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金莲的黑化之路:是被王婆设套?还是与西门庆你情我愿?

原标题:潘金莲的黑化之路:是被王婆设套?还是与西门庆你情我愿?

《金瓶梅》是我国第一部文人独立创作的长篇白话小说,也是世情小说的开山与典范。它的故事由《水浒传》“武松杀嫂”一节演化而来,讲述了清河县商人西门庆的发迹与死亡史,兼及其家庭妻妾间的争宠斗争。

今天给大家分享的,就是潘金莲与西门庆的故事。

话说阳春三月,春暖花开的一天,金莲正拿着叉竿放帘子,忽然间一阵大风刮来,把那叉竿吹倒了,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一个过路人头上。这人谁呢?当然就是男主角,西门庆。当日,恰逢他那位缠绵病榻的三房姨太太没了,正心中不乐,出来走走,就碰见了这事儿。

潘金莲一见打了人,赶紧赔笑道歉,叉手深深一拜,说:“奴家一时被风失手,误中官人,休怪!”那西门庆哪是什么好脾气的人,正待要发作,一抬头一美艳女子,哎哟那个漂亮哦,真是惹人怜惜,西门庆的怒气登时烟消云散,变了张笑吟吟的脸,一面整头巾,一面还礼:“不妨,娘子请方便。”

这一幕,好巧不巧,全被隔壁卖茶的王婆看见了,这个精明的老江湖立刻嗅出了狗血味道。

西门庆自从帘下见了潘金莲一面,那是茶不思饭不想,一心一意要把这妹子弄到手,思来想去,决定去找刚才那位王婆帮忙。这样,西门庆就开启了属于他的三顾茅庐之旅。

1. 潘金莲黑化的重点:一张精心编织的大网

各位,平时把过妹吗?把妹需要啥门槛呢?且听王婆怎么说,想要偷情啊,有五样东西,那是万万少不得的。哪五样?潘、驴、邓、小、闲。不懂是吧?

潘,就是你得有美男子潘安那样的脸,长得帅;驴,就是你不能只长得好看,得像驴一样,某方面的能力很强;邓呢,就是得很有钱,钱多得像汉代的大富翁邓通一样;小呢,就是光有钱有貌还不够,还得青春年少,自古嫦娥爱少年嘛,除此外,脾气还得小,乖巧,会讨女人欢心,柔和忍耐、款软温存;最后一个“闲”,就是你有了以上四样不算,还得有时间有闲工夫,这样才能陪伴妹子谈谈情说说爱轧马路逛商场,增强感情。

各位,人家王婆虽说是个卖茶的,没啥文化,可这看透世事人心的本事,那是相当了得,要搁现在开个婚介所、搞个心理学研究,分分钟走向人生巅峰。

西门庆听完,眼睛一亮,这五样我都有呀,只要能把妹子追到手,怎么都行。于是,王婆就给西门庆出了个堪称天衣无缝的谋划。她先叫西门庆去买几匹绸缎布料,拿来交给王婆,王婆呢,就以做寿衣为名,去问潘金莲借黄历,央求金莲给拣个好日子,好送去裁缝铺。如果潘金莲说,不必叫裁缝,我替你做,那这事就有一分光了。如果,她不仅肯给王婆做衣服,还肯到王婆家里来做,那这事呢,就有两分光了。再如果,她来做衣服时肯留下吃饭,那这事就有三分光了。

三分光齐了,等个三天,西门庆再上王婆茶坊来,借着吃茶制造偶遇。如果潘金莲见到陌生男子进来要走,那这事就算没希望了,可她如果并不动身,那这光就有四分了。然后,王婆就在潘金莲面前大力夸赞西门庆,西门庆呢,嘴甜一点,要大夸潘金莲针线好,如果这潘金莲肯回应,肯跟西门庆说话,那这光就有五分了。再然后,王婆借着出去买饭,趁机离开,留二人单独相处,这时候,如果潘金莲还不走,那这光就有六分了。

王婆临走再交代一句,‘有劳娘子相待官人坐一坐’,如果她答应了,那这光就有七分了。等王婆把东西买回来,邀请二人吃午饭,如果潘金莲肯跟西门庆同桌,那光就有八分了。等潘金莲吃得酒浓、说得入港,王婆再推说酒没了要去打酒,然后把门给拽上,将两人关在屋里,这时候,如果潘金莲觉出不妙要回家,那此事也没戏了,可她如果仍然没反应,那这光就有九分,只欠一分。

至于这最后一分光是什么呢?王婆说了,这最后一分就难了。

二人相处时,西门庆要先说些甜言蜜语,不能急躁、动手动脚,然后假装筷子掉在地上,趁拾筷子的时候,在潘金莲脚上捏一捏。如果潘金莲不干了、火了,那这事也没戏,可她如果还是不做声,那就十分光齐全,可以成事了。

王婆这老婆子,简直就一无师自通的心理学专家,层层推进,步步为营,不焦不躁,不仅拿捏准了潘金莲的性格,还考虑到了各种发展可能性,提前想好了各种应对策略。生生把搭讪撩妹这事,做得异常周到、异常风雅。按她这计划,能成那当然好,即便成不了,人家也挑不出错来,不会跟你当场翻脸、弄得大家下不来台。

所以,西门庆听了后那叫一个大喜过望、猫爪挠心。那么,接下来,到底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快,还是一切如王婆所料、分毫不差呢?

2.潘金莲黑化的终点:一个你情我愿的阴谋

按照计划,西门庆给王婆备好了衣料布帛,王婆呢,就去隔壁搭讪潘金莲。俩人寒暄了一会儿,王婆就问潘金莲借黄历。潘金莲当然就问,干娘要看黄历做什么。王婆说,这身上啊老是三病四痛的,得提前把寿衣预备预备,可恨那做寿衣的裁缝,一直推说没时间,不给做还勒索人。果然,金莲就表示,如果干娘不嫌弃我针线粗糙,那我替你做。

各位瞧,第一分光有了。王婆一听,当然千恩万谢咯,一个劲地夸潘金莲,盛情邀请金莲明天到她家动工。潘金莲这时候也有点怀疑呀,说怎么不直接在我家做呢?王婆立刻说,这不店里忙,走不开嘛。这可是个好理由,怎么也不能耽误人家做生意啊,果然,潘金莲就答应了。到此,第二分光也有了。

等潘金莲如约到了王婆家里,中午时,王婆非要请潘金莲吃饭,给安排了好些酒食点心,潘金莲也没拒绝,吃得脸红红地回家了。武大郎还奇怪呢,说你到哪去了?潘金莲解释了一下前因后果,武大郎还特意交待,咱也不好白吃人家的,你明日再去时,也买些酒食做个回礼。潘金莲呢,也照做了。这时候,第三分光也齐了。

转眼,就到了第三日。按计划,男主角西门庆隆重登场了。这西门庆先是装模作样地在茶坊门口咳嗽了两声,说,王干娘,怎么连日都不见呀?王婆呢,假装震惊地过去查看,又假装震惊地发现了西门庆,再又假装震惊地把写西门庆拖进房里,跟潘金莲介绍说,娘子啊,好巧不巧,这位官人就是施舍我布料的大财主。

西门庆呢,连忙趁机过好好地过了把眼瘾,把潘金莲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向前屈身唱喏。潘金莲放下活计,还了个万福。你看,见陌生男子进来,潘金莲没跑,第四分光也有了。

然后,三个人就开启了夸夸群模式,先是西门庆逮着潘金莲不住地夸,针线工夫怎么怎么了得啊,神仙一般的手段啊。夸得潘金莲那是又高兴又羞涩,低头笑了句:“官人休笑话。”不自觉的,就有了点娇嗔的味道。各位,俗话说,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谁不爱听好的呢,何况还是个相貌不错的年轻土豪!你看,潘金莲这一答话,第五分光也有了。进度条进到了50%。

接着,王婆夸西门庆。说这位大官人家里怎么怎么有钱、怎么怎么土豪,而且,还有意无意透露,西门庆的女儿跟东京八十万禁军杨提督的亲戚定了亲。啥意思呢,就是让潘金莲知道,眼前这人,他不光有钱,还有关系、有靠山,相当地富贵。

就在潘金莲试着消化这些信息时,王婆又说话了,说难得你俩一个出钱一个出力帮我准备这棺材本,我出去买些酒食来,咱们喝一杯?潘金莲呢,客气性地阻拦了两句,没拦住,任由王婆去了。这时候,只剩下她跟西门庆两人在屋里,潘金莲还没有起身走的意思,光有六七分了。

等王婆买办回来,邀请二人上桌吃饭,潘金莲开始也以不方便为由拒绝了两句,可最终呢,并没坚持到底。就在她答应上桌的一刻,第八分光也实现了。

再接着,西门庆和王婆就在饭桌上一唱一和,一会儿说西门庆对家中妻妾不中意呀,一会儿夸潘金莲天上有地下无呀,一会儿又说西门庆父母双亡没人管呀,说得潘金莲差不多心动了,王婆再推说酒不够,要出门打酒。潘金莲呢,例行拦了拦,之后就任由王婆把她和西门庆锁在屋里,依然没有起身离开。到此,第九分光齐全,只差一分。

这最后一分光,就在二人单独相处时,西门庆假装掉了筷子,趁着捡筷子的间隙,在潘金莲脚上捏了一捏。潘金莲呢,还是没有拒绝。就这样,两人郎情妾意,勾搭成奸,成功地在武大郎头上种了一片大草原。

编辑|凉山

排版|凉山

路上读书:全球名校博士三十分钟精读一本好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