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徐悲鸿素描作品欣赏,不止会画马

原标题:大师徐悲鸿素描作品欣赏,不止会画马

徐悲鸿(1895-1953)

江苏宜兴屺亭镇人,

中国现代油画家、中国画家、美术教育家。

将西方现实主义绘画观念和方法引入中国的先驱者之一,

中国现代美术事业的奠基者,也是影响20世纪中国画坛的重要人物之一。

徐悲鸿 自画像

在中国现代美术教育史上,素描教学最为严格、最具系统化、最具影响力的当推徐悲鸿。徐悲鸿本人无论是对欧洲艺术的探索,还是对中国画的革新,无一不是首先通过素描这条途径而取得成功的。虽然徐悲鸿之后,由于我们在观念认识上的拓展与变化,素描所涵盖的内容更加丰富与宽泛了,然而徐悲鸿所倡导的写实主义手法,不但没有过时,而且对于医治当前美术教学和创作上的“空洞浮泛之病”(徐悲鸿语),高扬现实主义美学追求,仍然有着深刻的启迪作用。

徐悲鸿 自画像

徐悲鸿 1922年 自画像

素描,本来就是一个完全来自西方的概念,十以前,素描只是从属于壁画等画种的草图,文艺复兴时期西方开始将素描作为工场教授徒弟训练造型能力的手段,美术教育实际上是在画家的作坊中进行的。十六世纪,意大利卡拉齐兄弟创办的波伦亚美术学院将素描教学系统化,从此,用单色材料进行古希腊罗马雕像石膏和人体写生的方法成为西方美术学院造型训练的基本课程,同时也成为衡量学生写实能力的标准。徐悲鸿对这一写实训练手段极为推崇,他把“素描者,艺之操也”这一法国新古典主义大师安格尔的名言奉为信条。

徐悲鸿认为:素描是一切造型艺术的基础,它能够培养正确的观察与思维,分析与综合的能力,亦即科学的造型观。素描不仅是绘画基础训练的一种手段,素描也是区别于其它画种的一种绘画形式,同时还是研究造型艺术规律与表现形式时的本质语言。

徐悲鸿 1936年作 人物素描

徐悲鸿 1931年作 邵可侣画像

徐悲鸿 1948年作 素描人物

印度男子

西方美术史上所有杰出的大师,几乎无一不是从学习素描开始走向艺术之路的,任何一种观念的表现形式也都是将素描作为最初的铺陈。造型基本功夫的深厚和基础技术的开阔,是每一位优秀画家不可缺少的重要素质之一。徐悲鸿说:“素描在美术教育上的地位,如同建造房屋打基础一样。房屋的基础打不好,房屋就砌不成,即使勉强砌成了也不牢靠,支撑不久也会倒塌。”因此,徐悲鸿在美术院校竭力倡导在文艺复兴中奠定基础的西洋素描法和人体解剖学、透视学等造型科学作为造型基础课程。他强调:“研究绘画之第一步功夫即为素描,素描是吾人基本之学问,亦为绘画表现唯一之法门。”他在当时的文化氛围中,认定了以写实主义复兴中国美术的位置,并在他自己的作品中反映出了他富有生机的价值取向和新的审美判断标准。

印度诗人泰戈尔

印度女子肖像

徐悲鸿 1928年作 梁家彬先生像

徐悲鸿 1922年 人物

徐悲鸿在造型艺术中,把素描提到了至高无上的位置,他进一步指出:“素描拙劣,则于一个物象,不能认识清楚,以言颜色更不知所措,故素描功夫欠缺者,其所描颜色,纵如何美丽,实是放滥,几与无颜色等。”并认为:“艺事之美,在形象而不在色泽;取色泽而舍形象,是皮相也。”当然,徐悲鸿的写实主义主要是沿袭了西方学院派古典主义的教学传统,在古典油画中,色彩是从属于形体的,学院派对素描的重视,实际上是对物象本质结构的重视。虽然徐悲鸿后来也主张向印象派学习丰富的色彩表现,却始终没有放松对素描的严格要求。

诗人陈散原肖像

诗人陈散原

山东劳模吕芳彬

圣地尼克坦

徐悲鸿的写实教育体系的核心就是严格而系统的素描训练,他1919年来到法国巴黎,当时以传授写实主义画法为主要特征的学院派仍然倍受恩宠。初到巴黎,徐悲鸿就被西方古典绘画现实主义作品所吸引,受到了深刻的感动,他怀着极为兴奋的心情,遍游了西欧古典现实主义作品,特别为文艺复兴时的艺术成就所震撼,决心追寻西方绘画的根底,认定素描是一切造型艺术的基础。于是,他就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接受了长达八年之久的法国学院严格而系统的素描训练,所画素描上千幅,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女子肖像

经过中西绘画的比较研究,徐悲鸿深感中国画自明清以来,三百多年毫无生气,认为“中国画学之颓败,至今日已极矣”感到过去所学的中国画,造型很不严格,缺少对付复杂造型的手段,难以表现现代人的生活及思想感情。他在1918年发表的《中国画改良论》一文中的结论中说:“古法之佳者守之,垂绝者继之,不佳者改之,未足者增之,西方画之可采入者融之。”这可以说是徐悲鸿改良中国画的纲领,在这一开放观念中的“西方画之可采入者”,就是西方的写实主义艺术,即以西方写生为基础的、以提高学生造型能力为主旨的素描教学实践。

弓腰的男子

徐悲鸿认为,西洋素描能够真实地反映客观现实,有着严格的科学性和系统性,比我国传统线描要先进而完备。他在《当前中国画艺术问题》一文中说:“艺术与科学同样有求真的精神。研究科学,以数学为基础,研究美术,以素描为基础,但数学有严格的是与否,而素描到中国之有严格与否,却自吾起。”

徐悲鸿 1928年作 素描

狮吼

徐悲鸿将“学科学必学数学”、和“学艺术必学素描”相提并论,肯定了素描的科学性及对与否的标准,他的这种认识是建立在他对东西方美术深入研究和洞察的基础之上的,他说,素描可以培养一个实事求是的头脑,可以训练严密思维的逻辑,这对于一个画家是不可缺少的。就像音乐练琴,舞蹈练功,所有复杂深奥的学问,都必须依靠最简单的训练方法,绘画所依靠的就是素描。他认为,素描是我们通向自然和通向心灵的最直接通道,是进行师法造化的造型能力培养的必由之路,也是打开艺术大门的钥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