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峭壁边缘》:明暗两线看次贷危机

原标题:《峭壁边缘》:明暗两线看次贷危机

征稿启事

读好书,好读书。耿强公众平台号现面向所有订阅者提供“读书笔记同学投稿”栏目。读书笔记来稿(2000字以上),经评审入选后将在耿强公众平台号发布。入选作者每季度举办一次线下作者见面会,与耿强教授一起畅聊读书心得。投稿请发送至邮箱(67787649@qq.com),欢迎各位同学分享你的读好书心得!

作为一名非金融专业学生,要看懂这本书着实不易,每翻开一页书我都需要花上不少时间把遇到的新名词逐个搜索理解,并做下名词解释的笔记。但正因如此,我也很庆幸自己看了这本书,在了解次贷危机一步一步酝酿发酵过程的同时,我也得以一瞥贷款、证券、衍生品市场的种种机制和原理。

明线资产证券化、高杠杆、监管失效时代底层债务违约引发的连锁反应

一直想要读懂次贷危机,看完本书后却发现其起因并不复杂:贪婪的放贷人让借款人得到了自己还不上的贷款,当他们真的还不上时,这些贷款早已通过证券、衍生品、杠杆被放大成天量的泡沫并传导到整个金融系统中。

两房

两房具有美国政府背景,通过购买抵押贷款资产(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担保贷款机构的抵押贷款证券出售的方式增加贷款机构的流动性,让更多人能够借到住房贷款。两房当时已经被私有化,但市场仍普遍相信政府会为其兜底(最终果然也是如此)。

两房本身是个政府向住房市场注入流动性的好办法,问题却出在了私有化之后政府对其缺乏监管。两房为股东利益服务,在监管无法触达的地方购买或担保次级贷款,其准备金的水平却非常低。由于被相信有政府背景,其担保的抵押贷款证券也很受欢迎,次级贷款资产(后常被称为有毒资产)由此而传递到整个金融系统。

“两房”:房地美,房利美

贝尔斯登

贝尔斯登是该次危机中因次贷问题爆发而遭遇危机的一个典型例子。作为投资银行,他们持有大量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而为了追求高回报,这些投资银行使用了一种结构性投资工具(SIV),结构性投资工具简单来说就是通过出售短期票据等借来短贷,用于购买回报较高的长债(如MBS)。这种工具好处在于可以用低成本获取资金投资到收益高的债券中套取利差,但其风险也是显而易见的:商业票据周期短,在持有长期债券的过程中,用于支持的短期债券可能要经历上十轮的偿付周期,只要其中任何一次无法顺利发新债还旧债,流动性就会立刻出现风险。不仅如此,为追求更高收益,手上持有的长期债券也要继续增加流动性,办法是使用债务担保凭证(CDOs)将其持有的MBS进行分层打包,再用信用违约掉期(CDS,类似于为债券购买保险,如债券发生违约则得到赔偿)提高评级提高至AAA级进行出售,如此一来,更多本想购买低风险债券的资金入局了。

当贷款违约率飙升,这些投资银行发现他们的短债再也卖不去了,这些热钱如预期中一样,嗅到一丝风险的气息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不仅如此,贷款违约还令CDS利差上升、投行持有的抵押贷款资产减值导致股票下跌,融资渠道全部受阻,流动性危机袭击了各大投行。

救援

贝尔斯登 、雷曼、两房、AIG、花旗银行甚至通用电气,不仅金融系统,由于投资者惊慌失措,甚至实体企业也因融资渠道萎缩而面临困境。保尔森的理念是除了防止金融市场出现系统性风险之外,更重要的是市场信心的重塑,必须传递救市的决心,让市场回归正轨。救市的阻力来自于国会,保尔森自己也表示,救市实际上是在用他自己不信任的东西(社会主义)拯救自己一生信奉的东西(资本主义自由市场),书中的这句话,我认为也为接下来的我自己理解的暗线埋下了伏笔。美元是美国最强大的武器,最终美债振臂一呼,全球资金汇聚,协助摩根大通收购贝尔斯通,雷曼破产,购买优先股接管两房,注资AIG、花旗,一系列手段稳住了市场,次贷危机就此渐渐隐去。

暗线资本主义下的经济困境

次级贷款的产生,再往前推其实是美国政府的中低收入家庭购房计划,90年代美国政府开始要求两房扩大中低收入家庭贷款支持比例。看起来,是一计绝妙的一箭双雕,既俘获了中低收入选民的心,又将大批购房者带入房地产市场,通过不动产投资拉动经济,满足了华尔街大佬们的愿望,然而一切似乎却阴差阳错演变成了次贷危机。有人说金融大鳄的贪婪导致了次贷危机,有人说政府对华尔街的失控导致了次贷危机,读罢此书,我却觉得背后的一条暗线更值得关注:资本主义美国经济该如何发展。

中低收入家庭贷款,一箭双雕?

如果我们设身处地站在次贷危机前克林顿政府的立场,我们该如何发展美国的经济?提振消费?巨大的财富不均让越来越多美国人已在借贷消费,他们一生的劳动收入中,利息收割的份额越来越高。顶层1%的财富却还在凭借资产性收入不断于他们拉开差距,已积累起了富可敌国的资本。对于这1%来说,消费增速已经无法与他们的财富增速挂钩。促进投资?生产资料向1%集中,投资的条件是获得稳定回报,而稳定的投资回报即意味着资本收入对劳动收入的进一步收割。出口?巨大的逆差已经说明一切。迫于无奈,只有饮鸠止渴,于是次贷行动轰轰烈烈上演并最终酿成危机,幸好美国还有美元,能让全球财富为他们买单,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头号资本主义强国的经济危机,最终以一种类似社会主义式的转移支付延缓。但美国先贤们留下的最大财富:美元信用,还能折腾多少回合呢?次贷危机过去了,经济还需要发展,今天道琼斯屡创新高,美国房价也渐渐恢复,布什口中的“两个混蛋”房利美和房地美因为房价的上涨早已还清政府援助,盈利连年上升。但这次的资产价格有多少泡沫成分?大部分人民的真实财富伴随GDP上升了吗?我认为仍存在很大疑问。这个时代,美国政治家们也许更应该好好读一读马克思了。

本文作者:张聪

南京大学MBA2019级D班学生。法学学士,工商管理硕士在读。

南京韦乐雅斯健康科技有限公司执行董事。

关键词“耿强读书会”目录:

南京大学耿强教授,对经济的原创评论,经济政策解读,经济周期趋势判断,新闻评点,原创的行业分析。

点击

查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