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再加码,中国YouTube的音乐抢滩

原标题:B站再加码,中国YouTube的音乐抢滩

作者 | 流川疯 编辑 | 范志辉

“在你眼中B站的音乐形态是怎样的?”

“是光怪陆离千奇百怪骨骼清奇的。”

2019年,由戴荃演唱、ilem词曲的《大氿歌》在B站一经发布,迅速激起了UP主的创作热忱。在随后的一段时间内,平台上陆续发酵出洛天依演唱版、理工科版、文科版本等多版二创作品,据统计,《大氿歌》的二创总量已经超过444个。

对于戴荃而言,B站的音乐形态是“光怪陆离”。对于B站这类视频平台而言,音乐内容一向是社区的重要构成品类。而依托于B站独特的PUGC社区氛围,优质作品一经发布,带给UP主的反馈也是直观且强烈的。

近日,B站在音乐领域再加码,开启“音乐星计划”,以六大资源体系全力发展音乐向内容,扶持优秀音乐内容创作者;并同时上线“音乐UP主培养计划”,为想要成为音乐区UP主的创作者们,提供了如获得知名音乐人胡海泉的视频辅导机会。

这也是继今年10月《野狼disco》原创歌手老舅(宝石Gem)入驻B站引起音乐圈反响之后,B站在音乐领域的又一大动静。对于以视频及用户爱好两大属性为基点的B站而言,要如何在“视频拥抱音乐”这类屡见不鲜的平台布局动向中,搅动音乐疆场?

入驻+培养,B站的“音乐抢滩”

B站瞄向音乐内容的布局持续且稳当。

一方面,今年以来,平台正在对音乐内容持续加码,如“夏日音乐祭”、“无处不音乐”、“bilibili校园音乐大赛”和“全民音乐UP主”等项目陆续展开。在挖掘优质音乐领域创作者的同时,给予他们流量扶持和奖金激励。

另一方面,B站独特的音乐社区氛围也吸引了不少专业音乐人的进驻。宝石Gem入驻B站后,很快获得了6.2万关注。事实上,不少主流音乐人都被B站吸引。如戴荃、谢春花、霍尊、胡彦斌、胡海泉、钢琴家郎朗等人都已入驻平台。而这些音乐人传播的内容又源源不断构成新的变量,为平台的内容社区及音乐氛围带来更多可能性。

作为一个拥有15个内容分区、7000余个文化圈层的年轻社区,如今的B站月活跃用户已经达到1.1亿。据统计,截至10月底,2019年B站音乐区视频的累计播放量同比增长超47%。今年10月,单音乐视频内容的站内曝光量超过76亿,投稿量比去年同期增长超58%,视频播放量同比增长近100%。

作为用户消费的主要内容,音乐显然不仅是B站的重要内容构成,也是平台将持续加注的领域。

此次的“音乐星计划”及“音乐UP主培养计划”,便为具备一定潜质的音乐UP主降低了门槛,并有针对于新人UP主“冷启动”扶持——提供百亿以上的专项曝光流量,以便让新人UP主的作品在短期内完成粉丝积累。

通过B站音乐星计划入驻的音乐UP主,除了会获得专属账号运营的指导,也将有机会与B站进行深度内容合作。此前,B站就曾联合张亚东与UP主ilem共同打造原创专辑《2:3》,主打作品《勾指起誓》在几日内播放量过百万,截止目前播放量超384万,收获17000余条评论。

投入大量资源加码音乐内容,让越来越多的主流及新生代音乐内容形成流动,这是B站在持续扩充的音乐版图。

中国的YouTube,B站音乐UP主的“进击路”

业内人士总将B站比作中国的YouTube。早在2016年,MusicWatch数据便指出:在每人每天4小时的听歌时长中,至少有1小时贡献给了YouTube。大量素人音乐人及优质作品在此诞生,并为大众所知。

例如,最早YouTube推出的首批网红音乐人陈以桐;没有经过任何专业培训的素人Chrissy Costanza靠在YouTube翻唱出名;在YouTube发布弹钢琴和打架子鼓的视频,而被网友称作“音乐神童”并成功出道的Madilyn Bailey;以及凭借音乐制作活跃于音乐视频领域的Andrew Huang等等。

这些曾经的“素人”以音乐为媒介,通过视频平台“出道”,并被大家关注,从而得以输送更多优质音乐内容,这是YouTube所构筑的健康音乐内容生态。

纵观国内视频疆场,相较YouTube的注重推“人”,音乐在短视频平台更多是扮演着BGM的角色,乃至演变为一种制造氛围的“工具品”而存在。音乐性的工具化也导致了诸如“人红歌不红”、“流行歌曲创作同质化”等现象产生。流水线式的作品呈现,或许为创作者们带来了更可观的流量与点击,却同时也弱化了音乐性及创造力。

而作为国内最像YouTube的平台,B站与YouTube一样注重创作者的感受:既可推动音乐人爆款作品的诞生,又能让长尾素人获得大众关注。B站上面能受欢迎的内容,通常是兼具创造性和音乐性的。

在B站拥有4万关注数的“C调先生赵柳杨”是一位老年音乐爱好者,萨克斯、吹管、口琴、二胡他样样精通。一段西部味道浓郁的《加州旅馆》,一曲萨克斯版本的《Desperado》,让评论区满是“对爷爷的技术叹服”。

而在播放量达到54.9万的鬼畜作品和珅版《lemon》中,作者用熟悉的旋律背景,以纪晓岚与和珅的故事谱词,迅速引起了网友共鸣,“大家好,我是贪污时长两年半的和珅,喜欢金银,珠宝,银票和老纪”。

刚踏足音乐原创领域的00后UP主“陌然MajorC”,用原创编曲的交响乐作品《心》成功俘获了诸多赞赏。尽管成熟度尚有欠缺,但两万条评论、71.8万投币,让这位UP的关注数从三位数增长到7.5万。对于新生代UP主而言,这不失为音乐创作道路上的巨大激励。

可以看到,除了原创作品外,无论是翻弹翻奏、翻唱、剪辑还是音乐制作,以不同媒介及形式二次创作的作品,都能在B站找到相应受众。而B站多样的创作工具也为音乐内容带来了多种可能。

创作工具多样化+二创土壤,万种形态皆可B站

加码音乐领域的背后,是B站背后有力的用户数据作为支撑。

据报道,2019年Q2,B站音乐区内容消费需求同比增长44%。当音乐平台尚且处在存量竞争,且竞争激烈之时,B站用户对音乐消费需求的稳步增长,对试图做音乐内容的人而言,这无疑是利好。

且区别于其他短视频平台,B站的产品特性是以内容为辐射力、创作者为核心的:前者是“流量产生收入、收入购买内容,内容产生流量”的VV(video view)算法优化逻辑,B站是按照关注数优化,遵循“UP主创作内容,内容吸引粉丝,粉丝激励UP主”的内容驱动准则。

B站为创作者提供了多样化的创作工具。从音乐内容的角度看,B站的音乐作品不仅是简单的旋律节奏,UP主的个人魅力、视频制作的特点、故事设定、弹幕评论、创作背景、甚至二创作品都是“音乐”的一环。创作者可以没有时长和形式限制,尽情把“我”映射在音乐作品的表达里。

对音乐人而言,音乐创作者可借助这些创作工具运营粉丝,同时通过二次创作机制实现广泛传播。

全网爆红的《野狼disco》、《芒种》背后,除了作品本身的内容热度,二次创作机制所实现的传播带动与反哺能力不容小觑。

《野狼disco》在B站的相关视频已经有30多条播放量破百万,覆盖鬼畜、翻唱、剪辑等多种创作类型。而《芒种》8月下旬于B站一经发布,便成功登上热搜关键词。截止目前,原视频播放量超1000万,二创作品超4200个。

诸如这样的音乐内容,在UP主们一次次翻唱、翻弹、视频制作、甚至一条条弹幕中,完成了二次乃至N次创作。这些二创作品甚至超越音乐作品的演绎,让作品不断焕发新的生命力,一次次延长生命周期。

曾经的“素人”音乐爱好者,也能通过B站的创作工具,完成从素人到受瞩目的音乐新星的跃变。比如音乐UP主萧忆情Alex,最初用翻唱在B站成名,到现在已成为有自己原创专辑《萧音弥漫》,拥有超164万的B站粉丝和累计7900多万播放量的知名音乐UP主。

无论是对专业音乐人,还是音乐爱好者,无论从音乐性还是创造力的角度考虑,B站都是“玩”音乐非常好的选择。况且在B站的社区氛围及其二次创作传播机制共筑的创造土壤中,下一首《野狼disco》说不定就是你。

排版 | 安林

本文为音乐先声原创稿件,转载及商务合作,请联系我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