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最有深度的古装剧悄悄上线,我赌必火!

原标题:年度最有深度的古装剧悄悄上线,我赌必火!

雪满梨园的小说《鹤唳华亭》改编成电视剧,如今已经在优酷开播,笔者有幸提前去看了三集点映场,与原著相比,改编的电视剧又有哪些亮点?原著粉的我,来给大家做个简单剖析。

书名和剧名保持一致,《鹤唳华亭》。这个汉语成语意为感慨生平,悔入仕途。另义,指华亭谷的鹤叫声,表示对过去生活的留恋、思念。

如南北朝庾信《哀江南赋》:"华亭鹤唳,岂河桥之可闻",李白《行路难》诗之三:" 华亭鹤唳讵可闻,上蔡苍鹰何足道?" 《世说新语》中陆机因受诬陷而被杀的时候慨叹:“欲闻华亭鹤唳,可复得乎”,这些都透着一种悲鸣。所以从剧名可见,这就是一个带着悲剧色彩的故事。

语言风格同样酣畅古典

原著小说语言优美,写景则以景写哀,写物则以物寄情,可以把春色烂漫写成明朗的风笛声,也能把山色苍劲写成凄婉的中提琴。作者笔力凄婉沉静,古典气质在字里行间流露无遗。写明争,慷慨激昂;写暗斗,诡谲冷硬;写情,妩媚动人;写物,清明飒爽……整个故事既有儿女情长的缠绵,又有万里江山的苍凉。

书中语言人物对话深谙古代话术之道,语言引经据典,风格偏文言。看书的过程如读史,语言行云流水,酣畅淋漓。

比如第三十一章,阿宝在深夜与皇太子萧定权对话,定权:“天道轮回,万法自然,木不哀衰于秋天,这话说的本不错。”人物对话引经据典,有时还讲究对仗,比比皆是。

电视剧里,一样沿袭了原著古典酣畅的语言风。据悉,在副导演组给演员台词的同时,附加一沓厚厚的生僻字大全,以便大家翻阅查询。传说中台词大拿罗晋,估计在剧里尽显优势,碾压无数粉丝。

书中以情开篇,剧里以局入手

原著中第一篇即是靡不有初,以阿宝以浣衣所女奴身份成功获得皇太子萧定权的注意为开篇,这是典型的奴婢上位的前兆。读起来,自然带着言情小说的色调去看了。这样的情调一直延续四章。接着便是定权的侧妃们和阿宝之间的各种侧面影射和具象描写,感兴趣的可以去翻翻原著。

而改编的电视剧一开场,便是一场太子与兄长的智斗。一个为了行冠,一个阻止加冠。在你本以为太子罪名成立,必定难以逃脱之际,剧情翻转,原来这里早有伏笔。

短短的三集,一个加冠仪式前后,剧情翻转多达八次,(在此不一一剧透)看的人惊心动魄,大气不敢出。一场权谋接着一场拆招,再是伏笔,又是翻转,前三集里没有废话,没有尿点,没有多余。

可以说,电视剧的开篇一下就抓住了观众的心,把心吊起来。

所幸那些层层叠叠的伏笔,借他人之口说出来的谋算,畅快至极。

主角塑造多维度展现

萧定权是书中的灵魂,开头借女主的视角描绘他,美丽的皮囊,无常的喜怒。书中写道“当然而然,阿宝也听出了东朝性情之乖戾,东朝御下之严苛……”之后在书中,又用跨越数年光阴追随他的笔墨,一点一点涂满这个人。

这个人,从小便因父辈的恩怨而饱受父亲冷遇,母亲离世,恩师驾鹤,父子猜忌,兄弟相残,君臣倒戈,看着自己的异母兄弟享受父子天伦,他是寂寞的,这种寂寞,开篇的萧定权是心狠手辣、喜怒不定的形象,随着故事的推进,在负重忍痛中弄术上位,渐渐变成一个多疑敏感、谁也不信的可怜人。

而阿宝的出现,就像是在萧定权这锦绣地狱中燃气的一只火烛,照亮他的修罗场,让他在摸爬滚打的勾心斗角中,将浸透寒冷的灵魂,保住了最后的良知。

剧中罗晋演绎的萧定权,一开始,似乎就在气势上稍逊一筹。前三集,他一直眼里含着泪水,红着眼圈,在君夫面前讨的一丝信任,追究三年前不能送母后最后一程的真相。罗晋的眼泪,一直留了三集,开篇的气场又在不停得剧情翻转中,由气愤、委屈变成强硬、愤怒。

随着剧情的展开,萧定权重帝王之道,其父重帝王之术,这样一场父与子、君与臣的较量,还会披露出哪些新面孔,一起期待吧。

书中服饰华美,典章考究,剧中如何?

主创人员透露,这次的剧本团队沿袭了原著之风,极大地还原了剧中人物的服饰。我想,这将会不次于《长安十二时辰》里的华服之精美。

原著中对于人物的服饰,参考最多的是沈从文的《中国古代服饰研究》和孟晖的《李清照的服装》。书中名物、服饰、风俗一律从宋,宋后之物不会出现,而典章、制度、礼仪按明初。

剧中又会如何展现这些细节?

主创人员辛鹏透露,演员的服装繁琐,头饰很是讲究。

除此之外,杨文军还特意强调了本剧的场景布局:

因为这部戏从审美上面,从建筑、服装、书画,然后瓷器这些,我们都是严格按照宋的要求和规制来做的,还是因为宋朝的这个文艺的这些东西是非常美的。我们这个戏里面从茶道、服装、服饰、建筑、诗歌到整个的书法,将来大家都能看到,非常得美,礼仪组、服装组、美术老师都是都付出了辛勤了劳动。

究竟如何讲究,一起看吧。

悲剧还是大团圆?

《鹤唳华亭》的结局一直是大家关注的。

原著是以悲剧收场,萧定权没有兵谏,放弃夺权,害的堂兄许昌平命丧黄泉,顾逢恩死不瞑目,张陆正一家悉数牺牲。萧定权忧生灵涂炭、忧春旱缺粮、忧国稳而不固,放弃触手可及的皇权,是为难得。他的挚爱阿宝也在生产后自杀,这是一个大大的悲剧。

一位作家,没有几分对生命大破大立的精神,是写不出悲剧的。中国大舞台上,有多少大团圆?好莱坞的电影,又有多少敢冲破的光明结局?而作者,偏要从这悲戚的结局中,翻出生命的悲悯和温暖,这样高超的艺术手段,需要精神境界,也需要勇气。

剧本是会尊重原著,挑战国人观剧的舒适区,来个无人不冤、有情皆孽的悲剧收场?还是来一个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大团圆?不得而知,还是一起期待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