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堡岩 2》:肖申克监狱地下的冤魂,回来了!

原标题:《城堡岩 2》:肖申克监狱地下的冤魂,回来了!

最近两年恐怖题材热度不高,就连身为新锐排头兵的温子仁,也将事业重心侧重到了超级英雄电影领域,放松了自己擅长的恐怖题材。所以,作为原本好莱坞恐怖片业绩标杆的他,现在退居二线主推新人,可惜新人水平良莠不齐,逐渐形成了“温子仁导演是精品,温子仁监制必是烂片”的新口头禅。

而老资格的斯蒂芬·金大爷也颇有些年事已高、力不从心,最近几年和NETFILX合作的恐怖片都不能达到以前的高度。《高草惊魂》,《宠物公墓》,《小丑回魂2》这年度三部曲都是不温不火的存在,并没有达到预期的高度。甚至《小丑回魂2》在舆论与专业媒体的眼里,大明星大制作,还赶不上《小丑回魂》的口碑与票房。

所以,今年NETFILX是彻底没有指望了,观众就把最后的期望留给了号称“老爷子集大成之作”的《城堡岩》上面。

HULU电视台也是螺蛳壳里做道场,老爷子的《城堡岩》拿到手里,倾注了力量兢兢业业的拍摄和制作。可惜的是,第一季确实故事过于云山雾罩,悬疑气氛过于浓厚而削弱了老爷子擅长的恐怖,使得最后结局流于平淡,整体爆点不突出而使得整体距离佳片差了一口气。

到了第二季,编导们就吸取了教训,稍微降低了逼格,偏重于恐怖,使得故事变得平易近人,也更加生猛了。

而且为了维持收视率,HULU电视台下手极阔绰,别人一周一集他为了保持收视率直接先期放出了前三集,使得有更多的故事情节透露出来,直接用整体事态来轰炸观众的好奇心。

魔鬼都回到镇上了!

第二季的故事没有直接承接第一季的监狱与囚徒的故事,而是用城堡岩镇上另外那些埋藏了许久的秘密,来构建了一个新的恐怖惊悚集合。而且很精明的加上了他们所理解的肤色分歧原因——这一次个人最为佩服的一点就是,它没有刻意的强调已经变得恶心人的肤色平等,而是通过一个家庭的不平等,来剖析之前肤色歧视到如今肤色平权之后,整个美国底层两种肤色人种的真实生存状况,揭露整个肤色政治最本质与最激烈的根源——生存空间的争夺,生活资源的抢占,生活利益的抗争。

故事这次脱离了肖申克监狱里那个来历成迷的囚徒另起炉灶,重心转移到了城堡岩镇上。

第二季的主角是一直在全美国流浪的安妮。因为自身的秘密和不断恶化的病情,为了谋求更平静的生活,只好带着女儿乔伊风尘仆仆的往东海岸千里跋涉。谁知,在路过城堡岩的时候,被不知名的力量干扰发生车祸,只好暂时逗留在城堡岩,租借了治安官警长大儿子艾斯的小木屋,等待时机好继续逃亡!

治安官一家有四个子女,两个亲生的白人儿子,还领养了一对黑人姐弟。因为从小教育方面偏重于领养的姐弟,造成子女之间关系并不和谐。尤其是最小的黑人弟弟阿布迪,从小就抗拒这个家庭(当然,这种态度里面很可能潜藏了某种伤害到他的事情,造成他一直抗拒治安官的态度。而他与治安官之间的剑拔弩张也埋下了剧情爆发的一出伏笔。),长大独立之后,他就成为了镇上争取黑人权益的急先锋。在本来资源贫瘠的小镇里,利用自己的肤色优势不断的借助政府政策,挤压他两位白人哥哥的产业。由于手段激进,态度恶劣,他已经成为当地黑人的话题人,换而言之,他其实已经是当地黑人帮派的领头人。

为此,本来对他从小就有矛盾的大哥艾斯因为自己的利益受损,又被政策束缚着不能明面上找回自己丧失的尊严。所以,一方面在暗中展开报复,另一方面对自己的租客更加残暴。甚至在一次上门催租的过程里,威胁伤害乔伊,激怒了护女心切的安妮。安妮瞬间爆发,利用手里的冰淇淋勺子,杀死了他,并且趁着夜色,将他拖到阿布迪新建的商场工地掩埋尸体。

故事在这里从刑事恐怖转入了传统的恐怖模式——安妮在掩埋尸体之时,无意间挖开了城堡岩一处埋藏多年的秘密隧道。隧道的尽头在城堡岩山上的一栋小屋里。安妮从工地摔倒在隧道底部,好不容易从小屋里脱身,等到回到工地的时候,她埋藏尸体挖的坑和挖出来的隧道都消失了。

安妮从此被整个世态控制了。她的精神疾病越来越严重,过去的一些秘密随时可能出现来扰乱她的生活。乔伊厌倦了四处迁徙的生活,希望凭借自己的努力在某一个地方稳定下来,组建一个安稳的家庭。为此她开始激烈反抗安妮,这样母女关系恶劣,进一步激化了安妮的状态,安妮为了保护自己和乔伊,变得更加疯狂。

而另一层原始恐怖,在安妮以往的艾斯的尸体,和山顶上孤零零的小屋展开。

阿布迪在工地发现安妮遗留下的项链,以为小屋里寄居的流浪者在工地偷东西。于是派手下去驱赶流浪者。可手下并没有找到流浪者,只找到两具被烧焦的尸骨,借着自己也被不知名的凶手袭击身亡。而接着来到的房产中介和看房者,发现浑身粘液的艾斯,散发着仇视一切的气势,将他们全部杀死。

很难得,《城堡岩》探讨了肤色问题最本质的矛盾

《城堡岩》在最近的肤色政治题材里,并没有采取官方的粉饰太平的作法,反而是力图写实的将底层人民的生态圈,忠实的展现在观众眼前。没有华盛顿、纽约、洛杉矶那些经济发达地区的普天同庆,反而是因为经济不发达,生存资源有限还横加政策干涉,进一步的加重了各色人种之间的矛盾冲突。

这种矛盾,在警长一家显得尤其显著——警长是很传统的老式白人,他热爱自己的生活,愿意收养一对黑人姐弟作为自己名声的点缀。于是,原本两个白人儿子,因为阿布迪姐弟的入驻,觉得自己的利益受到了威胁。

而等到成年以后,兄弟四人的矛盾更加明显。阿布迪对于整个家族的恨意深重到要养父和兄弟消失的地步。这里除了可能埋伏得有阿布迪某种在家庭内部受到伤害的原因之外,也反应了黑人中下层一种普遍的思维——他们否认自己是经受白人传统教育走到如今的。

美国高层黑人在整个肤色平权的历程里是收敛而沉默的,因为他们必须承认,自己是接受传统白人教育,再经过自己的不懈努力,才能达到如今的社会地位。而中下层抗拒这种说法的,就只会拿着白人凌驾其上,以及被白人奴役乃至人口占比的表面素质来叫嚣,对自己抗拒传统教育手段导致的地位停滞不前视而不见。

大哥艾斯因为阿布迪的生意严重影响自己的利益,也是对利用国家政策巧取豪夺发展起来的新黑人势力恨得咬牙切齿。

老爹年事已高,对于逐渐冲击原本稳固局势的新势力也逐渐失去压制的能力。而同时建立在无数白人尸骨之上的,城堡岩积累几百年最深层的罪恶,通过死去一次的艾斯,在今天复活了。

当现实的混乱勾引起远古蒙昧时代最深层的邪恶,艾斯变成了一个嗜杀,通过复生的手段来控制局势的恶人。

而要想恢复之前城堡岩的基本秩序,老警长就必须在法理与亲情之间做出割舍。

逃离肖申克监狱的安迪,多年以后又回来了

作为第二季最大的惊喜莫过于,一直站在全球影片TOP里面稳占NO.1的《肖申克的救赎》男主演蒂姆·罗宾斯的回归。当年那个用尽力气和13年算计蛰伏逃离肖申克监狱的安迪,在人生的后半段,终究还是回到了肖申克监狱的所在地。

但是回来之后,再也做不成那个机关谋算的小会计,摇身一变,成了维持整个城镇秩序的守护者——首席治安官。

他是传统白人势力的代表,也是整个中西加北部保守传统的代表——他并不排斥黑人,但是抗拒黑人的崛起过份挤占白人利益。

为此,他一边竭力压制即将失去理智的大儿子艾斯,一边想用自己的抚养之恩牵制越来越嚣张的小儿子阿布迪。可惜他自己的立场就有所偏颇,所以,很难在民众里得到真正的支持。

而当前,他还企图用自己传统家长的权威性来管束逐渐失去秩序的城堡岩,可惜,小儿子恨他,大儿子原本的尊敬也在试过一次之后,变成了轻蔑与藐视。他还得要强撑着多次中风的身体,继续艰难维持着小镇表面的平和。

丽兹·卡潘的逆袭

好莱坞有一群知名度有限,但是自成派系的女演员,她们长相甜美,但是偏重于邻家女孩的小清新形象,导致戏路较窄,人称棕发甜心派。其中,代表性人物就是早年的“精灵公主”丽芙泰勒,《和莎莫的500天》里的佐伊·丹斯切尔,以及一直在各种电视剧与电影里客串的丽兹·卡潘。

在众多影视剧里花瓶一样存在了十来年,丽兹·卡潘在《城堡岩》里爆发出了中年该有的表演力度。她所扮演的安妮,是一个有着深重阴暗面的女子,一方面自身精神状态极端不稳定,另一方面,她还要守护尚未成年但是提前进入了叛逆期的女儿乔伊。

安妮的状态脆弱而又暴躁,时刻处于时空的边缘。而利兹的表演,用那种强作镇静的眼神,面无表情的紧绷,来掩盖这个女性的压制与强硬。而随时随地让她饱受折磨的幻觉,加上生活的重压,女儿乔伊对于这种生活的抗拒,将她的神经磨砺得极端脆弱,随时都有崩溃的危险。

以后的剧情猜测:旧日的幽灵来敲门!

因为前期已经埋下了伏笔,安妮早年带着一个盒子逃亡的时候,那个盒子里明显有活物存在。所以,我们可以想,安妮其实是在监控着乔伊,因为乔伊的身份也类似与第一季里四妹比尔所扮演的囚徒一样,天生就是异于常人的存在。

而母女俩在全国逃亡多年为何偏偏在城堡岩就出车祸而被滞留,估计冥冥之中,也是响应了城堡岩那些白人的幽灵对于母女二人心里邪恶的呼唤。

而安妮的暴怒,无意中开启了地下隧道里的邪恶,进一步导致原本就心怀恨意的艾斯死而复生之后的全面变异。之前只是脾气暴躁的他,彻头彻尾变成了恶魔,借助小木屋的未知能力,杀人,复活,转化,一股子被他灌输了恨意的新势力迅速崛起。

而阿布迪在响应艾斯的恨意。他不满足与现在的所求所得,还在进一步的推进黑人蚕食传统白人利益的事业。就算姐妹规劝他,他依旧无法停止自己挑战白人权威地位的脚步。而他的理念遇见重生之后暴虐的艾斯,必然是一场不死不休的杀戮。

于是,安妮,艾斯,阿布迪三者为了各自的诉求,一场流血实在难免。观众估计会担心,另外一个被秘密关押在肖申克监狱废墟里的人物,或不会被这激荡的仇恨吸引出来!

四妹,就等你回归了。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