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全科 | 守卫一道门,架起一座桥

原标题:我看全科 | 守卫一道门,架起一座桥

虽然本科5年自诩是全科医学专业的,但是若问我全科医学是什么,全科医生是什么,我却也很难说出个所以然来。亲人朋友总是问我学的是内科还是外科,我回答是全科,感觉回答了又好像没有回答一样。

本科的时候学过一门叫《全科医学》的专业课,书中将全科医学定义为面向社区和家庭,整合临床医学、预防医学、康复医学以及人文社会学科相关内容于一体的综合性医学专业学科,是一个临床二级学科;其范围涵盖了各种年龄、性别、各个器官系统以及各类疾病。

而全科医生又称家庭医师或者家庭医生,是对个人、家庭和社区提供优质、方便、经济有效的、一体化的基层医疗保健服务,进行生命、健康与疾病的全过程、全方位负责式管理的医生。

晦涩冗长的名词解释并不能代表我对全科的理解,我觉得用健康守门人来形容全科医生最合适,而全科医学则是与内科、外科一样的临床二级学科。为什么将全科医生称为健康的守门人呢?其实很多时候全科医生都处在基层、社区而非综合性医院中,因此他们正是病人的“首诊医生”,不仅是“治已病”,全科医生还需要通过慢性病管理、健康宣讲等方式“防未病”,所以正是守卫了病人健康的第一道门

事实上全科医生不仅守卫了一道门,也建立起了一座桥。这座桥将基层医院与三甲医院紧密连接起来,为我国三级诊疗的推行提供了可能。

众所周知三级诊疗的推行对我国的医疗体制改革十分重要,而全科医生正是其中至关重要的一环。在对病人疾病进行诊疗的过程中,全科医生需要运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做出迅速的判断:简单的病症自行处理,复杂的病症需要进行转诊等处理。理论上来说这样就可以缓解三甲医院人满为患,社区医院无人问津的局面。也是因为如此,国家正大力扶持“全科”,无论在财政上还是政策上都有很大的倾斜。据我所知,对于选择“全科”住培的医学生来说,住培结束后就可以直接参加中级职称的考试,同时国家也鼓励全科医生多点流动执业。

尽管国家当前对全科医学愈发重视,但是在全科医学生培养方面仍然十分薄弱,对于真正接受过全科医学5年本科教育的我来说,在这一点上似乎更有发言权。我毕业于温州医科大学仁济学院,是全省首个推行“全科医学专业”的大学。然而因为专业设置时间偏短,课程教材的缺乏,在本科教育中“全科医学”与“临床医学”并没有明显的区别。甚至很多同学就会简单的认为,我们和临床医学生的不同就在于我们毕业后要去基层卫生院,而他们是去综合性医院的。

显然这样的理解是片面、局限、不合理的,也因为如此,全科医学生常常会缺乏归属感和认同感。反观之我们学校的“精神医学班”和“儿科学班”,专业特征就会鲜明的多,无论是在课程设置上还是在专业技能培养上。

依我之愚见,全科医学生的培养模式可以和毕业后的全科规培接轨。例如:全科规培的细则中规定,学员需要在基层实践基地进行为期6个月的学习。那么在本科教育中是否可以提前实施这一部分,每周中规定一天去社区参加实践,就像精神专业的学生需要定期去康宁医院学习一样。如果在本科阶段我们对社区常见病多发病的诊治有了一定的了解,那么等到参加规培时,就可以快速进行半独立接诊,由被动学习转变为主动学习,得到快速的成长。与此同时全科医学的教材也亟待升级,仅仅一本全科医学导论或者是健康教育学是远远不够的。

总之,全科道路路阻且长,但是我想我们至少应该相信它是光明的。走在全科道路上的我们仍然需要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作者:何烨 余杭区百丈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全科医师规范化培训基地在培学员 BCY1

全程导师:任文

制作:张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