,她以为是梦,可是他的脚步声是那么清晰,踏在她心上一步一步走来。

比起几年前,他也有了很大的变化。不是说外貌,而是周身的气质,当年那个文质彬彬的少年,已经变成了一个耀眼的男人,他的脸庞棱角更加分明,少了几分书卷气,多了几分的英气和锐利。他的肩膀更加宽厚,至今她还能想起他怀里的温度…

侧过脸,她突兀的闭上眼睛,再次睁开时,已经隐藏了所有的情绪,看到的只是清明一片。这么多年过去了,此时看到他眼中怨怼的眼神,许薇薇突然有些庆幸,她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坚强,所有纠结了千万次的恩恩怨怨,再见面时,原来也,不过如此!

“一个人?”他口气很冷淡,她还是听出了嘲讽和刻薄。

她也笑着回应他,“亦君一会就来了!”

沈慕白呼吸一滞。这么多年,他们果然还是在一起,自己竟然像个傻子一样,不放心跟着她回家,跟着她到医院。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沈慕白你为了这个女人究竟还要让自己悲哀到什么地步?

不是已经忘了吗,三年过去了,不是早就重新开始了吗?只因今天碰巧的遇见,自己又偏要来自取其辱。

“许薇薇!”医生走进来,拿着本子和圆珠笔向她核对病例,“有过阑尾炎手术病史,三年前意外流产。”

沈慕白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怒火,后面的话他一个字也听不下去了,他发誓,这是最后一次,从今以后,许薇薇就算跪在他的脚下,他的心也不会再被她拨乱一丝一毫。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