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木匠(消失的匠人之一)

原标题:布衣:木匠(消失的匠人之一)

办公室里的椅子坐着有咿咿呀呀的响声,同事说是螺丝松动了,于是找来各种螺丝刀拧螺丝,大家笑称他像个木匠,我说我小时候的理想就是成为一个木匠,大家都笑翻了。

事实上,我曾经真的是有当木匠的理想。那是我上三年级的时候,家里请来一位木匠做家具,在家里住了二十多天。木匠姓刘,是远近闻名的木匠,一个矮个子老头,头发花白,腰上别着一个一尺多长的烟锅,不干活的时候喜欢蹲在做活的木板上,叼着烟锅,眯着眼睛,认真的吐着烟圈,特别享受的模样。

抽完一锅烟后开始干活,刘木匠干活的时候非常专注,戴着快散架的圆形眼镜,耳朵上夹着铅笔,拿着大木尺子,认真的画线,做标记。他有一个小船一样的线盒,一边是一个可以转动的小风车一样的线轱辘,另一边是一个装有海绵的墨盒,线穿过墨盒外吊了一个小巧的木葫芦。我最喜欢他喊我帮忙,让我拉着木葫芦,他在另一边放线,一边喊我:“丫头,左边一点!”“右边一点!”“丫头,对齐了!”“丫头,绷紧了!”确定瞄准拉好后,他拿起黑乎乎的线一弹,木板上就画出了一条直线。画好线后,开始锯啊、刨啊,木板在他的手里不停的变着模样。他有各种大大小小的锯子,各种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刨子,都放在两个大箱子里,那是他的宝贝,不许别人动的。

我最爱的还是那些刨花。各种形状的木板,在刘木匠手里灵活的翻转,他来来回回的推动着刨子,那些木板最后就变成了桌子面、椅子腿、柜子门。而刨花就像雪花一样从他不断滑动的刨子上汩汩流动出来,薄如蝉翼长短不一的一圈圈、一卷卷、一缕缕涌出来,雪白的、灰白的、淡黄的、浅褐的,浅咖的,带着木头的纹理和清香,在房间里弥漫开来,阳光从窗户上打进来,我在光柱里看到各种飞舞的细尘,那一定是木头的香气在飞舞。

尤其在阳光灿烂的日子,刘木匠会把干活的工作台建在院子中间,冬日的阳光格外温暖,刨花便迎着阳光肆意的在院子开放,成了孩子欢乐的海洋。我和弟弟的任务是要把这些刨花移到院子的角落里去,这是多么快乐的任务啊!我们用铲子、用簸箕、用背篓,用木板、用我们的怀抱,我们和刨花一起翻滚飞舞。我们奔跑着、欢呼着,我们把刨花运到墙角,装进篓子里,也把刨花洒向空中,撒到对方的身上头上,把自己埋进去,任刨花把我们淹没,我们的欢乐和刨花的清香一起,飘到很远很远。

那时候我天天缠着刘木匠请他收我做徒弟,他也爽快的答应:“好啊好啊,我有女徒弟啰!”最终我也没能成为他的徒弟。近三十年过去了,当初刘木匠做的桌子柜子早已经破烂不堪,被父亲劈成木柴烧掉了,就留下了几把椅子,黑色的已经漆磨的斑驳发白,这是他当初拿手的椅子啊,现在在商场能找到几十种类似的样式,都比他做的更轻便更漂亮,刘师傅也早已经魂归黄土,不知道他的手艺是否得到了传承。

而关于他的记忆,和那些刨花一起,我清晰如昨,我依然记得那个当木匠的理想,也许有一天,我真的会拿起刨子,让木头在我的手里也开出美丽的刨花。

作者简介:布衣,80后,陕西商洛人,一个没事看书的女子,温情的外表下,有一颗向上探索的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