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云翔案庭审再曝新细节 女子事后吃避孕药遭质疑

原标题:高云翔案庭审再曝新细节 女子事后吃避孕药遭质疑

高云翔狱后照曝光,网友直呼认不出,跟之前的气质完全判若两人!

高云翔案庭审再曝新细节

(来源:澳洲新快网)

本周是中国影星高云翔和另一中国籍男子王晶涉嫌去年3月在悉尼香格里拉酒店强奸某华裔女子一案的第三周庭审,高云翔到庭时显得神情轻松。

昨天在这位因法律原因不得透露姓名的女子的丈夫结束作证后,另有1名曾为女子工作的女证人,以及1位曾与该剧组共事的外籍电影人作证。

女子丈夫被指杀青宴当众流泪

今天的第二位证人是1位曾为剧组工作的外籍人士,主要的沟通对象就是那名女子,和高云翔没交流过。

法庭聆悉,这位证人出席了杀青宴,当时女子一家都有出席,他注意到女子的丈夫表现得不开心。

检察官在询问证人当晚和女子交流的过程时,证人称女子告诉他自己被人性侵了,而且已经报警。

检察官问“是否注意到他丈夫的状态?”证人称“他很不开心。”

当检察官追问“为什么这么说?”证人回答:“他在哭。”

医生称女子曾吃避孕药

今天第一位证人是案发后于3月17日早上为女子进行检查的医生,先由检察官对她进行问话。

法庭聆悉,虽然女子向医生讲述事件经过时称自己的阴道和口腔都遭侵犯,但医生检查口腔时没有发现不正常。

但在女子的左膝盖后面有处淤青、左腿有些痕迹,右腿有些红色和紫色的痕迹。

当检察官问医生是否检查过女子的脖子时,医生表示自己检查了,但没有发现异常,也没看到有伤。

法庭聆悉,医生当时见到女子显得很难过的样子。当时女子处于生理期的第5天,拒绝了阴道检查的要求,但医生不记得她拒绝的理由是什么了。

检察官问女子在体检是什么表现时,医生指出自己的记录是女子当时很焦虑、不开心。

法庭聆悉女子事后曾吃过避孕药,但医生表示记不清是谁给了她服药的建议。

王晶的律师对医生进行盘问时询问服用避孕药是否是此类事件的例行处理程序,医生表示肯定。

当王晶的律师追问“但是在本案里,没有阴道插入,对吗?”医生回答:“女子是这样说的。”

高云翔案时间线:

2018年3月29日,高云翔和35岁男子王晶在悉尼因涉嫌性侵被捕,随后高云翔工作室表示“澳洲警方已介入核实情况,请大家在警方给出结论前不要擅加揣测。”董璇转发声明称:“抱歉让大家担心了,我相信他。”

2018年4月5日,高云翔身穿墨绿色监狱制服视频出席庭审,妻子董璇也现身,高云翔庭审现高云翔律师提出自己身体不适,案件延期到4月10日开庭。

2018年4月10日,高云翔涉嫌性侵案再次开庭,法院再次拒绝高云翔的保释请求,另一被告王晶保释请求也被驳回。

2018年5月2日,法官宣布由于高云翔方要求控方提交新的证据,将延期至6月7日上午再审。

2018年6月7日,高云翔再次提出保释申请,该案将延后至7月下旬再度过堂。

2018年6月28日,高云翔申请保释开庭听证,董璇与女儿现身,高云翔案二次保释申请成功,工作室发声明否认“看守所内遭遇霸凌”。

2018年7月6日,高云翔正式出狱,佩戴电子脚扣居住澳洲家中。

2018年7月9日,高云翔保释后首次现身。

2018年7月19日,高云翔首次出席案件庭审。

2018年8月30日,高云翔案再开庭证人并未出席,现场未提交实质性证据。

2018年9月20日,高云翔王晶要求启动“初审”程序,申请受害人出庭。

2018年10月14日,高云翔涉性侵案后首发声晒董璇美照。

2018年10月31日,高云翔案预审前最后一次过堂。

2018年11月9日,高云翔申请受害者出庭作证,高云翔律师:受害人证词存在矛盾。

2018年11月30日,高云翔“伙同严重性侵”等两项指控撤销。

2018年12月7日,高云翔涉性侵案进入正式庭审阶段,新控罪清单曝光。

2018年12月11日,高云翔申请修改保释条件,法官已批准他拿回2岁女儿的护照。

2019年1月25日,高云翔涉性侵案在澳洲正式庭审,根据检方新指控,高云翔涉及两项严重猥亵罪、五项伙同严重性侵、剥夺人身自由罪,最高刑期可达无期。庭审结果为高云翔、王晶双方均不认罪。

2019年3月,高云翔董璇离婚。

2019年9月30日,高云翔案进入最终审理前召开庭前会议,其律师向法院提出对保释条件两项进行修改,本人未出庭,上交修改意见也未透露。

10月23日,高云翔涉嫌性侵案终审开庭,律师再次成功申请延期。

10月28日,在经历了王晶方和高云翔方分别申请延期后,高云翔王晶在澳洲涉性侵案正式开审。

10月29日,高云翔案女受害人首度现身,律师质疑其证词可信度。

10月30日,当事女子以视讯方式出庭作证。因涉及个人隐私,她申请闭庭作证。庭审现场播放事发当晚的监控录像。

10月31日,高云翔涉性侵案件终审二次出庭。高云翔辩方结合监控录像,提出女当事人曾主动把手放在另一被告王晶腿上,女方曾主动要求与高合影,称其“大帅哥”。女方否认这些行为代表自己“喜欢”高云翔。休庭期间,高云翔在和律师交谈中数次开怀大笑。

11月1日,高云翔案进入庭审第五日。控辩双方进行交叉询问。

11月4日,高云翔案进入庭审第六日,曝高进房后女方取消叫车。被问到为何不大叫崩溃大哭,辩方律师问,女子曾告诉警方,因为被高云翔的舌头堵住嘴,所以不能叫出声。

11月5日,高云翔案庭审第七日,当晚监控录像证据将在法庭播放,女方将继续视讯出庭,其丈夫将作为第二证人出庭作证。

11月6日,高云翔案庭审第八日,女子表示不是她本人报的警,而是她老公看情况不对报警,女子称当时没有报警的原因是并不知道遇上这样的事情应该做什么。

11月7日,高云翔案庭审第九日,受害人再度接受盘问,她提到高云翔工作人员私下与她有过接触,怕影响高云翔王晶的未来事业,所以希望女受害人撤案。

11月8日,高云翔案庭审第十日,据当地媒体报道,女当事人的丈夫称:妻子回家时,脖子上有干掉的化妆品,引起了他的怀疑。高云翔律师对此询问:“化妆品是否用来遮盖吻痕?”丈夫没有正面回答律师的提问,只是表示:“妻子洗完脖子后,没有看见任何痕迹!”

11月9日,高云翔案庭审第十一日。

11月10日,高云翔案庭审第十二日。

11月11日,高云翔案庭审第十三日。

11月12日,高云翔庭审第十四日,高云翔案庭审再曝新细节,女子事后吃避孕药遭质疑。

据悉,高云翔案庭审将历时六周,判定是否有罪。此前女当事人视讯出庭、接受交叉询问,称高云翔有参与性侵。面对律师质询时,女当事人曾多次表示对部分案发细节“记不清”。目前,高云翔被控伙同严重性侵并剥夺受害者自由等7项罪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