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奉为国士的韩非,其治国思想得到秦始皇的认可,到底因何而死?

原标题:被奉为国士的韩非,其治国思想得到秦始皇的认可,到底因何而死?

《史记·韩非传》云:“秦王见《孤愤》,《五蠹》之书曰:‘嗟乎!寡人得见此人与之游,死不恨矣。’李斯曰:‘此韩非之所著书也。’秦因急功韩。”

讲的是在秦朝统一前期,秦始皇攻打其他六国时,偶然间读到了两本关于主张变法的书,书中提到的治国之道与秦始皇的想法高度契合,让秦始皇对此书作者心生向往,觉得此人定是一位千年难遇的旷世奇才。

秦王大喜,急忙问身旁大臣,“这本书是谁写的?我若是有幸与他会上一面,交流治国之策,死都无妨!”仅仅是两本书,居然能让秦王说出“死不恨矣”这样的话,李斯赶紧向秦王推荐,“是韩国公子韩非所著!”秦王听了,思考着怎样才能尽快与这位奇才碰面呢?攻韩!

缘,妙不可言

故事中的三位主角:惜才者秦始皇,荐才者李斯,怀才者韩非。谁也未曾想到,此后三人展开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相爱相杀”,对三位的未来皆产生了重大影响。

韩非是韩国国君之子,他的老师荀卿是当时赫赫有名的儒家学派代表,如今仍有《荀子》留世。儒家学派属于理想主义,韩非对此根本提不起兴趣,反而“喜刑名法术之学”,他专研法学,是当时现实主义的代表,法家学派的集大成者。他的著书《孤愤》、《五蠹》、《说林》、《说难》、《内外储》共有十余万字,全面系统地对法学进行了阐释。

遗憾的是,韩非生在韩国王室,国君无能,乱世中弱小的韩国如同浮萍一般,韩非迫切地将自己在法学中的研究成果,以法治国之道上奏给韩王,可惜韩王不为所动,对韩非的苦心经营置若罔闻。韩非见韩王鼠目寸光,胆小怕事,气愤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在著作中抒发自己怀才不遇的愤懑。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韩王不识金镶玉,总归还会有伯乐的,秦王嬴政就是韩非的伯乐,为了与千里马见面,加快了攻打韩国的步伐,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秦王终于如愿的将韩非招为入幕之宾,伯乐与千里马相遇,碰撞出能量巨大的火花,两人论道忘记朝夕、废寝忘食。

韩非的高见,在长平之战结束后,秦国对韩的诸次讨伐中得到印证:韩桓惠王十七年,秦拔阳城、负黍;二十四年,秦拔城皋、荥阳;二十六年,秦拔上党;二十九年,秦拔韩十三城。

秦国打得韩王节节败退,不断地侵蚀着韩国领土,令诸国只能望洋兴叹,树立了秦国在群雄中的威望。

韩非对秦始皇的重要影响,除了上述的在攻打六国的谋虑外,还有一个更为深远的,就是向秦始皇灌输了法学的思想观念,提出了君主专制中央集权,提倡变法革新,强调“法”的重要,一旦制定,不予更改,无人能躲过法的制裁,只有以法治国,严惩有据,人民才能顺服,社会方可安定,王权才能够稳定。嬴政深以为然,果真新的阶级专制带来了极大的好处,他的权利得以夯实。

谋臣之间的交锋

李斯是秦王身边最倚重的谋臣,韩非的出现让他感受到了极大的威胁,因为于公于私韩非的存在,都是可怕的。

韩非乃是韩王之子,如今却在不遗余力的帮助秦王攻打自己的国家,凭着韩非的智慧与秦王的宠信,取代李斯是迟早的事。

李斯不得不想韩非不留余力协助秦王的原因,思来想去,李斯看到了韩非的野心和欲望:毕竟韩非出身于韩国,韩国被秦国消灭,意味着韩非内心会多一层仇恨。再怎样与秦王相投意合也无非是个人恩怨,怎么可能一心一意帮助秦王坐稳一统六国的位置?看来韩非不过有自己的阴谋罢了。

再者,韩非与李斯师出同门,一个辅佐秦王,一个是韩王之子,两人分庭抗礼,势不两立,如今韩非光明正大与李斯站在同一个朝廷,用意何在?

李斯不但嫉妒于韩非的才华,韩非的存在更让他极度不安。李斯要铲掉心患,决定构陷之,奏向秦王,曰:韩非,韩之诸公子也。

“韩之诸公子”,韩国的公子之一,刻意警醒秦始皇“可不要忘了韩非本是敌国背景!”接着曰:今欲并诸侯,非终为韩不为秦,此人情也。今王不用,又留而归之,此自遗患也。不如以法诛之——秦王如果把韩非封为诸侯,他一定会为韩国献力,绝对不是秦国。这明明就是人之常情,无法避免。秦王现在只是把他奉为珍宝留下来,肯定会留下祸患!莫不如按照法律,杀了他。王以为然,下吏治非。

韩非之死

秦王怎么能这样不假思索地听信了李斯的话呢?从秦王招贤纳士的细心程度看,不可能如此草率的将最珍贵的人才关进牢狱。看来,这段时间秦王也是有所思虑,李斯的话无非是个契机。

秦王爱惜人才到何程度,想当年高渐离是要刺杀秦王,但秦王惜其才,不顾生死将其拢纳身边;而韩非对他以及秦国都是影响深远,他个人对韩非的情感是十分真挚的,怎么能仅凭李斯的谏言就杀了韩非。

事实证明,私人感情的惺惺相惜与政治思想的高度契合,也不代表完全信任,秦王也觉得韩非毕竟是韩国人,终究不能完全效力于秦国帐下,这样的天下奇才,对于秦国日后的价值仍然为零,留他,徒增忧患,遂忍痛割爱下,以李斯的一句“终不为秦”为借口,将韩非关进监狱。

然而,秦王的命令仅仅是关进监狱,并没有明确指出是否要杀他。可是,李斯派人送来了一杯毒酒,断案了这位英才的性命,到底是李斯的意图还是秦始皇的命令,尚无定论,不过现在大多人倾向的是李斯的妒忌与陷害杀死了韩非。

韩非因秦王一句话结缘,因李斯一句话丧命。他对于法家的贡献卓越,著作书籍弥足珍贵,可是这些在权力的尔虞我诈,政治场上居心叵测,官宦之间微妙关系中,竟显得微不足道,想必韩非在接过毒酒时,到底是谁致他死地,心中早就有了答案。

韩非是一个权力游戏中的牺牲者,牺牲者的命运,如物,不在自己的手中。一场无限延伸的思绪,一场浮华落空的梦境,宿命的选择不同,命运自然不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