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副局长殉职,让我再次想到了过往的心寒

原标题:又一个副局长殉职,让我再次想到了过往的心寒

几乎每天,都有民警不幸殉职离世的消息,大多都是一线指战员积劳成疾猝死。一起起,一幕幕,心在滴血,灵魂在颤抖。挽留不了那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无法当面深鞠一躬表示哀悼,警事V言只能把这样的悲痛留在心底,写在帖文中,算是为素未谋面的战友最后的告别。

网上总有一种声音,带着仇怨诋毁逝去的生命,网上总有一些人渣,把这种生命的付出视为理所当然:你既然选择当警察,牺牲就是理所应当,没必要做宣传。真是这样么?既然是这样的认为,你的亲人逝去,你为何流泪时发出声音?

这样的留言,其实已经很给面子了,没有像一些人渣辱骂。只是,当警察就应该付出生命么?凭什么我连战友的生命都没了,我却不能介绍他的情况?这是什么逻辑?·他们该死么?他们是为谁付出了宝贵的生命?

10月28日23时许,河南省驻马店市正阳县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王维平同志在北京执行任务期间突发心梗,经抢救无效,于23时40分不幸去世,年仅45岁。

王维平,1974年12月出生,驻马店市禁毒模范。可以说,他就是活活累死的,为了千家万户幸福安宁,付出了自己的生命!当那天,王维平回来的时候,他的儿子说,我再也没有爸爸了……接维平的战友们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泪洒街头。

那年,河北肃宁,政委薛永清和辅警袁帅,为了处置一起警情,被一个五十岁的疯狗持猎枪袭击不幸牺牲,某名嘴一句话,刺痛了全国所有基层一线民警的心:是什么让一个五十多岁的老汉举起了手中的枪?警自媒@沈阳网警小胖 气愤地发帖质问:请积点口德,人与人需要善良。

其实,说到底,姓白的反问,就是新闻传播中的一种宣传技巧:大众心理暗示。

认证为共青团福建省委员会官方微博的@共青团福建省委对央视及白岩松的做法进行了不点名谴责:警察叔叔、警嫂走好。民警牺牲在岗位上,被媒体称为死亡,而杀人嫌犯被称为五十岁老汉,作为媒体这样陈述事实的方式在深深伤害了面对牺牲奉献生命的烈士后,依然选择挖掘犯罪嫌疑人背后的温情故事,既然他选择了伤害别人那就不配得到任何同情,生活的苦难就能成为夺取他人生命的理由?

姓白的这些年来,一直没有为自己的言论道歉,也许他一直坚持自己并没有任何错,也正是因为这句评论,即使再多的上层领导漠视,却依然无法解开百万基层一线民警心中的那个死结。而每当民警不幸遇难,总有网民想到那句恶毒的反问,网络世界就是这样。热血的死亡,总有太多冷血的围观和卑俗的评价。

据当地民警反映,王维平同志其实是活活累死的,在很多人眼里,一个县局副局长已经是位高权重是个大领导了,然而王维平同志却一直定位自己是指挥员与战斗员并存体。

在公开的资料中显示,王维平是河南省正阳县人,1974年12月出生,1995年7月从河南省郑州人民警察学校毕业,先后担任正阳县公安局真阳派出所所长、刑警大队大队长、公安局副局长等职务。他的一生只立过一次三等功,荣获过全市禁毒模范、正阳县劳动模范等荣誉称号。这对于一个从一线打拼上来的副局长来说,荣誉太少了一些,熟悉公安的都知道,真正埋头低调做实事的民警,获得的荣誉相对来说是很少的(当然也有例外),而王维平在工作中却总是事必恭亲,从不指使下属代劳。这样的基层县局领导,给自己的定位就是一个干活的民警。可惜,善人多磨难。

侥幸的是,像白氏这种异类的评论,近年少了很多,前不久多地传来警员遇袭不幸伤亡的案件,也没看到他再度发声,然而,王维平、薛永清这样的公安英烈倒在自己的工作岗位,让我们真切地感受到一线的指战员们工作环境和执法环境,警事V言反对那种比惨式宣传,但对不断出现在这样的悲剧却深感无力去阻止,尤其是那些千方百计抹黑公安的无良媒体们选择性的失明更是寒心不已。

默默无闻的英雄,一路走好!此刻唯有此言,略寄哀痛半分。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