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结者:黑暗命运》为终极之战,女战神莎拉回归,施瓦辛格谢幕

原标题:《终结者:黑暗命运》为终极之战,女战神莎拉回归,施瓦辛格谢幕

阿诺德·施瓦辛格这些年是美国劳模的代言人,年过七旬了还在好莱坞的最前沿厮杀拼搏。最近几年数量减产,但是随着第二代的崛起和招婿“星爵”克里斯·帕拉特,施瓦辛格家族实力依旧强盛。但是毕竟老爷子年事已高,一辈子的角色需要有一个收梢与传承,所以,《终结者:黑暗命运》应时而生,给老爷子一个完美的谢幕!

女战神莎拉康纳回归,施瓦辛格谢幕!

作为承载着30余年情怀的延续,《终结者》系列本身就具备了足够的历史意义。他所揭露的机器人反攻人类的“独立日”概念,不仅仅是产生的冷战后世界思维,就连现在,依旧有强烈的前瞻性意义。

在《终结者:黑暗命运》里,编导很聪明的选择了一个时空拐点,作为最新剧情的立足点,既满足了观众想要看莎拉·康纳的愿望,又满足了观众想要的一个新的救世主的出现——这些年被折腾得天天防范被机器人追杀,约翰·康纳终于可以安心的去享受英雄的殊荣了。

电影在开篇就开启了一个大胆的转折——《审判日》之后,莎拉·康纳和儿子约翰·康纳阻止了“审判日”的降临,但在双线时间流的交错下,有一批终结者被“错误派送”,任务仍旧是狙杀约翰·康纳。

为此,新时空分裂为几条线索,而且,延续了《终结者2018》的剧情设定,历史时空在被修改之后,开始出现自我补偿——约翰·康纳的缺失,事态开始推举新的领袖,来主导人类与机器人的战争。

一方面,1998年,约翰没有逃过一次终结者T-800的追杀,不幸去世。而这也彻底让莎拉绝望,自此,她转变成了一名“终结者猎人”,在一条条神秘短信的指引下,去杀害那些“错误派送”的终结者。这样的生活持续了22年。

而2020年,是《黑暗命运》发生的“主时空”,“审判日”消失了,并不代表未来只剩一切光明的可能——如同州长所言,人类还是会走向74%的毁灭可能。

康纳母子的奋斗治表不治里,取代“天网”的是相差无几的“军团”,而且它们的机器人们更加强大。于是乎,电影回归了系列最经典的创意,“军团”派遣了最新型号的REV-9,前来杀害未来的重要人物丹妮。丹妮、格蕾丝为了逃避追杀,遇见了莎拉和州长饰演的T-800,组成了一支小型的“反抗同盟”。

于是,新时代的人类与机器人杀手的纷争,依旧在莎拉·康纳和T800的主力攻击下,添加了穿越者格蕾丝与时空理论自动补位的新“救世主”丹妮,组成了新的人类最后的希望。(谨以此纪念英年早逝的前任新救世主凯尔·瑞斯扮演者安东·尤金!)

机器人的进化盛宴

《终结者》系列,让观众最为心情沸腾的,当然是每一部都推陈出新的人形机器人,以及人形机器人的那种面对面碰撞的金属质感!

从第一部里作为反派出现的纯机械骨架的原初机型T—800,

到第二集《审判日》里,迄今为止最妙趣横生又最心狠手辣的液态机器人T-1000,(T-1000的成功,一半在于其原始设定的超级前瞻性,以及那些眼花缭乱的形态变换,一半在于扮演者罗伯特·帕特里克的个人形象与角色形象的反差萌。

你看这眉清目秀还带点挑逗的小眼神,谁相信这样的国家卫士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啊!)

再到第三部里,固体骨骼加液体体表,外带可以入侵任何电脑系统纳米虫的唯一女性机器人T-X,

进化到《终结者4:创世纪》里,T-800的普及版,加上T-1000型号的重启,以及纳米分子可以侵袭人类肉体达成机械化改造的新技术(为此,愣是把我们的救世主约翰·康纳都给弄成反派了),因为它三个时空三段式的剧情,弄出三个机型来冲击观众的视觉。

当然,机器人类型最多的反而不是施瓦辛格主导的这一系列里的作品,而是克里斯蒂安·贝尔在2009年,联合安东·尤金,萨姆·沃星顿联袂出演的番外篇《终结者2018》。这里面,因为人类与机器人以及天网的战斗的白热化,出现了更多的机器人类型。(此处插播一个坦克类型攻击性机器人。)

如同沃星顿主演的那个拥有人类外表,机械骨骼,用来渗透抵抗军的人形机器人;

体型庞大如同高达原型机,用来抓捕逃亡者的大型囚笼机器人;

投放在水域,可以自由运动,针对性刺杀的蛇形游弋机器人;

还有控制领空,追击,监控与刺杀三位一体的无人机机器人……虽然包括了阿诺德·施瓦辛格这个压轴t-800形象的出现,(当然,这个形象是通过CG技术处理,而非施瓦辛格本人出镜。)

甚至出现了T-800 的原型机,更适用于战场冲锋与扫荡的T-600机型。

而《黑暗命运》更进一步,打破了从第三集开始跑偏的机器人杀手设计理念——观众在第三集上映之时就在诟病设计理念跑偏——都可以制造纯液态的机器人了,第三集反而弄回去恢复了金属骨架机器人的设定,这一点被诟病为历史性的倒退。

而新创建的机器人REV-9这是液态与固态、还集合了纳米虫原理三者的不断融合,是集合了前面几部作品里机器人杀手的集大成之作,新创造出的液态固态结合的机器人杀手。他可以自由的在固体骨骼与液态流体形态之间转换,而且可以利用纳米虫的优势,借助外界接触的物体材质迅速的分解自身,形成新材质的同等机器人形态。

所以,理论上不彻底击毁所有纳米虫,它就相当于不死不灭。而且这货最厉害的还是可以利用自己带的纳米虫完成分身,两个甚至更多的同形态机器人的随意组合,杀伤力加倍,视觉效果也翻番,保证让观众惊呼好看!

缺了琳达·汉密尔顿,整个系列都是番外!

其实,在整个系列里,约翰·康纳的形象因为扮演者不断变换反而不如他母亲莎拉·康纳来得鲜明。人们记忆里,一堆约翰的扮演者,被记住的就只有爱德华·福隆扮演的那个心思幽微,回眸有万千心事缠绕眼角眉梢的少年康纳形象。

成年后的约翰·康纳,因为战火连天的烽火尘烟的蒙蔽,和施瓦辛格那过于醒目的外表,一直是个面目模糊的存在。虽然经历了尼克·斯塔尔,克里斯蒂安·贝尔以及杰森·克拉克等人的演绎,反而让观众对他的形象,变得莫衷一是了。

而一直作为救世主保护者的莎拉·康纳却因为琳达·汉密尔顿一贯强硬如铁的演绎方式,成为观众一直难以忘怀的核心人物。

从第一部里,需要男性保护的弱质女流,变成第二部《独立日》里“为母则钢”的女战士,就算是在人物已经过世的第三部里,她依然作为军火囤积后备支援的精神领袖而坚挺的存在。

尤其是《独立日》里,那一段在精神病院梦见世界末日的情节,那种万念俱灰的绝望,使得那一段成为整个系列里最影响深远,甚至明显代跑了核武器发展趋势的世纪梦魇!

琳达·汉密尔顿所塑造的这个疯狂、强硬、柔情相互融合的母亲形象,成为一代人的经典。而面对约翰被杀之后,依旧老当益壮的走在反抗机器人前列的女性,必须要琳达亲自再来给她一个结局。其他的女性,就算强盛如同“龙妈”丹妮丽丝和瑟曦太后这样的女演员,依旧不能达到观众期待的高度。

新救世主与新任守护者的诞生,不休止的战争,一代代的传承!

格蕾丝这个角色的加入,明显让人感觉到《黑暗命运》对《终结者2018》的致敬与接纳。作为施瓦辛格唯一没有参与演出与制作的番外《终结者2018》,那个原创出来的保留了人形外表,却拥有机械内核的潜入型机器人,延续到这里,使得格蕾丝成为这种工艺的产品。

她作为刺杀者的身份出现,利用渗透者机器人人类外表的优势接近目标,最终却被策反,变成了人类的守护者。当然,这样的转变,也贴合了T-800在第一部与第二部那种微妙的变化。顺应这样的变化,估摸着也就在暗示,接下来这个角色即将接下T-800的衣钵,成为整体事态的保卫者。

而《黑暗命运》里对《终结者2018》的传承点在于,它在扮演新救世主凯尔·瑞斯的安东·尤金过世之后,用丹妮·拉莫斯这个女性领导人,来取代了在当前时空里被刺杀了的约翰·康纳,成为填补整个事态的新任救世主!

时代不断的变换,事态也在时空的不断冲击下,形成历史洪流的自我填补。施瓦辛格老了,琳达·汉密尔顿也老了,他们的退隐是必然的趋势。应了那句老话——不管州长演的是好机器人,还是坏机器人,他总归是要死的!所以,改朝换代是必然的趋势。

就如同时空论里,人类与机器人战斗的事态发展趋势一样,莎拉·康纳过世了,约翰·康纳成长为一代领袖;当约翰筋疲力尽之时,凯尔·瑞斯会应运而生接替他的位置;而凯尔·瑞斯这个角色的意外消亡之后,必然有新的救世主来作为人类抵抗运动的核心与领导者,将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引领下去。

所以,认为施瓦辛格年事已高,即将终结《终结者》系列的观众,可能要接受改头换面,出现女性终结者,重启这一个系列的可能了。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