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丹青评价于丹和余秋雨:想用沮丧来形容,我和他们不是一类人

原标题:陈丹青评价于丹和余秋雨:想用沮丧来形容,我和他们不是一类人

关于对文化人的定义,其实普通人看来就是大家对于知识文化掌握的一种理解。但在文化人自己的交流圈之中,像陈丹青对于文化人的理解,那就这一样了。

陈丹青形容自己是一个不符合时代化的文化人,首先他表示自己与其他人不一样,自己是一个不配合体制的文化人。

而就这简单的一点,他就有意的把自己和余秋雨,还有于丹这一类的文化学者给区分开来。到底陈丹青的眼里,他们又是什么样子的文化人呢?

陈丹青表示不能用有没有问题来形容,只能用沮丧来形容,我和他们不是一类人!

陈丹青解释自己和余秋雨完全不是同一类人是有依据的,他解释在文化层面之外,在中国文坛之中说话的人还是太少了,所以自己就像一个孤独的战士一样的存在。

很多关于体制的一些问题,而余秋雨他是一个官员,一个被圈子固定住的文化学者,在大家的眼里,他就是一个学校里的三好学生,人人都喜欢!

我和他的最大区别是什么?就是我提到的一些问题,他从来都不提,甚至是从来没有见过他对于一些问题会有一个非常尖锐的批判,这是让人无语的所在。

这是不符合古代文化人的一个标准的,不具有“站出来”的精神,这一点我是看不起他的,更不能用文化学者来形容!

这也难怪陈丹青会用沮丧来形容他了,而讲到了有着国学教母之称的于丹,陈丹青形容他是一个先锋队员,一个共青团员一样的存在,她也像国外的一个教父级别的人物。

她是一个会说话的人物,给大家讲道理,能说会道,但全是在圈子里活动,与余秋雨没有区别。

你可以说成是她也不懂一些体制之外的东西,甚至可以说是她是被名誉这些所笼罩着,她似乎也是一个比较会合作的人。所以陈丹青自动的区分出了他们二个人的派别,表示我不是属于他们一个派别的,我是一个圈子之外的人,我和他们不是一类人。

陈丹青毫不夸张的表示我是会骂街的,但骂街不是疯子,我比谁都清楚!

可以有意思的是我站在圈子外面骂街,却被他们称为了圈子外的1 2 3 4这些人物。 我本来是要坚持一件事情的真理,结果却变成了一个媒体的焦点文化人物!

这种焦点不是我接受不了,而是被人们错误的认为了,这是他们这一路的文化人强行让人被迫接受。

陈丹青声称文化人如果有100个不一样的表态存在,那就有意思了,这也会有新的局面出现。但就是没有100个人的存在,所以我是属于站在圈子外的人物,和他们并没有统一起来。

很多人声称要坚持陈丹青,感觉他和王朔是一路人,都是敢于说话,甚至是习惯性的讲一些自己的尖锐问题。

所以大家也称他是一个说真话的文化人,一个真正的旁观者。他对事情和问题看得很清,他是中国文化里面一个单一文化的存在,行为与思想的确让人敬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