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志丰:读丹凤作家张富仓长篇小说《龙驹寨传奇》有感

原标题:刘志丰:读丹凤作家张富仓长篇小说《龙驹寨传奇》有感

听说富仓兄又出新书了,老冯叔叫我和他一块去祝贺。那天晚上,老冯叔提着他国庆期间去大寨带回的知青酒,我们一块去了东河冯家涧的富仓兄家中。

由于平时工作都比较忙,好久不聚,见面格外热情,在酒过三巡,闲聊的正带劲时,富仓兄从里间拿出了两本还没拆封的新书《龙驹寨传奇》,给我俩签名,并简要介绍了故事更概和创作过程,我拿着沉甸甸的新书,摸着印着书名的凸起字,心里不由得佩服富仓兄的创作精神可嘉,这28.5万字的作品容易吗?反正也写了十几年的我,打死是搞不出来这大部头厚重的作品的。

我总认为文学是个无用的美好东西,作为业余爱好者来说只能画饼充饥,就像文疯子老王所说,你辛辛苦苦几天,废寝忘食、苦思冥想写出一篇文章,拿到市场上换不来一斤白菜,我认识的有好多人搞文学由于太投入,不惜舍弃自己赖以生存的工作,反而把自己搞成了贫困户。但在丹凤这块文学的圣地上,有着厚重的文化底藴和历史沉淀,这几年丹凤出书的人也不少,上至专业作家文坛老大贾平凹,下至广大文学业余爱好者,至少不下30余人,但以出生地龙驹寨为题材写长篇历史(战争文学)小说的只有富仓兄一人,可以说没有渊博知识和历史常识是写不出来这东西的。

我以前只听说张富仓这个人,但真正的认识富仓兄是在2016年夏季,那天雨后我和老王去拜访他,在李山小学宿办合一的教师宿舍见到他,闲聊中他从床边的铺盖下拿出两本书,说是近两年写的,我看是不同的书,分别是《龙驹寨情事》和《龙驹寨一家人》,我大概地翻阅着,最后被老王笑纳了。记得那天我们聊的很多就是文学创作。李山小学座落在两山夹一沟的山岔口开阔处,这个地方人很稀少,几乎没有喧闹的吵杂声,偶尔耳边只能听到学生娃朗朗的读书声、微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和石拱桥下溪流撞击岩石的流水声;人呆在这儿,心灵能顿时安定下来,让人回归自然,老王说这个地方很适合创作,他一直很想往能有这样个地方,今天终于遇上了,想在这住上一段时间,好好理理思绪,但可惜的是时间不允许,他还要回去经营生意。

后来我们去了洲河边,在湘子滩上的湘子庙上看了看,相传八仙中的韩湘子在此得道成仙,老王说这里真是神仙呆的地方。一路上,富仓兄话语不多,说话时人很腼腆,但还是对我谈了他的成长经历及对当今文坛的看法,我感觉他人很实在,说话从不胡吹冒撂,待人也很真诚,干事很踏实低调,从这儿一步一个脚印儿往前走,他说他凭借以前出的四部书已经加入省作协,目前正向中国作协努力。他总认为作家靠的是实力,是用自己地作品说话的,并不是天天忙着赶场子相互吹碰浪得虚名,所以他很少参加各类文学研讨活动,总是把自己封存起来,静下心来阅读经典名著,专心搞创作,终于在近几年连续创作了以历史文化底蕴浓厚的龙驹寨为题材的5部系列长篇小说,《龙驹寨传奇》就是其中之一。

《龙驹寨传奇》于2019年8月由天津人民出版社(天津出版传媒集团)出版,在全国新华书店发行。小说的素材是根据丹凤真实史料创作而成的。这部小说28.5万字,是一部反映宋金战争的小说,故事发生在600里商於古道中的棣花、龙驹寨、武关等地,书中有大量的历史人物,他们都跟龙驹寨(丹凤县的代名词)这片土地直接或间接发生过关系,演绎着家国情怀和传奇人生。这部小说在北京文化在线第二届小说征评中,荣获二等奖。这部小说是宣传商於古道难得的佳作,也是富仓兄长期辛劳中收获的一朵百合花,是商洛作家再进军,文学大繁荣的有力佐证。

写历史小说,尤其是战争题材的作品是件高难度的工作。很多人喜欢看历史小说,但是能够写好的历史小说不多。因为,写历史小说,太难!我曾经看过一篇文学评论家的文章,说历史小说不好写,需要经历、学识、性情、沉浸,最吃细节、韵味、笔力、文字功夫。确实是这样。别的不说,单说细节,就够作家受的了。以富仓兄写的《龙驹寨传奇》为例。现代小说写衣食住行,不难;可写宋金对峙时期的衣食住行,就需要考证了。越是日常生活的细节,越是历史小说需要的;可恰恰是最难查考到的。比如,那时候耶律亥上朝,中午要不要回家吃饭?为了考证这个问题,他查了大量资料才得出结论。这样,一些情节才得以展开。再比如,邵隆州府的办公室里,有没有放置休息的床?这可不是无关紧要的小事,他写《龙驹寨传奇》,许多情节涉及到这个问题,经过大量考证确定下来了,才好写下去。

诸如此类的细节问题,太多太多了!没有深厚的历史知识积淀,写历史小说,简直无从着手。好在富仓兄当县政协委员时,参与文史资料的收集,对宋金对峙时期的政治制度、政府运作比较熟悉,不然写《龙驹寨传奇》,考证工作还不知要花多少时间。

大家都看过金庸、高阳的历史小说,都知道书中的人物、故事是虚构的,但细节是符合历史事实的,这才给人以真实感。还有《红楼梦》、《金瓶梅》中,至少写到官场的事,涉及制度、礼仪,都是真实的;《龙驹寨传奇》有他真实的史料和背景,即使部分情节有所虚构,但也是在尊重历史与事实的前提下做了大量的铺垫,让人读后可体会到富仓兄为了写好这部书,对宋金时期的制度、服饰、礼仪做了大量的研究与考证。

除了这些,语言表述更是一大考验。宋金时期的语言表述与现代人一定是有很大差别的,不能都用现代语言替换,更不能把元代及以后才出现的东西写进宋朝,要尽可能尊重历史原貌,但又要照顾当下读者阅读习惯,需要拿捏好。我感到如何处理既着力营造历史氛围又让读者阅读起来不吃力,实在是件很难的事。富仓兄能够巧妙地把这两者的关系处理的很到位,可见他是位有着深厚文史积淀的作家。

《龙驹寨传奇》最大的亮点,还在于成功地塑造了一批风格各异的人物形象。文学是人学,必须在生活的空间里塑造出一个或一群人出来。《龙驹寨传奇》写活了一群复杂的人,丰富的人,那一个个鲜活强悍、极富个性特色的人物形象,深化了我们对人的认识和理解,不仅有肮脏的、卑劣的,更重要的是作品还升华出一种高尚的、忘我的、无私的、无畏的人格境界,这种崇高境界所散发的光芒,照亮了苍茫深邃的历史天空和古代战争文学的人物画廊。文学不是历史,但文学可以透视历史,揭开历史的迷雾。大家都知道宋金对峙是历史上一个特殊的时期,弱宋强金战争连年不断,但是社会经济持续发展,从而促进了民族大融合。《龙驹寨传奇》中的那些人,那些事,似乎早已“深入人心”,富仓兄以独特的艺术手法和艺术魅力,使文学与历史达到了新的高度统一,成为一部独具匠心而振聋发聩的惊世史诗。

战争文学是对人类历史的记录,还历史的天空以真实的色彩和云流,还历史以表情和体温,使我们再一次走近历史,使历史又一次走近我们,我们的心情也随着那熟悉又陌生、凝重又灵动的历史轨迹抑扬起伏。富仓兄内在的目光必是看到了瞬间可化为永恒,所以《龙驹寨传奇》的写作,似乎可以看成是富仓兄对历史的一种记录、一种回归、一种解读、一种发现。

《龙驹寨传奇》长达28.5万字,整部小说的叙述,显得极为客观隐忍、耐心十足。一翻开此小说,就会被其中丰富宏阔的内容,精彩的细节描写,耐人寻味的场景所吸引。那些突变的情节,逆转的故事,厚重的主题,以及绵延在小说中似乎触手可及的真实场景,把读者悄无声息地带入了刀光剑影、战马嘶鸣的宋金交战现场。我想,这应该是一种更为坚实的回忆,是一些必须记住的故事。历史沉重的一页翻过去,一切本于尘土,又归于尘土。历史的苦难只有在被记忆的时候,才有可能转化为积极的思想资源。《龙驹寨传奇》中,金人野蛮入侵,宋人顽强抗金,演绎着家国情怀和传奇人生,谱写下苍凉悲壮的诗篇,这种令人尊敬的艰难背后,彰显的是一种庄严高贵的人生。

总之,富仓兄的长篇历史小说《龙驹寨传奇》用一种罕见的力度成功还原了一段发生在龙驹寨这块沃土上的真实历史故事,同时也还原了一段精神意义上的历史真实,这在当代写作中有着非凡的价值。《龙驹寨传奇》是一部当代文坛不可多得的厚重之作,也是一部兼具思想性和艺术性的精品力作,非常值得大家一读!

[作者简介]

刘志丰,陕西丹凤人。系中国青年作家协会、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陕西省散文学会、 商洛市青年作家协会和商洛市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报刊杂志及网络媒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