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道变坏,从我们隔着屏幕输出情绪开始

原标题:世道变坏,从我们隔着屏幕输出情绪开始

(文末有福利)

现代人的生活压力越来越大,大家在网络上和现实生活中都是两副面孔。

以前是不想和网上认识的人在现实中见面,现在已经变成不想在网络上遇到现实中认识的人。

网络是现代人的避风港,在没有人认识真实自己的地方,可以尽情做自己。

有的人在网络上是追星男孩女孩,是热爱沙雕视频的哈哈党,是和现实中完全不同的话痨人格等不愿意在熟人面前展示的性格。

但另一方面,因为匿名性,很多人也会在网络上倾泻自己的恶意,用键盘敲打出日常生活中不会说出的恶毒想法和难以入耳的脏话。

35岁儿科女医生之死

2018年8月的四川德阳,在媒体错误引导和网络暴力下,一位儿科医生无法承担压力而选择自杀。

某天,35岁的儿科医生安某和丈夫去游泳馆游泳,一位13岁的男孩在水中对安医生进行摸臀猥亵行为。

安医生要求男孩进行道歉时,男孩拒不道歉并对安医生做鬼脸吐口水,安医生的丈夫一气之下把男孩的头按到水面之下,并打了他。

事后,男孩一家人带着亲戚把安医生殴打了一顿,安医生身上多处淤青、指甲印和牙印,且安医生当场对男孩道歉。

本来这种小纠纷到了这一步应该结束,但男孩的家人还不满足,他们把安医生丈夫扇男孩耳光的视频爆料给当地媒体,并把事情描述成“泳池里简单的碰撞,一对夫妻公然殴打未成年男童”。

很快一则名为妻子疑遭男童碰撞,水务局人员将男童摁在泳池暴打”的新闻登上了微博热搜。

在73.6万的网页报道中,13岁的男孩成了无辜的受害者,安医生却和身带公职的丈夫成为了全民公敌。

摸臀、拒绝道歉、吐口水做鬼脸变成了“碰撞后立即道歉”

网友纷纷化身正义使者,将当事人的工作单位和手机号都给人肉出来,并对这对“无赖夫妻”进行疯狂的谩骂和诅咒。

而男孩的家人还不罢休,去安医生工作的医院大闹要求将她开除。

最后,安医生偷偷服用了500片药进行自杀,她绝望到只能用这种方式自证清白,留下了一个可爱的孩子,和爱她的丈夫。

真相随着安医生的自杀渐渐浮出水面,之前那些谩骂安医生的人,又开始倒戈,以同样的方式谩骂男孩一家人。

到事情的最后,也没有人站出来为自己曾经错误的言行进行道歉或表示愧疚,网友们急着倒戈把矛头指向别人,继续输出“正义”。

而最终受到最大伤害的,是什么都没做错的安医生。

一直在追踪网络欺凌事件的美国作家乔恩·朗森在一次TED演讲中说道:

社交媒体最好的地方,就是给了那些默默无闻的人说话的空间。网络恶言并不是社会公正,而是一种泄私愤。

网友们打着“正义”的旗号,实则是在散发自己的恶意,躲在暗处把明面上的人打入绝境。

他们在网络上的平等让他们感受到了掌握话语权的快感,同时还不用为自己说的话负责。

名人是网络暴力的活靶子

除了社会新闻引起的网络暴力以外,站在聚光灯下面的名人成为了网络暴民们的活靶子。

前段时间在自家公寓自杀的韩国艺人崔雪莉,不管是生前还是生后,都有无数恶言恶语和无端揣测指向她。

她生前曾把网络暴力者揪出来打算用法律武器维权,却因为对方和她年纪相仿而心软放弃。

“虽然是恶评者,把同龄人变成前科犯会感到对不起他”。

但网友对她的恶意输出却从不心软,从韩网到中国互联网上,全是恶语。

在雪莉去世后,韩国匿名网站的网民还在拿雪莉自杀这件事开玩笑,其中一个帖子问:

“救活雪莉vs10万韩元(人民币600元),你会选哪个?”

中国女明星热依扎,也同样遭受着网络暴力的伤害。

她忍无可忍地把施暴者揪出来在微博公示,无数人涌进施暴者的微博围观,这时候,施暴者在暴力中沉默,失去了之前理直气壮的架势。

其中有些网络暴力者还有两幅面孔,一边对热依扎恶言相向,一边假装可怜。

一位网友先是挂话题带大名甚至直接@热依扎本人进行辱骂,等到激怒热依扎之后删掉相关微博,摇身一变成了“被明星网络暴力的小透明”。

理直气壮辱骂热依扎,让热依扎学学雪莉自杀

删除辱骂微博后立马换了副面孔

当人在安全的环境中输出暴力时,永远不会感觉不适,但暴力的矛头转向自己,他们却没有自己口中那样洒脱和无谓,只会灰溜溜地关上电脑逃避。

美国社会学家戈夫曼(Erving Goffman)认为人生就是一出戏,社会和人生是一个大舞台。

人们为了表演,可能会区分出前台和后台。在前台,人们呈现的是能被他人和社会所接受的形象。而人们会把他人和社会不能或难以接受的形象隐匿在后台。

现在随意打开互联网的某一个发言角落,躲在一个个网络ID背后进行语言攻击谩骂。

他们在自己的“人生后台”用键盘作为武器对他人进行攻击,把活生生的人推向死亡,同时也在潜移默化中把自己变成恶的化身。

网暴别人也会让现实中的自己变恶毒

其实很多人都有一颗善心,喜欢打抱不平,喜欢对不公平的事情进行发声指责。

但发声这件事一旦放在网络上就会变味,太多虚假信息被发布在网络上,刻意操纵舆论的账号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作怪。

拉扎斯菲尔德和默顿提出麻醉理论认为,现代大众传播具有明显的负面功能,它将受众淹没在海量的表层信息和通俗娱乐之中,使人们沉醉于虚幻的满足而丧失辨别和行动能力。

一旦有个人发声说苹果是有毒的,民众就会跟随大流抛弃苹果。

这意味着,谁得到发声的权力,谁便操纵了舆论。

我们便是在这种糟糕的网络环境下生存,哪怕大多数人怀着好意也经不住背后操控舆论的手翻云弄雨,将网络环境弄得乌烟瘴气。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更加重视每次网络发声,因为我们的每一次敲击键盘都是一次投掷。

无论向网络那端的人投掷的是糖果还是石头,都是一份微小却不容小觑的力量。不仅能给对方冲击,也会将这一份力反馈给自己。

没有人能在散发恶意的同时保持纯洁的心灵,人一旦起了恶念,日积月累之后势必会逐渐把自己吞噬。

慎重利用表达的权利,其实是在保护自己。

很多人总是想把网络当作发泄口,在现实中做谨小慎微的自己,那在网络上我要毫不掩饰地说我想说。

但人是无法分裂两个人格的,当你给自己开了个恶念的口子,它会像病毒一样蔓延全身。在网络上习惯了恶意揣测和口不遮拦地对待别人,那在现实生活中也会止不住地冒出这样的念头,甚至在某一天会在私下说出充满恶意的话,从而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充满负能量的人。

在网络上敲击键盘发表意见的时候,不如先问问自己:

“如果在现实生活中我会把这样的话随意说出口吗?

“如果有人对我说了这样的话,我会伤心吗?

“我真的了解事情的真相吗?还是在不负责任地揣测?”

拒绝网络暴力不是封口不言,而是在发表言论之前三思而后行,为自己的言行负责。虽然我们在虚拟的网络冲浪,可是对面一个个都是和我们一样生活在现实生活中有情感的人类,我们会因言语暴力受到伤害,那他们也会。

我们拒绝网络暴力,也不是为了作秀,不是为了让别人夸赞,而是为了问心无愧。当我们温柔地对待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也将会回报我们以温柔。

(本文部分照片来自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

作者:小火

在后台回复“心理学”,领取【21天从零学心理学】限时免费课程。

一起学会用科学理性看待问题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