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梦者丨范晓萱营业,贾静雯视后宝座抖三抖

原标题:罪梦者丨范晓萱营业,贾静雯视后宝座抖三抖

谁说女人天生爱做梦?其实男人做起白日梦来格外风情万种。十多年前,“皇阿玛”扮演的蒲松龄天天想着白狐女鬼夜半三更推门而入,把自己和别人的白日梦攒吧攒吧写成了《聊斋志异》。今天,有肌肉型男张孝全,借着NETFLIX和台湾第一次合作的剧集,用一场黑帮幻梦做了个劝人向善的警世恒言。

红尘来去一场梦

抛开那些云山雾罩的叙事手法与东拼西凑的剪辑技法,《罪梦者》的故事其实极其简单。故事是两件绑架案与一件越狱求平反的案件联合起来,构成的一个局中局。或者可以说,不过是一步踏错之后的一场轮回!

十多年前的绑架案,是一出黑帮与商人勾结的乌龙事件——富商林桑的儿子被张孝全等人所扮演的黑帮绑架,同时被绑架的还有司机。但是,吊诡的是张孝全认为是林桑儿子的小孩,实际是黄司机的亲儿子。为此,林桑心里抗拒付赎金而选择报警。张孝全等人在被警方追缉的过程里,失手杀死了黄司机,而孩子被警察救下。林桑为了掩饰自己用司机的儿子李代桃僵的事实,收养(也可以说是霸占)了司机的家人。

而张孝全等人因为绑架杀人的罪名锒铛入狱。在监狱里,张孝全接触到各种神乎其神的人物,其中有资格最老,拿着《红楼梦》和《唐诗三百首》讲古的唐三百;疑似当年杀死张孝全父亲所以对他关怀备至的老夏等等……

而随着唐三百吐露的监狱有防范死角的消息,以及老夏死前托梦的那段玄而又玄的言论,张孝全几个人的平静被打破——当年他和女友静芳生的儿子被人绑架了,而赎金不是钱,是他们三个正在服刑的人。

于是,神秘的林季子出现在他们周围。以狱警身份出现的林季子结合张孝全之前的大姐头白兰,大哥等人,举重若轻,在监狱森严的防守之下救出三人,而代价是——重现一次当年的绑架案。

于是,三个被逼无奈的人,只能在此把目标定位在已经长大成人的林桑儿子。

范晓萱营业,贾静雯视后宝座抖三抖

台湾演艺圈最近几年萎缩得太厉害,随着千禧年一代逐渐的老去退隐,新生代完全成不了气候。所以,现在活跃的都是逼不得已还要强颜欢笑的那一帮子。于是,水平中上的贾静雯能够翻红成了“视后”,同批次其他人也大部分转战内地。

《罪梦者》无人可用,很居心不良的把主业是唱摇滚的范晓萱拉出来做女二号,完全就是在防范女性角色撑不住,防止剧情塌方。当然也挺可惜的,最后白兰这个角色还是被剧情写塌方了。

作为演艺圈里时而佛性时而前卫的跨界人物,范晓萱一直不能被轻易定位。一直是青少年偶像,唱着《健康歌》《稍息立正站好》这样的儿童歌曲开始为大众所熟知,

突然有一天心情不美丽,把头发染了去唱朋克摇滚,自主乐队,唱现场,从健康清新的儿童偶像变身成颓废朋克;

唱了几年,突然静极思动,投身电影圈,参与了《龙门飞甲》,《听风者》等华谊大制作的电影作品,成为很难得的客串演员。

如今沉寂几年突然上线,接下的就是《罪梦者》女二号的角色,和男二号王柏杰演出了一场,作为全片题眼的,最为肉欲的戏码。

白兰是个风尘女子,外貌姣好,举止高雅,还有着良好的教育背景。可惜就算大学毕业,因为社会的限制,以及自身野心的辖制,她只能在风月场所迎来送往。但是手腕灵活,办事得力,被几位大佬级别的人物青眼相待,很快成为几位大佬的女人。

面对黑帮必然的内部争斗,她抱定最年轻有为的二哥臂膀,出谋划策,出入公众场合,逐渐成为二哥的女人,以及整个帮派的大姐头。

但是女人心思幽微,白兰人在二哥身边,心里还装着一个王柏杰所扮演的潇洒哥。都是从帮派最底层摸爬滚打的经历,让二哥对她的心爱之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后,事态越来越波谲云诡,白兰却一直如履薄冰的往前走,直到付出卿卿性命。

除了肉,还有啥血性可言?

台湾土著居民喜欢用骂粗口来彰显自己的“男儿气概”,所以《罪梦者》里面充斥着大量的儿童不宜的口水脏话。以及,为了显块儿一言不合就脱衣见君的光膀子,光屁股。

以及大量的,毫无意义又毫无章法的打斗场面。只能感叹,剧组缺一个武打设计,把那些一堆人扭在一起的街头打法规整一下,免得看起来这样吃力,既没有肌肉男对打的力度美,也没有团体对一人的热血场面感。

可惜,这样外显的男儿气概历来都是被利用的匹夫之勇,所以,四个人里穿得最严实,最嘴甜的林季子,才能作为最后的 大BOSS,把这三个人以及白兰二哥这些帮派分子,以及警察和林桑全部玩弄在鼓掌之中。

当然,这件事还是有大量的主角光环存在!

.

林季子的十年布局,一点点痕迹都没有泄露,然后从事狱警还能在三个人逃狱的事情里全身而退,在将绑架案策划施行到自己最有利的地步,甚至反杀了黑帮二哥和白兰两人,再把剩下的警方,林家和阿全等人把玩于股掌之间。

铺垫不完全,造成的主角光环太耀眼,其实将后半段故事完全撕裂了,陷入了强行收尾的尴尬当中!

血性有余而韧性不足,使得《罪梦者》被诟病完成度不高,剪辑过于碎片化,叙事太过于无意识,以及配乐泛滥淹没剧情,凑在一起,奈飞与台湾合作的第一部戏,比诸于HBO投资的《我们与恶的距离》差了好几个档次。

别怪他模棱两可,因为本来就是二次制作!

《罪梦者》之所以表现形式和主题有着天然的分裂,究其原因并不是什么审核的关系,而是因为原剧组导演以”私人原因“撂挑子了,NETFLIX找来陈映蓉,把整个项目执行下来了。两者之间的创作理念不同,而且完全没有交流的可能性,所以,陈映蓉尽力把一个涉及到佛法教化,六道轮回的恐怖类型片,硬生生的扭转成了最后定稿的犯罪类型片。

原剧本名为摆渡身(Bardo),佛教里叫中阴身,生命死亡之后,到下一期生命开始之前的中间状态。而张孝全入狱之后的状态,就完全是一种伤害人致死的愧疚。在他梦里反复出现的黄司机,那张带着鲜血和伤口的面容,一直狰狞的望着他,急着确认孩子的生命安全!

为此,阿全一直处在恍惚的状态之下。再加上唐三百的故弄玄虚,和老夏那些关于颜面与人伦的言语,并没有帮助他放下心中的包袱,反而更加让阿全陷入生死轮回的绮念不可自拔。

但是经过陈映蓉的改编,也或者是原作者的本意,一场越狱事件打破了阿全想要以死来赎罪的颓废。他儿子和痴呆同伴的性命,逼迫阿全和潇洒哥不得不按照白兰和林季子的安排,再次捡起没有完成的绑架案,去再次绑架林桑的儿子。

一招错,处处错。当年的一条人命,牵扯出来的是今天更多的人命。虽然最后阿全有幸因为当年一丝善意解救了自己和儿子,但是,心死了,留在这个世间又有何用?

所以,轮回完结之后,用了一场电影院里的大梦来作为収鞘。而且,之后一群朋友去探查旧楼,看见的是唐三百的诗词,老夏的结婚照,一种冥冥之中的宿命感,为原本就已经死了的人,挽回了一丝虚假的慰藉而已!

所以,本来是恐怖悬疑题材的变成了主旋律刑侦剧,《罪梦者》用大量八九十年代台湾的风土人情来铺垫一个轮回的绑架故事,其心可悯,然而力有不逮,没有达到佳作的地位。观众被迂回的情节所阻,唯一记住的就是两场活色生香的床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