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头大手笔:创立100年后,达能 all in 肠道和菌群!

原标题:巨头大手笔:创立100年后,达能 all in 肠道和菌群!

百年达能:发展历程及业务演变

1919年,艾萨克 • 卡拉索开始在西班牙巴塞罗那制作乳酸菌发酵酸奶,装在小瓷罐里在当地药房销售,并以儿子丹尼尔·卡拉索的昵称“Danone”为之命名。

小瓷罐包装的达能酸奶

(图片来源:达能官网)

1929年,丹尼尔在巴黎成立了达能巴黎酸奶公司,开了第一家工厂和零售店。自此,达能酸奶走出药房,开始在各个渠道销售;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丹尼尔将公司迁至美国,直到1958年,又返回巴黎,在那里建立了公司总部,一直到今天。

达能酸奶的第一家零售店

(图片来源:达能官网)

之后达能经历了两次合并,1967年与热维尔(Gervais)合并,公司更名为热韦尔-达能(Gervais Danone)。

1973年,达能与 BSN 公司合并,公司更名为 BSN-热韦尔-达能。与 BSN 的合并是其发展历程的重大里程碑,BSN 当时的业务正是很多媒体在报道达能的发展历程时,称之为“从做玻璃瓶子起家”的源头。BSN 的始创年1966年经常被当作达能的始创之年,其创始人安东尼 · 里布也被称之为达能的创始人,著名的依云正是来自于 BSN。这项合并使达能成为当时法国最大的食品集团。

1966年,BSN 由法国两家生产瓶子的玻璃制造企业合并而成,创始人是安东尼·里布;
1970年,BSN 通过收购依云、凯旋啤酒、贝乐蒂(Bledina)等,成为法国知名的啤酒、矿泉水和婴儿食品的制造商。

1979年-1989年的10年间,达能根据公司的战略定位开始整理业务线,或收购、或剥离,值得记录的几个事件有:1979出售 BSN 当初的玻璃制造业务;1981年买回当初卖出的美国市场业务(1959年达能曾将美国的一部分业务卖给了 Beatrice Foods 公司);1987年收购饼干企业 General Biscuit;1989年收购了 Nubisco 的饼干业务。

1994年,BSN-热韦尔-达能正式改名为达能集团。两年后,BSN 的创始人安东尼·里布的儿子弗兰克·里布出任达能集团 CEO,并将达能业务线定为三大业务单元:鲜乳制品、饮料、饼干。

2000年-2007年间,达能再次进行业务单元的清理,出售了饼干和啤酒业务,更专注于奶制品业务。值得记录的几个事件有:

2000年以17亿欧元出售啤酒业务;2002年出售奶酪和肉类业务;2004年出售欧洲饼干业务给 United buiscuits;2006年出售调味品业务给一家亚洲公司;2007年以53亿欧元出售全球饼干业务给美国竞争对手卡夫(Kraft Foods)。

2007年,达能以123亿欧元现金收购荷兰皇家纽密科集团(Royal Numico),这又是一个重大里程碑式的收购。这之前达能在清理饼干业务的同时,希望扩展婴儿食品和营养品业务,而 Numico 当时是全球最大的婴儿食品制造集团。

荷兰皇家纽密科集团的历史比达能还要长,始创于1901年,在过去的百余年中,不停的收购欧洲各个市场的婴儿食品制造企业,以及医学营养业务。尤其是1995年收购了纽迪希亚(Nutricia)公司,最后带着它们一起加入了达能。如今整合后的达能纽迪希亚已是达能旗下最重要的业务模块之一。

经过之前的业务剥离和对纽密科的并购,达能重新形成了四大业务单元:鲜乳制品、饮料、婴幼儿营养品、医学营养品。这标志着达能的战略开始转向“通过食品带来健康”。

之后的10年,达能继续通过并购加强其乳制品业务,包括2010年收购 Unimilk;2012年收购 Wockhardt 集团的营养品业务;2013年收购摩洛哥Centrale Danone 的控股权,以及该公司在 Fan Milk 的股权;2015年收购肯尼亚乳品企业 Brookside40%的股权;2015年收购美国婴幼儿食品品牌禧贝。

2017年,又是一个行业瞩目的大手笔,达能以125亿欧元的现金价格收购白波食品(White Wave)。白波的市场主要在北美,旗下有乳制品品牌 Horizon Organic 以及著名的植物基饮料品牌 Silk 豆奶。

收购白波表明了达能进军植物基饮料和食品的决心。达能将原有的鲜乳制品业务与白波在北美市场的业务进行整合,成立了“基础乳制品和植物基产品”业务单元。

此后,达能又对业务线进行了调整,形成新的四大业务单元:生命早期营养品、医学营养品、饮用水和饮料、基础乳制品和植物基产品。

纵观达能的百年发展史,从商业角度看,每一次的业务整合、拆分、剥离,都是其战略意义上的布局。

尤其近十几年的业务整合轨迹,达能一步步地在健康和营养食品及饮料行业变得越来越强大,清楚地显示出了达能的决心,对于处于上升期的有巨大盈利潜力的健康业务板块,毫不犹豫地出手!对“日薄西山”的非健康业务也会毫不犹豫地舍弃。甚至有媒体称“达能的并购之手似乎成为了判断健康食品行业未来前景的风向标!”

达能 Silk2019年6月推出的植物基燕麦酸奶系列

最后,我们来看一下达能今年的几个动向。

首先是对植物基食品的重视,今年2月,达能北美公司扩建了位于宾夕法尼亚州的植物性食品的工厂,产能大大增加。该工厂主要生产 Vega 酸奶替代品和营养粉,以及Silk酸奶替代品和 So Delicious Dairy Free 系列产品。

燕麦奶目前在欧美市场爆红,占据了植物蛋白饮品市场的重要份额。今年6月,达能 Silk 扩大了 Oat Yeah 燕麦奶系列的产品线,在燕麦奶的基础上推出了不含乳制品的酸奶替代品——“Oat Yeah Oatmilk Yogurt Alternatives”燕麦酸奶。

克伊克的小镇,纽迪希亚的诞生地(图片来源:达能官网)

在特殊营养品生产方面,今年3月,达能宣布将投资2.4亿欧元建立纽迪希亚专业特殊营养生产基地,基地建在荷兰北部的克伊克小镇——纽迪希亚的诞生地。这是达能过去10年间在欧洲生产设施中最大一笔投资。

今年5月,达能品牌迎来百年诞辰之际,达能宣布将对外开放其专属的1800种菌株藏品,供世界学术机构研究使用。这1800种达能专属菌株目前保存于巴斯德研究所(CRBIP)生物资源中心,包括193种乳酸菌和乳双歧杆菌的发酵菌株。

位于巴黎市中心的巴斯德研究所生物资源中心,

它培养着令人叹为观止的众多细菌和病毒,已有120多年的历史。

(图片来源:达能官网)

近日,达能特别在 Nature 杂志刊发了一篇文章,讲述达能的百年历史,以及这百年来对肠道菌群及益生菌的认识和研究,该文章由达能纽迪希亚供稿。我觉得对于大家更深地了解以及理解一个百年品牌很有意义,特别进行了编译,请大家阅读下文。

(图片来源:达能官网)

达能:肠道微生物和益生菌——100年的共同历史

Danone: The gut microbiome and probiotics – 100 years of shared history

作者 | Patrick Veiga,Silvia Miret & Liliana Jiménez

编译 | Susan

达能公司成立于100年前,当时的一个突破性概念是:发酵食品及其所含的细菌(当时还不被称为益生菌)可以针对肠道及其菌群,为人们带来健康。

一个世纪后,达能继续将“肠道”和“菌群”作为其健康战略的核心,以实现公司的使命——“通过食品为尽可能多的人们带来健康”。

目前,达能基础乳制品和植物基业务部的产品组合里,既包括传统的发酵乳制品和益生菌产品,最近还拓展到了植物基产品,扩大了开发乳制品和非乳制品系列健康产品的可能性,这些产品将有助于滋养、丰富和保护肠道及菌群。

我们在本文中介绍了微生物学的历史和达能的发展历程,以及我们未来几年的研究重点。

达能诞生于微生物学革命时期

“长寿的秘诀可能在菌群和肠道1”,“为什么肠道菌群对你的健康至关重要2”。这是两个在过去几年里用过的两个标题的例子,但可能在一百年前就已经有这样的说法。

19世纪末,微生物学领域开始践行它最初的承诺。路易·巴斯德(Louis Pasteur)发现了乳酸菌的发酵作用,他将其描述为防止食物腐败的有益细菌。尽管在食品和饮料的传统应用中,发酵主要是用来提高储存时间、安全性、功能性、口感和营养特性,但巴斯德证明,发酵过程中产生的乳酸盐可以抑制病原体的生长,避免食品变质3。

“并非所有的细菌都是有害的”,这在当时是一个突破性见解。现代微生物学的前景震撼了科学界,它见证了疫苗的兴起,有益细菌的分离,以及抗生素的发展。微生物学作为被许多人视为未知的科学领域,它承诺改善人们的生活。

1899年,巴斯德研究所的儿科医生亨利 · 泰瑟(Henri Tessier)在路易·巴斯德的研究基础上,在母乳喂养婴儿的粪便样本中发现了双歧杆菌(bifidobacterium bifidum),他在报告中说,这种细菌可以用来防止婴儿腹泻。

1908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俄裔生物学家梅契尼科夫大胆猜测:肠道菌群和老年性退化有关系4。

除了食物消化和营养吸收之外,肠道菌群及其代谢产物还有很多其它功能。

我们肠道里的细菌可以决定我们的命运——这在当时是一个突破性的概念。

梅契尼科夫还观察到,食物可以用来有益地调节肠道菌群,特别是发酵食品中所含的细菌4。他的假设是,如果细菌在发酵过程中产生的乳酸能抑制有害细菌的生长,那么在肠道中也会发生同样的过程。因此,乳酸菌可以抑制肠道内的“腐败”和毒素的产生。

他致力于从保加利亚发酵牛奶样本中分离出纯净的培养物,其中包括保加利亚乳杆菌(Lactobacillus bulgaricus)和嗜热链球菌(Streptococcus thermophilus),这两种菌如今广泛用于生产酸奶。

达能的历史始于1916年,当时希腊商人艾萨克 · 卡拉索(Isaac Carasso)带着妻子和三个孩子来到了他的祖籍西班牙巴塞罗那。当时欧洲大部分地区正经历着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动荡,饥荒、营养不良和生活水平低下的问题普遍存在,卡拉索一家也难以幸免。

卡拉索是一个对科学发展持开放和好奇的人,他从梅契尼科夫对乳制品发酵的研究中找到灵感。通过实验和反复摸索,1919年,卡拉索在巴斯德研究所将新鲜牛奶与分离的发酵物混合,创造出了第一个达能酸奶,他以儿子丹尼尔的昵称为这款装在瓷罐里的酸奶命名。

20世纪初开始售卖的陶罐包装达能酸奶(图片来源:达能)

卡拉索将其作为健康食品送到城里的药店。1924年,巴塞罗那医学院参观了生产现场,并对该产品大加赞赏5。从药店开始,酸奶渐渐通过其它渠道进入了消费者的视线,并成为主流产品。

10年后,丹尼尔加入了家族企业,成功地将达能扩张到法国各地。20世纪30年代末,欧洲再次处于战争边缘,他决定移居美国,达能随之迁去了美国。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几年里,酸奶主要是作为一种提供健康营养的食品。发酵过程意味着酸奶含有更多的维生素 B2、B6和 B12,以及钙、钾、锌和镁等营养物质,比牛奶等其它乳制品含有更多的营养物质6。

酸奶可以促进人们获取膳食指南中的许多营养成分,特别是那些比较容易缺失的微量营养素,如钙。另外,在发酵过程中,保加利亚乳杆菌和嗜热乳杆菌的酶对乳糖的分解降低了乳糖水平,这也促进了乳糖不耐症群体对乳制品的消费7。

最近的研究表明,酸奶可能不仅在提供微量营养素方面有重要作用,而且还能降低体重增加的风险,增加饱腹感,而且酸奶的消费可能与整体健康的饮食和生活方式有关8。

在巴斯德工作的基础上,20世纪的科学家从人类肠道中分离出了其它可能有益健康的菌,其中包括大肠杆菌(1917)、嗜酸乳杆菌(1907)和干酪乳杆菌(1935)。

1974年,Richard B. Parker 将益生菌定义为“有助于肠道微生物平衡的有机体和物质9”。2001年,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联合世界卫生组织发布了一份官方定义,将其定义为“在适当剂量下可给宿主带来健康益处的活菌”。

不同类型的细菌(如乳酸菌、双歧杆菌、链球菌、芽孢杆菌等)和酵母或霉菌(如酵母菌、曲霉菌、念珠菌等)都可以作为益生菌。

第一个含有益生菌的食品可能是发酵的牛奶,但今天许多其它基质都可以含有益生菌。

达能于1987年和1994年分别以双歧杆菌 CNCM I-2494 (BFMP)和干酪乳杆菌 CNCM I-1518 (LFMP)开始生产两种含益生菌的发酵乳,分别命名为 Activia®和 Actimel®。为了建立和证实益生菌产品对健康的益处,上世纪90年代,达能启动了一项庞大的研究计划来研究 BFMP,发表了40多篇经过同行评议的文章。

研究结果显示了 BFMP 的益处,包括减少消化道不适症状的发生率或持续时间,以及常见感染和疾病,比如呼吸道感染、胃肠道感染以及使用抗生素后预防腹泻。具体来说,针对 BFMP 的研究结果显示,在健康成年人中,与胃肠道不适相关的结果出现了一致且显著的改善10,11,在 IBS-C12患者中,症状的严重程度有所下降12。

第二次微生物学革命促进了达能的肠道健康研究

科学发现往往依赖于新技术的发展,19世纪末20世纪初现代微生物学的诞生也不例外。

第一次微生物学革命之所以成为可能,是因为显微镜等新技术工具的发展。基因组学、蛋白质组学和表观基因组学的进步推动该领域进入了第二次革命,这将帮助研究人员了解肠道细菌的确切作用机制。

今天的宏基因组测序工具也代表了这样的技术进步,这些技术手段使科学家能够快速捕获菌群的复杂变化,并研究不需要分离的微生物。

第二次微生物学革命最前沿的欧洲和美国分别启动了欧盟 MetaHIT 计划(人体肠道宏基因组计划)和人体微生物组计划 HMP,通过生物信息学工具,解锁了微生物组研究的概念。达能纽迪希亚研究中心也加入了 MetaHIT 联盟,为这一科学项目做出了贡献。

基于新兴的以肠道为中心的科学,达能纽迪西亚研究中心迅速将研究重点放在了解其针对肠道健康的含益生菌产品 BFMP 的作用机制上。

研究中心与美国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哈佛公共卫生学院、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法国国家科学研究院、瑞典哥德堡大学等机构的顶尖学者进行了长达10年的合作。

我们能够提供一个工作模型,捕获 BFMP 的不同作用的潜在模式11。研究表明,BFMP 可以刺激产生有益短链脂肪酸的途径,减少肠道气体的产生13,14。在内脏-大脑轴方面的不同的研究表明,该产品可以减少内脏过敏和调节大脑活动10,15。

BFMP (Activia®)的潜在作用模式

(图片来源:达能/ Boris Le Neve)

在研究中,我们发现并不是所有人对 BFMP 的反应程度都是一样的。最近,我们已经证明,BFMP 减少肠道产气的作用只在排出大量 hydrogen14的个体中观察到14。我们还观察到有两种不同类型的菌群的证据:宽容型和抵抗型16。与抵抗型相比,宽容型更容易被 BFMP 调控。

这些结果为“精准益生菌”时代开辟了道路。换句话说,益生菌将根据个人的表型、遗传和微生物组进行选择和调整。

未来的研究应该集中在益生菌如何发挥作用的机制上。这些作用机制不仅会影响肠道健康,还会影响许多方面,从神经系统到免疫系统,从儿科到老年病。

在当今世界,正如100年前艾萨克·卡拉索所发现的那样,我们面临着许多挑战。在一个不断加速变化和不断相互影响的世界中,人类健康会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特别是饮食、微生物组、以及每个个体的固有和特定的不同背景。

健康在肠道

几十年来,健康科学主要集中于研究特定的器官或细胞类型。今天,我们正在目睹一个新时代的出现,它伴随着综合科学的兴起,综合科学将健康定义为相互关联的不同器官、系统或细胞类型充分发挥功能的结果。

肠道一直被强调为和健康关系最紧密的器官之一,因为除了肠道自身,它还涉及精神、心血管、代谢、免疫和肌肉骨骼健康,对健康至关重要,在疾病中扮演重要角色17。

科学家们重新发现肠道是人类健康的基石,因为肠道的功能远远超出了它消化和吸收营养的主要功能。肠道有四种不同的调节机制:

因为肠道对人类健康很重要,所以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益生菌除了对肠道有益外,对大脑、心血管、代谢、骨骼、肌肉和免疫系统也有潜在益处。2013年,达能纽迪西亚研究中心和来自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科学家合作,发表了首个内脏-大脑轴益生菌临床试验15。

最近,我们还发表了一项对105篇文献的荟萃分析,结果表明,在患有代谢疾病的受试者中,益生菌的摄入与若干代谢风险因素的改善有关18。

依据我们的研究和发现,我们坚信“健康在肠道”的概念,即把肠道及其菌群作为健康的一个重要目标。其它相关的依据是,肠道菌群代谢产生的小分子可以调节健康的观点被很多科学家提出,并在肠道微生物组领域引发了一场新的淘金热。

对肠道健康的关注将有助于我们开发新的解决方案,包括通过益生菌改善人体健康的方案,我们希望能够为解决公共卫生挑战做出贡献。

精准益生菌

肠道菌群领域的科技进步为选择下一代益生菌提供了新的途径,并将其命名为“精准益生菌”。精准益生菌将根据使用者的饮食、表型、生活方式、年龄、性别、基因和菌群进行定制。

第一个精准益生菌应该是用于酸奶发酵的保加利亚乳杆菌和嗜热乳杆菌,因为它们通过提供乳糖不耐症患者所需的乳糖酶(乳糖不耐症患者缺少的一种酶),来将乳糖转化为耐受良好的葡萄糖和半乳糖,从而使乳糖不耐症患者能够食用酸奶。

在未来,肠道菌群的关键物种或功能将被科学界所明确,而益生菌将是恢复或支持这些功能的一种自然方式。益生菌可能来自传统的乳酸菌或双歧杆菌,也可能来自从肠道中分离出来的细菌。Akk 菌就是一种从肠道分离的细菌,在代谢健康领域非常有潜力,因为研究表明它可以改善肥胖和超重人群的代谢19。

开放的科学

益生菌和肠道微生物对公共卫生的贡献潜力巨大,因此一个公司和一个研究团队不足以探索和利用所有的可能性。需要一种新的思维方式,这需要多个合作伙伴一起合作。达能的愿景是合作开放、优势互补,为实现共同的目标而共同努力。

为了庆祝第一款酸奶问世100周年,达能特别开放了巴斯德研究所生物资源中心的1800种菌株,用于支持全球学术研究机构研究使用20。菌株库包括193种乳酸菌和双歧杆菌的发酵菌株,以及达能收集的1600个其它菌株。

这个举措的唯一目的就是共享我们继承的健康财富,使所有人受益。达能所收集的菌株可能有一系列的额外用途,其中许多尚未被充分发掘潜力,或许通过不同科学工作者的研究,可能有助于应对一系列的健康、社会和环境挑战问题20。

此外,由于菌群的复杂性和多样性,达能纽迪希亚研究中心决定与全世界的人们进行合作,为了解全球肠道菌群的复杂性和多样性提供可能。

因此我们发起了“人类饮食和微生物组计划”(THDMI),旨在发现世界上不同地区的人们所需要的有益肠道的最佳饮食方式和食品。

由于个体之间肠道菌群组成的高度差异性,有必要在所有区域内招募几个队列,以便能够结合饮食数据绘制完整的肠道菌群图谱。最重要的是,与其它类似的项目不同,该项目使用最新的全基因组测序技术来评估肠道菌群的组成和功能。

THDMI 计划是一项公共健康教育活动,旨在促进健康的饮食习惯。THDMI 计划将使参与者有机会成为公民科学家,为“肠道在健康”的倡议做出贡献。

综上所述:肠道菌群和达能有着共同的历史

100年前启发艾萨克·卡拉索为营养不良儿童寻找解决方案的企业家精神,在今天同样重要,正是这种精神推动我们走向达能的未来。从最纯粹的意义上讲,企业家是那些发现需求并解决需求的人,每个企业家都是一个问题解决者。

受卡拉索的企业家精神、开放性和好奇心的启发,达能纽迪西亚研究中心对创新有着同样的热情。达能的研究人员利用他们的科学和技术专长,创造出最适合达能使命的产品——通过食品为尽可能多的人带来健康。

开发益生菌的科学和技术与微生物学领域的科学是同步发展的。人们对肠道菌群的认知历史同步也反映了达能在食品和健康方面的历史。

参考文献:

1.McGill University. ScienceDaily, 31 May 2018. Available at: www.sciencedaily.com/releases/2018/05/180531114611.htm [accessed 20 August 2019].

2.Robertson, R. Healthline, 27 June 2017. Available at: www.healthline.com/nutrition/gut-microbiome-and-health [accessed 20 August 2019].

3.Berche, P. Clin. Microbiol. Infect. 18, 1–6 (2012).

4.Cavaillon, J. M. & Legout, S. Microbes Infect. 18, 577–594 (2016).

5.Viader, J. HMiC: Història Moderna i Contemporània 8 (2010).

6.van Hylckama Vlieg, J. E. T., Veiga, P., Zhang, C., Derrien, M. & Zhao, L. Curr. Op. Biotechnol. 22, 211–219 (2011).

7.Savaiano, D. A. Am. J. Clin. Nutr. 99, 1251S–1255S (2014).

8.Fernandez, M. A., Panahi, S., Daniel, N., Tremblay, A. & Marette, A. Adv. Nutr. 8, 812–829 (2017).

9.Parker, R. B. Anim. Nutr. Health 29, 4–8 (1974).

10.Waitzberg, D., et al. Nutr. Hosp. 32, 501–509 (2015).

11.Eales, J. et al. Therap. Adv. Gastroenterol. 10, 74–88 (2017).

12.Agrawal, A. et al. Aliment. Pharmacol. Ther. 29, 104–114 (2009).

13.Veiga, P. et al. Sci. Rep. 4, 6328 (2014).

14.Le Nevé, B. et al. PLoS ONE 14, e0214273 (2019).

15.Tillisch, K. et al. Gastroenterology 144, 1394–1401.e1394 (2013).

16.Zhang, C. et al. ISME J. 10, 2235–2245 (2016).

17.Hills, R. D. et al. Nutrients 11, 1613 (2019).

18.Koutnikova, H. et al. BMJ Open 9, e017995 (2019).

19.Depommier, C. et al. Nat. Med. 25, 1096–1103 (2019).

20.Marking 100 years since the creation of its first yogurt, Danone opens access to its historical collection of 1,800 strains. Available at: www.danone.com [accessed 20 August 2019].

(全文结束)

投稿/转载

联系人:胡潇航

微信号:13011291868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