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萨日常,在光明喝甜茶,大昭寺晒太阳看磕长头的信徒

原标题:拉萨日常,在光明喝甜茶,大昭寺晒太阳看磕长头的信徒

自02年开始,已经是第五次回到拉萨这个藏族人心目中的圣城,每次来,都会遇到不一样的人,遇到不一样的自己。

在拉萨留下的记忆,大多与光明喝甜茶和大昭寺晒太阳有关,这里仿佛有一种神奇的力量,让我内心寻找到归属。

人都有归属感的需要,这或许是源于对安全的渴望。

对于能让自己有归属感的群体和环境,我们都希望永恒存在,然而世界却总在变化。

我们喜欢怀旧,未尝不是从中寻找归属感。

我们也常常感叹,丽江(拉萨、大理……)已经不是那个丽江了,不再吸引我而去,这种环境的变化,让人失去了归属感。

我等俗人,自然不能例外,于是在拉萨的第一站,我们就去了光明喝甜茶,为了寻找回那曾经的感觉,我还把照片P成了黑白,或许让自己时光倒流,寻回那个年轻的自己,寻回那段热血的青春。

无法掩饰的是再如何怀念,时光已经造就了今天的我,第一时间就拿出手机来刷个朋友圈记录。

或许是周遭多了更多环境更好的网红店铺,光明又回归到我最初来拉萨时的印象,都是藏族人在此喝茶闲谈,游客不多,这多少让我也有了一种闲坐发呆的兴致。

在光明喝了一会甜茶,阳光已不是那么猛烈,便沿着八郭街,漫步走向大昭寺广场。

大昭寺里供奉着释迦牟尼十二岁等身像,据传是释迦牟尼亲自绘图加持,佛教没有创世论,佛陀教人的更多是自身去领悟寻求智慧,达到涅槃的极乐,对于世界的虚无,众生的烦恼,并没给出一个确切的解决方案。

然而芸芸众生,有谁能够达到佛陀的境界,佛法需要弘扬,自然需要神的存在,所以反对偶像崇拜的佛陀,自身却因为信徒的需要成为了神被供奉。

人世间就是如此荒谬,人人都渴望自由达到极乐彼岸,却总想寻找到一条捷径。

信徒们千里迢迢,历尽风霜雪雨,经过春夏秋冬,磕长头来此,为的就是见一眼释迦牟尼的佛像,即使死在路上,同伴也会将其牙敲下,带到此处塞在木柱之间。

虔诚乎,愚昧乎?

谁能评说。

佛陀重生,对此恐怕也只能来一句:“不可说,不可说,不可说。”

随着转经的信徒环绕大昭寺行走,仿佛进入了一个魔幻的世界,目光从容坦然的信徒,表情警惕的武警,身穿红衣的喇嘛,传统服饰的老人,潮流时尚的年轻人,婴儿车,轮椅……

千年的变迁,仿佛重叠于此呈现在你眼前。

相传佛陀初始传法艰难,最后只有两只鹿坚持留下聆听。

最现实的一幕,让它本色出演吧。

一路艰辛来到拉萨,再往前走就是阿里的荒原,先把好吃的都吃一遍,活在当下。

无论拉萨如何变迁,但只要回到光明,喝着那用廉价奶粉煮出来的甜茶,只要大昭寺依然能看到不远千里磕长头来此朝圣的信徒,我的内心仿佛就能重新寻找到一片安宁。

大昭寺广场的阳光,依旧是温暖如昔。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