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宪兵队酷刑“荡秋千”有多缺德?多数人都没听说过!

原标题:日本宪兵队酷刑“荡秋千”有多缺德?多数人都没听说过!

1941年12月7日,日军偷袭珍珠港,正式对英美宣战。在中国战场,原先上海由英美把持的公共租界再也难以保持独立的地位,很快沦为日军铁蹄之下。至此,整个上海都处在了日军的掌控之下。

但是国人并没有屈服于日军的奴役,在上海依然隐藏着大量的反日力量,如国民党中统、军统的特工人员,我方的地下党人员以及自发的反日民间组织。日本人为了维护治下的安稳,自然不会善罢甘休,四处抓捕抗战反日分子,对于那些铁骨铮铮、拒不投降变节的人员施以各种酷刑。汪伪76号魔窟的种种残暴刑罚早已为人熟知,这篇文章主要介绍当时驻日上海宪兵队滥用酷刑的情况。

凡是坐过日本宪兵队大牢的人,对于在狱中所遭受的刑讯无不咬牙切齿,恨之入骨。当时在日本宪兵监狱有一种叫“荡秋千”的酷刑,四个宪兵把它当作一种练习手臂的力量的“游戏”来经常用在被捕人员身上。他们把被捕的犯人叫出来,有人握住手,有人拽住足,然后抬起来,先是上下左右摇摆,然后四个人的节奏保持一致后就左右大幅度地左晃右荡,像荡秋千一样。

如此反复个三五分钟,身体活动出汗,人也练得累就,就猛地把仍处在半空中的人摔倒在很远的地方,跌得头破血流,甚至骨折,然而他们才笑嘻嘻地扬长而去。

在平常牢狱生活,即便不在审讯期间,也令人有度日如年之感。日本宪兵队监狱里臭虫、跳蚤、蚊虫遍布,带着手铐脚镣的犯人只能任由它们在身上嗫咬。而到了冬天,凛冽的寒风吹得满屋子像冰天雪窟一样,冻得让人睡不下去,监狱中经常出现冻死人的情况发生。然而到了夏天也不见得好哪里去。十多个人挤在狭窄的牢房,必须盘腿而座,不能批次交通。屋子里热得人汗流浃背,臭气熏天。

监狱里犯人的日常饮食尚不如普通家庭,一天只能吃两顿饭,早饭时间是九点半,下午四点半吃第二餐。吃的是杂粮做的饭,一小碗或者两个碗团,而且都是用发了霉的粮食做的。许多犯人因为吃不饱或是吃了发霉的食物而日渐消瘦甚至生病。

每当日本人对犯人审讯时,审讯人有两幅不同的嘴脸,他们先是装得很和善,口里讲的尽是甜言蜜语,什么“中日两国同文同种”、“建立大东亚共荣圈”之类,千方百计引诱犯人把所参加的抗日团体组织的情况说出来,并许以自由身。如不就犯,他们就立即变脸,严刑伺候。

像上面所讲的那样,软硬兼施的两套手腕,有时由一人扮演,有时由两人分扮,要么是白脸,要么是红脸。如果红脸人百般拷打而一无所得时,下次就由白脸人出场,如此更番交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