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讨论《天气之子》是否“毁三观”:它离《大鱼海棠》有多远?

原标题:严肃讨论《天气之子》是否“毁三观”:它离《大鱼海棠》有多远?

今天是《天气之子》在国内上映的第4天,然而如今的票房走势已然呈现不少颓态了---

截止11月4日下午6点,单日票房也就勉强接近800万,排位也从刚开始的第一名掉落到了第三位置。

这种种迹象表明,它已经不再可能掀起3年前经由《你的名字》引爆的日漫观影热潮,而对于某些感性的动漫迷来说,兴许他们也还会感慨出此般说辞:原本以为《你名》只是开始,结果它已然是新海诚的巅峰。

毫无疑问,这是何等让人感伤的事情。但与此同时我们也不禁要问出这样一个问题: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天气之子》的失败呢?

画面质量?不可能,新作依旧满满的新海诚范儿,每一帧都达到了壁纸等级。

那是配乐吗?坦白说,同为RADWIMPS乐队的演出(《你名》御用乐队),很显然《天气之子》的音乐是达不到前作高度的,但也还算优良。

所以真正的问题在于“剧情”。

这期内容我不打算泛泛而谈了,我将就其中最为动漫迷热议的那点进行解读,好让你们明白《天气之子》究竟是不是网友口中的日本版《大鱼海棠》---

“那些拿大鱼海棠跟天气之子比的到底什么心态?”

“《天气之子》三观不正,日漫里的大鱼海棠”

如今这个讨论已经趋于两极分化了,而如果你们曾纠结过,那下面内容就一定不能错过了---

相关剧情回顾

新海诚在新作描绘了一位名为“天野阳菜”的女主,她在一年前意外获得了“能够100%放晴天气”的超能力,但随后几乎没有使用,直到男主“森岛帆高”的出现,事情自此变得不再一样了。

机灵的帆高在看到阳菜施展超能力后,就如同伯乐见到了骏马,立即在网上发布“收费放晴天气”的商业计划,并在一路推进的过程中增进了彼此的情感。

然而剧情到来后半段,男女主所在地域的天气突然变得恶劣了起来,而与此同时阳菜和帆高也知道了这是使用超能力的代价,务必阳菜的“牺牲”,方才能让东京重回安详。

阳菜确实走了,但随后帆高却也凭借自己的努力拯救了回来,自此三年东京连绵大雨,最后沦为了一个大池塘。

众所周知,我们国家也在3年前的《大鱼海棠》展现过这样一段情感:

剧中女主“椿”碍于对“鲲”的一见钟情以及后者的舍命拯救,故而踏上了罔顾整个神界生死的复活旅途,并最终重置了整个世界。

又是年轻人的爱情,又是以一大片地域作为代价,并最终导向了“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结局。

这确实很难不将两者关联起来,而又鉴于《大鱼海棠》曾经背负过的毁三观名号(甚至有影评人将椿称之为“青春期饥渴”),所以《天气之子》也就难逃三观不正的指责咯。

但问题来了:《天气之子》真的就是日本版的《大鱼海棠》吗?

坦白说,我并不这样认为!(后面会给出原因)

但与此同时我需要强调的是:《天气之子》的三观不正是逃不掉的!

为何三观不正?

这几天我没少在网上看到新海诚粉丝予以出的这系列挽尊说辞:

1.“凭什么要女主牺牲?难道他们就没有追求自我存活和自由爱情的权利吗?况且3年后的东京市民也挺幸福美满啊”

2.“他们也不想的,都是命运的捉弄,被逼走上了这条路”

确实,我不得不承认东京的毁灭不是阳菜和帆高的想法,我甚至可以很负责任的说,如果存在两全其美的方案,那他两一定会竭尽全力去争取。

但此命运捉弄和以往我们看到的命运捉弄真是一回事吗?

就拿如今正在热播且备受争议的10月新番《动物狂想曲》来说。剧中女主“春”着实在某些行为上表现得骇人惊悚---仅仅因为男主“雷格西”的一个小帮忙(抬了几盘花),就毅然决然的用身体来犒劳。

有人说毁三观,但我不同意,因为结合上整个动物世界无处不在的歧视(对弱小的歧视)和不可协调性(肉食动物在基因深处就对肉类蠢蠢欲动),春也就只能走向堕落人生。

但《天气之子》呢?

阳菜和帆高确实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滥用超能力的,而待到他们知道真相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了。

但拜托,不知情的犯错,而且犯的还是赚取零花钱的小打小闹的玩意,这应该远远称不上命运捉弄,远远不能称之为“错的是这个世界”吧?

我们不妨类比现实世界的这个场景:假如某对无家可归饿殍体肤的外地夫妇来到你们小区,且在毫无吭声的情况下私自将小区光缆盗去卖掉并导致你们1个月的断网。随后被警察捉住的时候却发现他们是没有恶意的,他们以为一堆电缆放在管槽里就是可以随便拿走的。

你们会不生气吗?这对无知的夫妇能无罪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而这个事情在《天气之子》就变得更加恶劣,被摧毁殆尽的可是整个东京啊!

是的,阳菜和帆高当然有自我选择的权力,也不见得一定就要为了陌生人牺牲掉自己。

但拜托,难道东京居民就没有自由意志吗?在男女主人公做出抉择之前,新海诚又有否给过他们选择的机会呢?

没有,诚哥为了尽可能的消弭毁三观的体感,甚至连东京居民在失去家园时的悲恸特写也都没有呈现呢。随后一笔带过,3年后的市民露出了幸福的笑颜,从而也就让部分审美能力不足的动漫迷失去了对罪恶感的体会。

但很显然,随后的幸福只能强调“人类的顽强生存能力”,可别被诚哥的呈现手法糊弄了,认为这是阳菜带予的呢。

所以在我看来,这一切毁三观的元凶都是新海诚。

他作为《天气之子》中的上帝,在已有N多经典套路的基础上非要另辟蹊径:

如果需要深沉内涵一些,那大可以让阳菜在被拯救之后就一直生活在焦灼和噩梦当中,她不间断的梦见东京居民失去家园的痛苦,甚至还看到了某些流浪汉因物资条件紧缺的原因被冻死在街头,被突如其来的洪水掩埋等等。

而如果需要走向热血漫味一些的话,则完全可以让阳菜在离开后就不再回来,算是用自己的性命拯救了整个东京。

但这一切都被诚哥推翻了,他另辟蹊径了一条“小孩子的无知过错不是过错,惩罚也只需要他们暂别一段时间,也只需要在随后三年不用带有多少愧疚生活”的剧情。

要我说,如果这都不算“三观不正”,那这个中文词汇还有什么存在价值呢?

它是日本版《大鱼海棠》?

在论述完《天气之子》的毁三观感情设定后,我们再回到最关键的一个问题:这真的是日本版的《大鱼海棠》吗?

我的答案可能会有点儿出乎意料:不是的,《天气之子》压根比不上《大鱼海棠》!

为什么?我的核心理据就在于“逻辑一致性”---

是的,《大鱼海棠》通过描绘用神界的毁灭来换取椿和鲲的大完满爱情,这着实有点儿毁三观。

但别忘了,这部国产动画从开头那一秒钟开始,就无处不在强调庄子的《逍遥游》。

众所周知,庄子乃道家老子理念的集大成者,他们倡导着“无为而治,道法自然”的人生观:什么都可以做,只要你遵循道,遵循客观规律。

很显然梁旋和张春导演将这一理念推向了极致,用一种中立的,不偏不倚的态度去观察架空世界中的椿为爱疯狂,以及神界的居民为灾难而焦灼的演变处况。

我们顶多只能够说他们剑走偏锋了,但文化的内核和剧情的逻辑还是能够找到一致性的。

《天气之子》呢?有人说是开头给了几幕特写的《麦田里的守望者》---

但不好意思,在塞林格笔下的这本小说压根就和《天气之子》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小说主人公霍尔顿深觉社会的虚伪,觉得一切都是假模假式的。于是他憧憬着能去荒凉的西部成为一名“又聋又哑”的人,再认识一个美丽的聋哑女孩,一同生活在木屋,需要交流时就写纸条。

这是帆高这位热血方刚,且在东京屡遭困境却一直坚持的阳光男孩能够媲美的吗?---一个消解一切,一个却热情的拥抱全世界。

我只能说帆高自始至终都只是拿着那本小说在装X,看没看不知道,但盖过方便面那是能肯定的。

好了,如上数千字便是我对《天气之子》是否毁三观和是否是日本版《大鱼海棠》的解答。

只希望下一个3年,新海诚能够“改过自身”,再度给我们带来《你的名字》那般的佳作吧。

今天内容就到这里,欢迎在下方评论区发表你们的看法。

请收藏和转发,谢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