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海战役时,国军为突围居然使用毒气弹,被刘伯承轻松破解!

原标题:淮海战役时,国军为突围居然使用毒气弹,被刘伯承轻松破解!

化学武器是一种非常不道义的武器,二战期间,除了日本在中国、意大利在埃塞俄比亚大肆使用,再难听到有哪个国家把化学武器用到战场上。鲜为人知的是,在解放战争中规模最大的淮海战役,国民党军队为了扭转败局,居然罔顾国际公约,妄图以毫无人性的毒气战来扭转不利局面。

淮海战役自1948年11月6日期,60万解放军以摧枯拉朽之势将80万国军打得一败涂地,12月5日,淮海前线总前委向参加总攻的各部队下达《对黄维作战总攻击的命令》。12月6日下午4时30分,人民解放军向困守在双堆集地区的黄维兵团发起总攻击。双堆集地区的包围圈越缩越小。黄维兵团危在旦夕。

国民党狗急跳墙,决定使用毒气。因使用毒气是违犯国际公法的,将受到世界舆论的遣责,所以整个放毒过程都是在绝密情况下进行的。在黄维兵团12万部队中只有少数高级将领知道,军以下军官皆蒙在鼓里。

为了使投放毒气作战达到效果,国民党空军还在己方战场上投放了300多份说明书,说明甲弹(糜烂性毒瓦斯炸弹的代号)和乙弹(窒息性毒瓦斯弹的代号)的性能、使用、防护和注意事项。与此同时,国民党空军陆续空投催泪性瓦斯投掷弹和催泪性迫击炮弹,约二三十箱,一共有200多颗毒瓦斯弹。这些毒气弹药都交给了主力十八军。

12月12日,解放军的战壕挖到离黄维兵团前线不到300米,潮水般的部队后浪推前浪地涌向地方阵地,攻势凌厉。眼看阵地就要失守,这时国民党18军11师向冲锋的解放军猛烈地发射毒瓦斯弹。

瞬间,解放军的冲锋部队消失了,战场陷入死一般的沉寂。这种骇人的沉寂一直持续了很久。整整一夜,再也没有看见解放军发起冲峰。毒气弹给解放军造成了一定的损失,有人来不及防护而牺牲,有人被毒气弹熏瞎了眼而双目失明。一向坚韧如铁的刘伯承看到受伤的士兵惨状,也不禁潸然泪下。尽管如此,黄维的部队仍牢牢地被解放军钉死在双堆集。

国民党军队在淮海战场使用毒气弹的事情,在杜聿明《淮海战役始末》有过这样一段记录:

董(空军总司令部第三署副署长董明德)说:“黄兵团这次用了毒气弹,部队被消灭后,共军即广播出来。放毒是违犯国际公法的,所以这次决定以空军放毒,掩护你们突围。”并规定毒气弹为“甲种弹”,其他弹为“乙种弹”,计划中只写甲种弹、乙种弹,而不写毒气弹。

我问董:“用的什么毒气?”

董说:“催泪性的。”

我说:“这有什么用?为什么不用窒息性的呢?”

董说:“窒息性的太严重,还不敢用。”

果然,在河南永城陈官庄战场,杜聿明的部队多次使用掷弹筒发射毒气,进攻解放军阵地,企图突围。大规模使用毒气的战斗发生在1949年1月9日凌晨,敌人以20余架飞机向解放军阵地投下毒气弹。接着步兵跟随发起冲锋,敌人本人以为毒气弹会让解放军失去作战能力。然而却意外地受到解放军猛烈的火力反击,死伤惨重,毒气弹也不起作用了。

原来刘伯承在了解敌人使用毒气后,将防毒气的办法传授给前线战士。为了便于宣传记忆,他将防毒气的方法编成诗歌印刷后发到战士手中,诗歌内容:

阵地准备石灰水,肥皂手巾带身边

发现敌人放毒气,手中纵横叠六道,

上面湿上石灰水,肥皂水用来更保险,

湿好蒙住口和鼻,毒气不能往里钻。

石灰肥皂不方便,手巾湿尿蒙口边

要是一时来不及,就用湿土来蒙严;

麦苗绿草都能用,扭担堵住口鼻间。

要是可能往高地跑,跑上高地也保险。

要是时间来得及,可用炸药炸弹来打散。

湿土也能埋住它,泼水也能把它消。

破鞋乱袜蒙住嘴,办法简单又方便。

咱们有的是办法,敌人放毒也枉然。

1月10日下午4时,陈官庄之敌全部被歼,并击毙第二兵团司令官邱清泉,俘虏了徐州剿总副总司令杜聿明。国民党妄图使用毒气弹挽救失败命运的计划最终破产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