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律师太多了吗?

原标题:中国律师太多了吗?

“律师已经烂大街了吗”?

这一话题,在知乎有三千人关注,四百人参与讨论,好不热闹。

近些年来,随着法学院招生的扩张,以及法考的热门化,律师人数与日俱增。

行业里也会不时有人提出这个问题:律师是不是太多了?

01

律师是从什么时候多起来

2009年中国律师人数16.6万,2014年达到27.1万,2019年即将突破43万。

十年之间,人数暴涨26万,增幅达到160%。法考从十年前的冷门专业考试,变成了让人趋之若鹜的热门大考。

越来越多的人挤进这个行业,各个细分领域都有满坑满谷的律师在深耕细作。

全国上下,每3255个人中,就有一个律师。今年法考的客观题报名人数超过60万,增长速度一往无前。

02

我们的律师人数算多吗

要判断我们的律师人数是否过多,需要有一个纵向对比。

为此,我们调查了一些数据,让我们着眼于世界,看43万律师属于一个什么样的水平。

数据显示:日本现有律师3.7万;德国有律师15万;美国有律师131万。

由此看来,似乎除了美国,我们的律师人数最多,但是数值的多少是相对的,我们还要参考相应的人口数量。

日本现有人口1.26亿;德国人口8200万;美国人口3.3亿;而我国人口高达14亿。

核算下来,我们人口中的律师人数占比,刚刚和邻国日本持平,显然还不能用过多来形容。

03

什么大家都觉得律师很多

当律师只出现在客户面前的时候,这个群体看起来并不大。

但是当大量律师都在寻找客户的时候,这个群体就会反复高频率出现在众人视野中,造成一种人很多的视觉效果。

大量没有业务的律师,出现在公检法门前、医院里、商铺中,以及各种各样的应酬上。

他们不应该去吗?当然不是。问题在于,去这些地方的效果如何。

律师是一个售卖解决问题方式的职业,可是在很多人成为律师前,自己都没有形成良好的解决问题能力。

律师里总有人看起来是“多出来的”,这也是这一行常被诟病门槛过低的原因之一。

04

“多出来”的律师如何自处

我们司法考试并不简单,这没错。

但做律师绝对要难过司法考试,这一点却被很多人忽略了。

不少年轻律师一拿到执照,就觉得自己走上了致富的康庄大道。结果从司法局出来一上车,发现滴滴师傅都是同行。

很多律所的招聘要求里,写着要求通过法考,不少年轻人就以为通过法考就够了。

当然不是,每年通过法考的新人数以万计,没有一技在手的律助,就像横店街头跑龙套的演员,只能看天吃饭。

聪明的年轻人不会陷入这样的被动。他们会竭尽全力,让自己在新人中技高一筹。

有的人选择精研法条;有的人会勤于写稿;有的人能不露痕迹地让师父身心愉快。

当然,也有一些不走寻常路的年轻人,向技术流发展,私下苦学编程技巧。

一个判决文书需求出现后,他能迅速用Python获取别人需要埋头苦找小半天的文书资料。

当一个新人能用五分钟解决别人五小时的问题时,能力如何,高下立判。

python一键定位文书关键词,10秒完成检索

10秒批量下载法律文书

律师不是神父,竞争总是在所难免的。

越是依赖经验的行业,对年轻从业者来说,就越不友好,但每个资深律师也都曾经年轻过。

年轻律师,就是应该发挥自己快速学习的能力。用最新的技术,让自己变得更酷。

知乎上还曾经有一个热门的问答:法学生除了学法律条文之外还应该学什么。

一位法学博士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两年之前,英国著名“魔力圈”律所 Linklaters就开始教授律师新人编程入门技能。

哈佛大学,乔治城大学等法学院也已经将编程入门课引入到了教学大纲中,甚至列为知识产权法,科技法等方向的必修课程。

哈佛大学法学院的开设了编程入门课

掌握这项「数据分析」和「资料检索」的捷径,对入行多年的老律师是锦上添花,而对于一无所长的实习菜鸟,可以说是雪中送炭。

毕竟解放自己更多时间,就能比更多同龄人跑快一步。在这种情况下,风变编程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