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ER:资源支配助发表,中国学术界的权力和出版物 | 唧唧堂论文解析

原标题:NBER:资源支配助发表,中国学术界的权力和出版物 | 唧唧堂论文解析

picture from Internet

解析作者 | 唧唧堂经济金融小组:松鼠糖;审校编辑 | ELVIS,堂堂

本文是对NBER 2019年8月的论文《Power and Publications in Chinese Academia(中国学术界的权力和出版物)》的解析。研究者包括Ruixue Jia & Huihua Nie & Wei Xiao。

尽管对于权力在政治、经济、心理领域的影响已经有很多文献,研究者对其在学术界的影响关注较少,或许是大家认为在这一领域,资源配置应主要由学术价值驱动。但在权力导向的社会,学术也未能免俗。

作者收集了经济学领域2009年学校、院系和研究机构任职的负责人(以下简称院长)的姓名资料,并跟踪了他们从1990年到2009年的出版记录。样本包括了95所公立大学,涵盖了中国所有的211工程大学。

并建立了以下模型:

其中,Yit是个体i第t年的产出,个体固定效应α表达了所有不可观察且不随时间变化的的因子,如内在能力。γ为年固定效应,before和after为虚拟变量,分别代表就职院长前第j年与就职院长后第j年。Xit为年龄等个体特征和学校规模等机构特征。

控制这些因素后发现,尽管在任命院长之前没有发现学术出版物数量增加的趋势,任命院长之后发表的出版物数量随时间显著增加(见下图)。平均而言,担任院长一职每年会带来0.7-0.8篇文章,约占平均发表数量的37% - 42%。与此同时,整个学校的出版数并没有受院长任命变动的影响,这表明调查结果不太可能受到学校层面冲击的推动。

研究还调查了13位从2009年到2015年离任后未转任其他管理职位的院长的小样本,发现他们离任后发表论文显著减少。这一发现进一步支持了权力对院长的学术表现至关重要的结论。

为了解释出版物的这种增加,作者进一步研究发现,增加的出版物来源于合著出版物,而且是与自己校内研究者的合著出版物同时,新增出版物的主题更有可能偏离院长任命之前的研究领域。最后,研究发现,出版物的增加只在非985大学显著,且就任院长也只会增加在非顶级期刊的发表量。

以上研究表明,就任院长后出版物的增加不是源于能力和声誉,而是基于院长对资源的支配权。因而对知识生产的过程造成了扭曲。

p.s. 关于院长出版物增加不是源于能力的证明:

第一,研究控制了个体效应,而且就任院长之前的出版物数量并没有显著增加。

第二,将学者分为成为院长前平均年出版物高于中位数的和低于中位数的两组后发现,相较于低生产率群体,就任院长对高生产率群体出版物数量的影响更不重要一点,且不显著。

第三,失去权力后,出版物数量减少了。

关于院长出版物增加不是源于声誉的证明:

如果这一增加是源于声誉,那么在成为院长前生产率更高的人就应该受更大的影响,但事实上并没有。同样,声誉的影响也不该仅仅局限于院长所在的学校。此外,增加的出版物实际上偏离了院长早期的研究领域——他在该领域建立了自己的研究声誉。

参考文献:

Ruixue Jia, Huihua Nie, Wei Xiao,Power and publications in Chinese academia,Journal of Comparative Economics,2019

解析作者: 松鼠糖

推荐

订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