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岁高龄的任正非为何还不退休?那是因为他在等美国政府的批准

原标题:75岁高龄的任正非为何还不退休?那是因为他在等美国政府的批准

一个企业,能够做到让一个国家都为之胆怯的恐怕只有华为莫属了,前不久有个关于任正非的一新闻采访,其中,当记者问到他何时退休的话题时,他的回答可谓是又扬眉吐气了一回。任正非说:“第一,当我的思维方式有了障碍的时候;第二,美国政府批准我可以退休的时候。”

欧洲新闻台记者Damon Embling:现在我想展望一下未来。您今年已经75岁了,但仍然作为公司CEO去运转这个公司。对华为公司未来几年的发展,您怎么看?有怎样的目标?如何实现?

任正非:其实华为公司运转到今天,我已经没有管具体运作,只是在公司拥有否决权。但是这么多年来我没有否决过,公司都在正确地运转着,跟我的年龄没有太大关系。我现在没多少事干,身体又好,公共关系部就让我给他们打打工,见见记者。过去我不见记者,现在更多抽时间见见记者。公司的命运并不系在我个人身上,不用担心公司的持续发展。

Damon Embling:我刚才也提到,您现在已经75岁了,仍然在经营这家公司。尽管我认为您把您在公司的作用弱化了,但很明显,这么多年来,您一直是公司的掌舵人,公司很多成功的背后仍然离不开您。未来您个人有何打算?在什么时间您会真正的退出?

任正非:第一,在我们公司,我自己的权力是受到限制的,有权力也不能随心所欲;第二,华为公司实行民主集体决策制度,受制于集体决定和否决权力。我个人好像天天都在上班,实际是形式上在上班,并没有直接运作公司。就是上面悬着一个否决权,好像我有权力,但是我没有用过。因此,将来公司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扮演我这个傀儡形象,只要他们这些执政者愿意退到我这个位置上,他就变成一个傀儡。因为我一直在这个位置上,外面看起来我们公司三十年好像没有变,实际上我们下面的人事都在变。我是否存在,都不会影响公司的实际运作。

Damon Embling:您还是没有直接回应什么时候退下来的问题?

任正非:第一,当我的思维方式有了障碍的时候;第二,美国政府批准我可以退休的时候。现在公司在危机状态,有时候我还需要做一做傀儡,出来见一见记者。

Damon Embling:您会不会把自己形容成一个工作狂,因为您已经全身心地投入到这家公司的发展过程中?之前您提到自己没有太多时间陪子女,也经历过离婚。您是否认为您目前的成功在一定程度上是牺牲了家庭来实现的?对此,您会不会感到遗憾?

任正非:这点是有遗憾的。因为早期奋斗时,我到非洲、拉丁美洲一出差就是几个月,回来没两天又走了。那时是为了生存而挣扎,没有时间陪过太太,也不记得给太太买礼物,不记得给小孩买礼物。有次给小孩买了礼物,女儿说“以后你不给妈妈买礼物,我坚决不要你的礼物”,这给我提了醒,原来我对家庭的责任还是尽得不够。对现在家庭的遗憾很多还是可以补救的,但是我没能照顾父母,是不可能补救了,“子欲养而亲不待”,这对我人生是很大的遗憾。但是每个人都会有遗憾,不是每个人都有完美人生,后悔也没有用了,只有继续前行。

如果公司受到更大的挫折或者崩溃,这留下来的遗憾其实要比其他遗憾更大。现在我们共同努力在划这条“船”,虽然我年老力衰,也划一划。我年轻时,每项运动都参加,叫乱动,但都没有达到过低级运动员标准,都差一点,这是人生遗憾。现在运动不动了,身体状况也会有下降,我会明智处理这个问题。社会要放心,我不会把终身献给华为,没有想过,还是要留一点时间去游山玩水的。

Damon Embling:之前您说过您的子女不具备掌管华为的资质,您觉得谁是可以接替您的合适人选?您想看到将来谁来接替您?

任正非:我在第四届持股员工代表大会的讲话,请公共关系部稍后给你一份,那个讲话已经讲得很清楚,华为公司如何制度性交接班。如果说交接班,其实我们已经完成很多年了,不是现在才交接班。公司一直在运转,我只是悬在中间的一个傀儡。不要操心这个问题。

Damon Embling:但是您不会把华为公司做成您的家族企业?

任正非:我的家庭没有拿到多少利益,为什么要承担起这么大的责任呢?将来应该有能人来承担这个责任,从智慧、能力、品德来确定他能不能承担更多的使命,这与我家庭没关系。

此次访谈,给人印象最深刻的还是要数关于他退休的话题了,看到任总如此的回答有没有觉得很霸气!真的是用了最低调的语气,回应了作为中国人最想听到的答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