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线城市硝烟再起!这份小学生地图,揭开了抢人大战的真相

原标题:一二线城市硝烟再起!这份小学生地图,揭开了抢人大战的真相

一二线城市再次硝烟四起。这次它们不再只是抢人,还要抢老师。

10月28日,东莞教育局发布消息称,面向全国公开招聘414位公办中小学教师,最高年薪达到税前50万。

26日,杭州举行专场招聘会,公开招聘500多位教师;22日,福州的教师招聘,更是为部分博士研究生开出了30万人才配套补助的优厚待遇。

再往前几天,深圳龙岗区的中小学教师招聘,更是赚足了眼球。一线城市户口、年薪26万起步、事业单位编制,吸引3.5万人抢400个岗位,入围者中清华北大毕业生多达76人。

这些城市为何不惜重金投入?通过它可以看出城市活力的哪些秘密?

01

在分析之前,先来看一张统计图表。该图表是2018年部分重点城市的小学生数量增长情况。

去年以厦门为界,常住人口增量超过10万的城市,共有16个,其中深圳、广州、西安和杭州都超过了30万。

常住人口的增长,充分显示出一二线城市的吸引力。不过不管是凭着过硬的综合实力,还是通过降低落户门槛,吸引了大量人才,人口增长必然会导致教育资源的需求加大。

关于这点,西部菌在《喜提百万人口后,西安终于憋了个大招》有过分析。这座一年半时间喜提百万新增户籍人口的城市,幼升小、小升初所折射出的教育资源紧张问题,越来越让家长们头疼。所以在基础教育三年计划中,西安提出新建、扩建多所学校。

而且得注意,常住人口的增长,包含了自然增长部分,相对来说,小学生数量的增长更能够反应出人口流入带来的压力。

像深圳、广州、西安、成都,去年小学生增长超过5万,它对应着5万个学位缺口,负担还是挺大的。

对比常住人口和小学生的增长率可以发现,去年常住人口增量超10万的城市,除了重庆是负增长,济南缺失数据,以及宁波是二者持平外,其他城市的小学生增长速度,都要远远快过常住人口的增长。

其中西安、长沙、武汉的小学生增长率,都突破了8%,而长沙和武汉的常住人口增长率分别只有3%和1.7%。另外,南京的常住人口增长率只有1.2%,但小学生增长率达7.4%。

这说明什么呢?说明那些人口大量流入的一二线城市,真实的人口压力,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更高些。

要留住外来人口,就得通过完善教育基础设施,化解压力,填补学校、学位和教师缺口。所以大手笔抢夺优质教师,自然在逻辑之中。

以深圳为例。深圳去年常住人口增长全国第一,不过近些年,深圳公立中学的录取率一直都没突破过50%。此次开出高薪招招揽清北毕业的教师,也是不得已补短板的举动。

02

对衡量一座城市的综合实力来说,统计小学生数量有两层意义。

第一,大学可以去外地读,小学却是本地市民绝对的“刚需”,相关教育资源充沛与否,是衡量软实力更基础性的参照。因此,本次各城市的招聘都集中在中小学系统。

第二,小学生数量的变化,能够更加真实地反映出人口流动趋势和城市活力。

因为目前的小学录取率,基本都达到了100%,小学生又是数人头数出来的,比依靠抽样调查的常住人口数量更加精确,而且代表更年轻的人口类别。

所以,尽管教育资源的缺口需要财政买单,但各城市都乐于看到小学生数量在较快增长,很多财经学者还将小学生数量的变化,当作房价走向和投资决策的重要参照。

最典型的是北京和上海。二者的常住人口,在最近两年都经历过负增长,因此不少论者认为它们的吸引力没了。

其实从小学生数量正增长可以看出,作为顶级一线城市,其虹吸效应仍在,仍然是无数青年向往的地方,吸引四面八方的资金和人才。尤其是北京,去年新增3.7万小学生。

另外如果以去年的数据来看,重庆、宁波、青岛等城市,虽然在常住人口增量或者增长率上有可观的排名,不过小学生增长情况,表现要差不少。

排除随迁子女教育政策收紧的因素,更可能的是,这些地区对年轻人的吸引力,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至于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比如教育资源紧张、人口流动结构差异等。

比如去年常住人口增长达到26.63万的重庆,全域人口其实是净流出的。

去年重庆外出市外人口479.29万人,市外外来人口只有177.44万人。同时,增加的人口中,可能有相当一部分属于大龄返乡群体,小学生增长自然不明显。

当然重庆全域比较特殊。如果我们把考察的范围,改为15个千万人口俱乐部城市,又会发现一些其他特点。

深圳、广州、重庆、南阳4个城市,小学生数量都突破了百万。而在常住人口的占比,南阳出乎意料地排在第一,高达12.4%。

郑州、石家庄、深圳、西安和广州,小学生数量在总人口占比都超过7%,可见人口结构比较年轻。天津、北京、哈尔滨和上海,都低于5%,说明未来的老龄化压力相对较大。

03

前面的分析,可以简单概括为:小学生数量更多、增长更快,有时候比常住人口更能够反映出城市的活力

所以,一二线城市自然舍得花钱,重金招聘优质教师。这种投入,一方面能够帮助城市留住外来人口,另一方面,有助于让城市更年轻、更有朝气。

那么基于小学生数量变化的视角看,将视线拉长,哪些城市更富有活力呢?《第一财经》之前对33个城市2008年到2018年十年间的小学生数量进行了梳理,可以来看看:

从增量来看,有8个城市小学生数量的增长突破了20万。分别是:

深圳(44.21万),郑州(34.8万),东莞(27.49万),北京(25.3万),石家庄(24.7万),泉州(24.07万),长沙(22.71万),上海(20.96万)

深圳强大的吸引力可见一斑。另外,此次推出高薪招聘的东莞也位列其中。

要知道过去十年,恰恰是东莞经济受金融危机影响最重的阶段,小学生数量增长还能全国领先,跟当地为了留住外来人口而放宽随迁子女政策息息相关。

来源:恒大研究院

再来看增长率,有6个城市的增长率突破了50%,分别是厦门(86.6%),深圳(75.5%)、郑州(61.2%)、长沙(57.5%)、合肥(52.3%)和东莞(52%)。

厦门的表现可能会让很多人意外。去年它的经济总量只有4791.41亿,在全国排在第40名开外,常住人口也只有411万。

不过近两年,厦门成为炙手可热的网红城市,小学生数量的大幅度增长,正是其逐渐膨胀的吸引力的缩影。

来源:智谷趋势

如果将小学生增长率的榜单,和近些年GDP增长率增长的榜单进行对比,我们还可以发现惊人的重合。

2001年到2017年,经济体量增长最快的城市是合肥,GDP从当年的363.4亿蹿升到2017年的7191亿,增幅达到1878.6%。而合肥近十年的小学生增长率为52.3%,名列前茅。

长沙和东莞GDP的增幅,分别位列全国第4和第5名。其中长沙从2001年的728.1亿蹿升到2017年的10200亿,增幅达1300.9%。同时长沙近十年的小学生增长率,同样有可观的57.5%。

两者的重合度,再次印证了那个规律:小学生数量变化,是城市活力相当真实的反映。得小学生者,得未来

明白了这些,更能看出深圳的可怕所在。尽管堪称高等教育的荒漠,但这座城市的未来和潜力,已经通过小学生数量的增长,无比显示出来了。

还值得一提的是西安。三季度西安的经济增速,降到只有6.7%,不过之前的抢人大战为它带来了充足的小学生生源,增长率达到9.6%。如果能够填补教育资源的缺口,西安的未来依旧潜能无限。

作者:西部菌

来源:西部城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