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玉柱梦碎Playtika

原标题:史玉柱梦碎Playtika

忙活3年,百亿重组遭终止,财团扼腕海外,旗下巨人网络蒸发逾1200亿元市值,史玉柱竹篮打水一场空?

本文由无冕财经(wumiancaijing)原创首发

作者:黄琪鑫

编辑:程昱

设计:甄开心

实习生:何慕丹

11月4号,巨人网络讲了三年零三月、涉及305亿的收购故事,最终散场。

当日巨人网络(002558.SZ)一纸公告宣布终止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原因在于收购标的Alpha或其子公司Playtika计划寻求海外上市。

自2016年7月至今,巨人网络董事长史玉柱组建财团成立Alpha,买下以色列游戏公司Playtika后,3次尝试将其装入A股上市公司巨人网络,却终未能得偿所愿。

“将继续与相关方协商寻求更适宜的方式,”上市公司表示未放弃收购,如此一来,虽然交易终止,史玉柱的资本局仍将继续。

可这一路他似乎也失去了许多——在其执着收购Playtika的三年里,昔日鼎力支持的财团传出意见不合,上市公司市值缩水超千亿,而其赖以发家的游戏领域,已被腾讯、网易两家游戏公司二分天下。

财团关系“触礁”

其实史玉柱最初看上的并不是Playtika,而是芬兰手游开发商Supercell。

时间回到三年前,2016年6月,巨人网络曾参与芬兰手游开发商Supercell的竞购,史玉柱十分青睐这家手游公司。据财新报道,史玉柱曾多次往返海外拜访孙正义,云锋基金也曾询价,初步的询价结果是65至70亿美元收购孙正义手中的Supercell股份。

▲史玉柱,巨人网络集团董事长。图片源自百度百科。

但同时参与竞购的腾讯(00700.HK)出价86亿美元收购Supercell的84.3%股权,刷新游戏行业并购价格新纪录,将其收入囊中。

败北后,史玉柱将目标转至美国凯撒娱乐旗下的以色列游戏公司Playtika,该公司的核心资产是Slotomania(疯狂老虎机)、 Poker Heat(德州扑克)等畅销游戏。

当时有六家财团参与竞购,为了确保收购成功,史玉柱拉上了卢志强、郁国祥,以及鼎晖、弘毅等知名投资机构。

2016年7月31日,巨人网络发布公告称,将通过全资子公司巨人香港与鼎晖、弘毅、云锋等13家机构组建财团并共同增资Alpha,以Alpha为主体收购Playtika,交易金额为44亿美元。其中,巨人香港出资100万美元,约占总出资额0.02%。

按史玉柱的构想,Alpha从凯撒娱乐手中购入Playtika只是第一步,至关重要的是第二步——将Playtika装入上市公司巨人网络。这是一笔以100万美元撬动44亿美元的交易。

财团参与交易的资金多来自银行短期借款,出资各方与史玉柱签署了保底回购协议,如果在36个月内不能将资产装入上市公司,将以现金回购股份。彼时史玉柱和其他人却没有料到,将Playtika并入公司报表的一步会如此曲折漫长。

2016年10月20日,巨人网络正式开展第二步计划,拟以股份+现金的方式购买财团持有Alpha的99.98%的股份。随后与证监会多番交涉。

在2017年1月21日收到证监会审查二次反馈意见通知书后,史玉柱还于2017年3月20日参加了以色列总理早餐会。其在微博上称:“也许是巨人网络收购了以色列公司,把我也给邀请来的吧。”同年9月5日,史玉柱的微博又显示,他身在以色列。

但资产重组一直停滞不前。眼看着财团投资人的银行借款已经展期,原本信心满怀的史玉柱压力陡增。据财新报道,证监会内部流传,史玉柱举报了当时上市公司监管部的一位相关负责人。

2018年8月3日,沉寂一年半时间审核终于重启,但仅隔七日,证监会又决定暂停审核这次收购。据巨人网络后来公告解释,这次暂停的原因是有交易对方提出解除原《资产购买协议》以及对原重组方案提出变更的要求。

在紧要关头,财团内部却出现了利益分歧,于是巨人网络撤回原收购方案申请,证监会便第一次终止对该行政许可申请的审查。

开弓没有回头箭,为了继续推进交易,史玉柱为平衡各方利益自掏腰包近百亿。

2018年10月,史玉柱控制的有限合伙企业上海准基按照368亿估值承接了Alpha部分股东持有的合计15.01%股权,约耗费资金55亿,四家财团就此实现退出。上海准基又受让云峰基金关联方重庆拔萃92.93%股权,对价50亿左右。

2018年11月5日,巨人网络公布了第二次重大收购方案:以全部发行股份的方式收购Alpha。

▲收购Alpha A类股票的13家财团。图片源自每日经济新闻。

殊不知收购计划二度重启后,公司的评估机构北京中企华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却因在执行其他业务中涉嫌违规,导致审批于2019年1月25日再一次中断。巨人网络递交相关材料后,审核才得以继续进行。

但此时,各大财团的资金已经被套牢近3年,卢志强其持有Alpha约32.6%的股份,由最大金主变“苦主”,财团内部遭遇更大分歧,特别是宁波商人郁国祥的挑战。史玉柱只能对方案再一次作出调整。

2019年7月17日,巨人网络发布公告表示对Alpha的收购方案变更为全现金收购,第三次方案先以23亿美元(约158亿元)收购Alpha 50%股权并注销,再以不超过110.98亿元的价格购买Alpha 42.3%的股权。

如此一来,巨人网络需要支付至少268亿元现金,但公司2019年三季报显示,截至9月底,巨人网络货币资金下降至35.42亿元,较半年末的47.16亿元进一步下降了近12亿元。

尽管史玉柱一心想要完成收购,而证监会始终不肯放行的主要原因是收购的资金来源以及Playtika是否涉赌的问题。在2019年7月24日,公司还是收到证监会出具的终止审查通知书。

而这则意味着,历经三年,甚至财团因此闹僵,巨人网络将以色列游戏公司合并报表的计划,又回到了原点。

远去的游戏市场份额

在史玉柱执着于收购的时候,其他游戏公司日益变得强大,将巨人网络的生存空间挤占的越来越少。

2004年,史玉柱正式进军网络游戏行业,随后研发出诞生于2005年的端游IP“征途”、2013年的“仙侠世界”以及2015年的手游IP“球球大作战”。

如今距离“征途”推出已14年,巨人网络却未创新出爆款游戏,而腾讯的端游“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网易的“梦幻西游”、“明日之后”火爆不已,巨人网络的核心竞争力逐渐减弱。

2017年中国移动游戏上市企业收入排名中,巨人网络以14.42亿元的营收位列第9名,而到了2018年,其收入14.56亿元,跌出Top10。

2019年上半年,腾讯、网易净利润合计约为568亿元,两家手游更是拿下79.9%市场份额,而巨人网络净利润仅为5.04亿元,甚至未挤进由三七互娱(002555.SZ)、完美世界(002624.SZ)等组成的净利润超10亿的第二梯队。

▲2019年上半年,上市游戏公司营收中,巨人网络排名第20。图片源自游戏陀螺。

连同业绩一起下跌的,还有巨人网络的市值。

巨人网络于2016年通过借壳世纪游轮正式回归A股,2017年3月31日,巨人网络的市值最以77.76/股高曾飚至近1600亿元。但也是从那时至今,股价一路下挫,截至2019年11月7日,巨人网络市值已跌去逾千亿至355.89亿。

而史玉柱的资本版图也正在逐渐缩小,慢慢聚焦于互联网金融、娱乐领域。

2012年,因投资民生银行(600016.SH)浮盈60亿元,史玉柱在资本圈声名大噪,而史玉柱曾涉足的A股公司金融、涵盖从房地产、土木工程,到金属、电子及能源等多个行业。

2013年,据时代周报记者统计,除了民生银行和华夏银行,近年来史玉柱还通过巨人投资和上海健特分别涉足新华联(000620.SZ)、西藏天路(600326.SH)、生益科技(600183.SH)等16家上市公司。

2017年收购Playtika受阻时,史玉柱进军了互联网金融行业。他联手中民投斥资118亿成立蔷薇控股,又以8亿对价收购P2P车贷平台投哪网投资,还以2070万美金参与比特币交易平台OKC。至2018年1月,史玉柱以950万美元投资了互联网租房平台“蘑菇租房”。

▲史玉柱的投资版图。图片源自天眼查。

可是随着互联网金融领域的监管趋严,一众上市公司忙于摆脱关系,2018年3月,巨人网络转让其持有的OKC14%股权,又于12月底剥离互联网金融业务。

到如今,费尽三年心力收购的以色列游戏公司的计划也已经破灭。接下来,巨人网络靠什么撑起355亿的市值?

“公司持续加大研发创新投入,开发新品大作游戏,建设研发中台,并且储备了大量的在研游戏产品,建立行业长期竞争壁垒。”如从最新披露的财报来看,巨人网络恍如来到梦醒时分。

版权声明

▶本文由无冕财经原创首发,版权归无冕财经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