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日寇审讯犯人的刑罚有多残酷?能熬过去的都是大英雄!

原标题:抗战时,日寇审讯犯人的刑罚有多残酷?能熬过去的都是大英雄!

1937年淞沪会战爆发,中国军队历经3个月的浴血奋战,给日军以极大的杀伤。但是终因实力悬殊,不得不撤出上海。当时上海的情况是,除了公共租界还有法租界之外,全部沦为日军铁蹄之下。直至1941年12月7日珍珠港事件,日本对英美宣战,这将近4年左右的时间,上海租界成为了有名的孤单。

上海租界是旧中国主权沦丧、积贫积弱的耻辱象征。但是到了抗战期间,租界凭借这超然的地位,成为各方势力暗战之地,国民党中统、军统在这里潜伏了大批谍报员,而地下党则利用租界有利条件,把购买的各类物资设法送到敌后,用以支持抗战。不言而喻,日军岂能坐视不理,于一幕幕惊心动魄的谍报战、暗杀战在这里上演。

日本宪兵队为了打击抗日行动,非法检查邮政,窃听电话,并派大批便衣侦探分布于舞厅、餐馆或公共场所,如果发现抗日分子或认为有抗日嫌疑者,直接逮捕审讯。

当时日本驻上海宪兵总队设有两个分队,沪南分队设在法租界贝当路(今衡山路),沪北分队设在公共租界天潼路(今天上海火车站附近)。日本为了强化对上海的控制,推行保甲制度,在上海两大租界大肆搜捕抗日分子。对于抓获的抗日分子中的意志坚定,拒不叛变者则施以酷刑。

日本宪兵队审讯用的酷刑种类繁多,主要常用的有局部烧伤和熏辣椒烟两种。所谓局部烧伤就是用点着的香烟头烧炙手部或背部,被烧处立即烧成一块伤口。如不加以处理,伤口部位坏死或化脓的风险非常大。熏辣椒烟则是把干辣椒点燃,用辣椒烟灌入鼻腔内,引起受审人员剧烈咳嗽。这两种酷刑虽不致死,但是也绝对不会舒服。

重一点的刑罚是用橡皮包着的木棍打人,据说被打者只有内伤而无外伤。更残酷的是用电刑或狗咬,电刑能使受刑者全身痉挛、颤栗,甚至心脏突然骤停。而狗咬是在受刑人员身上涂抹某种香料,它能刺激军犬的嗅觉。日本审讯人员把受刑者带到一块四周布满障碍物的空地,然后把军犬放出来。军犬循着香味朝受刑者猛扑过来。而四周都是障碍物,根本无处可逃。身上的皮肉被军犬一块块撕扯下,遍体鳞伤,流血不止。

可使受刑者浑身发出强烈的痉挛,口中发出惨厉的呼声。狗咬是在受刑者的身上涂上种香料,这种香料能够刺激军用狼狗的嗅觉,然后把他带往四周布有障碍物的空地上,把狼狗放出来。狼狗嗅到香气,就张牙舞爪地猛扑过来,受刑者无路可逃,身上的皮肉被狼狗一块块地咬下来,咬得遍体鳞伤,痛得满地打滚,血流不止。

如果说上面的几种酷刑只是日本人的“小试牛刀”,那下面的水刑与火刑则堪称是惨绝人寰,毫无人性可言。火刑又分为两种,一种是把烧红了的烙铁插入犯人谷道,一种是强迫受刑者赤脚在烧红的铁板上跑动,比古代炮烙还要酷烈。受刑者即便不死,一番折腾,只剩下半条命了,气息奄奄。

最后,再来说说水刑。它是用水管将冷水直接灌入受刑人口腔,直到受刑人腹部凸起,水从口鼻两窍倒流出来,证明不能再灌为止,然后再把受刑者的肚子当作凳椅,叫人使劲地坐下去,又站起来,再坐下去,如此反复不停止。受刑者的七窍像是喷泉一样连水带血四溢,头发变红(发孔流血)。如果昏厥了,他们还要用燃烧着的烟头来刺烫受刑者肌肉,以测试是否在装死。

日本侵略者除了宪兵队外,还有其他五花八门的特务机关。比如被称为魔窟的汪伪76号,里面的酷刑手段简直集古今酷刑之大成,能在76号魔窟受刑而不屈者,实乃大英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