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民主从来都不是完全的民意和全民做主

原标题:西方民主从来都不是完全的民意和全民做主

邵旭峰 (完全原创)

经常从互联网看到有些批评西方民主的言论,有些是歪曲事实,大多则根本不懂——不懂西方民主的权力基本构架、也不懂即使西方也从来都不是完全的全民做主,全凭一点听闻就想当然攻击。

绝对的民主,只会产生远超动物界的混乱。就无所谓什么主了,啥都主不了。
至少在可见的未来,是这样。
一方面要尽可能民主,一方面要可操作性性强,只能折衷,同时尽可能优化。

和别国的民主或别的什么政权一样,西方民主也是历史的选择,是历史综合因素决定的结果,所以也需理性看待。

下面简单谈谈:

近现代西方民主,是在市场经济发展的基础上,接续和发展古代希腊和罗马的基础上形成——那时候,最高权力机构是元老院(是全国最有影响力,主要是财力的组合体),那时候的“皇帝”,更多是“勒克斯”,是军事统帅,是最高总司令。

点击添加图片描述(最多60个字)

这里需要说明一个基本事实,就是军事最高统帅和军事最高决策者不是一回事,事实上,无论军事,还是政治,最高权力从来都是决策,而不是执行者。行政与决策的关系也是如此。

权力,是三块:决策、执行、监督。政权如此,法权如此,军权也是。但很多国家是混同,比如掌握军队所有权和决策权也掌握执行权,然后别的政权和法权都凭靠自己的想法玩。

所以,古希腊和罗马的“皇帝”,其实权还不如现在西方的总统或者首相大,因为后者还是最高行政长官。古代有专门的“执政官”。

古代西方,还有“库利亚大会”等地域和族群的代表大会,代表主要依据地域族群产生。

古代元老院,“库利亚大会”等,还有“皇帝”与执政官,这是现代参议院(上院)、众议院(下院),行政系统与军事体系的雏形与源头。

由于市场经济衰落,政府腐败与低效,还有蛮族入侵、基督教传入,西方进入了中世纪。早期政权结构沦落为集权和神权,但各方面分支还是没有完全消亡——根本是市场经济虽然脆弱但还在持续。

个人有一个基本论点就是市场经济是民主的基本基础,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社会一体化经济,个人是经济整体与社会的实际一份子,就必然会要求相应权利,大众的要求被统一考量,就是民主。
如果经济是以家户为单元的自给自足的封闭经济,人们就只要求家庭自主权,每家每户要求完全不一,也无所谓别人怎么样,社会整体的权力就必然被一个人或几个集团掌控。
人对权力的要求,是基于经济生活的自然和必然。
市场经济之上,民主是必然的;自给自足的封闭经济基础以上,集权是必然的。经济越发达和开放,政权越民主,经济越落后和封闭,政权越集中和腐败、低效。

在10世纪前后,由于市场经济逐渐开始重新勃兴,所以早期的政治模式、思想观念等都开始再次接续和复苏,比如“卡洛林王朝”的科学就很发达。综合因素推进,直接导致了15世纪的文艺复兴(主要是文学艺术的全面复兴,后面引起整个科学体系的复兴——接续亚里士多德科学体系)、16世纪的宗教改革(就是把宗教从人和社会的头顶取下来,放置在一侧,让成为心灵的寄托就行,不干涉日常和社会运行)、17世纪的政权革命(代表就是英国光荣革命,将国家权力制度化、规范化执行)。

点击添加图片描述(最多60个字)

之后,西方的政权全面制度化和规范化,有的完全取消国王,有的则予以保留(比如英国、西班牙等,还有日本等)。经济束缚被完全释放、科学也健康发展——与古代不一样的是,由于经济触角的拓展和需要,科学与经济开始互相借力和促进,终于促成18世纪中后期的第一次工业革命,19世纪中后期开始的第二次工业革命,20世纪中后期开始的信息技术革命。

近现代的西方民主政治,总体来说,分为三大体系:参议院,众议院,行政体系(最高长官也是军方最高司令),还有司法体系和军事体系。

但又有诸多不同,比如英国、德国、印度、澳大利亚、加拿大、西班牙、日本等等大多数西方国家和参考西方设立政体的国家,最高权力机构都是众议院(议员由全民按照人数划分的选区直接选举产生),其最高行政长官(兼总司令),都是众议院多数党领袖,如果其总理所在党派失去众议院多数党席位,其也将立刻下台。

参议院(上院)的地位远不如众议院,对于众议院提案没有直接否决权,最多只有暂时搁置权,但众议院如果三分之二以上重新通过,则参议院将无权再干涉。

在这些国家,都有国家最高的国王、天皇、总统(总统是选举产生,一般都是两院议员选举产生)等作为象征,最高行政长官产生后,需要“象征”做出确认。

但法国是个例外,法国的最高行政长官是总统,是全民大会直接选举产生,所以虽然法国总统也对国会负责,但独立性很大。

欧洲及相关国家,众议院掌握最高权力,可看作是对古代的颠覆,民权更高。法国更是如此,最高长官都是民选产生。

美国更加意外,参议院是国家最高权力机构——掌握最高决策权,国内主要事务(经济、教育、财政、医疗等等),由众议院提起,但必须经过参议院表决通过;外交、军事、缔结条约等,权力全部在参议院;总统手下政府与军方高官,都由总统提名,但必须经过参议院最终通过——总统在提名前必须和参议院沟通,否则不会通过,临时代理除外。

对于总统的弹劾,以及在特殊情况下复选总统,都是众议院发起,但最终必须参议院表决。

美国总统的产生,是先由全民投票,然后各州算票,哪个人在本州得票多,则本州选举人(人数等同于本州参众两院议员人数)把票全部投给此人,外加华盛顿特区的3张票,最终谁得到选举人票多,谁就是总统。注意是选举人票,不是选民票,正由于此,美国有时候会产生选民票少但选举人票多最终当选总统的,比如特朗普。

美国之所以形成如此制度,很多人将原因归结为国父们不完全信任基层民众,这有点“高上大”了,因为美国建立之初,就是大资本家带领部队攻击和驱逐英国军队的基础上建立的,各地最强的资本家,当然得到最高权力。

美国的参议院是每个州两名——总共100名,由州议会选举产生,直接代表的,是州议会,而不是民众(当然,州议员是民选产生,代表民)。就国会议员来说。直接代表民众的,是众议员——在每70万左右的人数中产生,美国众议院总共435名众议员。参议员任期6年、众议员任期两年。

所以,即使西方国家,民主模式也大不相同,最体现民意的政权,是法国,最高权力机构众议院成员和最高行政长官(兼总司令)总统都是直接民选。其次是其他国家(众议员由民选产生,最高行政长官兼总司令是众议院多数党领袖),最后是美国——具体前面所说。

但似乎美国的政体更加稳定,美国总统只要自己没有违法(即便违法,美国历史上也没有被弹劾下台的总统),四年任期是肯定保证的——最多两任,罗斯福在战时4任;参议员的任期则长达六年,有的好几任;当然,美国众议员也是如此,虽然一期只有2年,但可以长时间连任。

也就是说,美国每州的议会代表(参议员)集体掌控最高决策权,直接代表全民民意的众议院更多职权是提起国内重大事务提案,在总统选择方面,一个州的选举人不仅代表选民支持多的那个人的民意,还强行代表票数少的另外阵营的选民民意(就总统选举而言,美国在一个州内、人数多的压制人数少的民意;在全国,人数少的州联合起来可制衡人数多的州),最后选择出总统,这样的体系反而更加稳定。

说白了,美国就是全民民意由最高的精英代表把舵。来保证方向。

换句话说,就是即使西方,也不是民意完全左右过国家,事实上,全民民意直接决定也是不可能,不说时差、生活、观念各不相同,你可以缩小到一个厂子,一所大学,有人在学习、有人在事件,有人在睡觉、有人在打游戏,有人在吃饭···全部统一,可能吗?

····

回到开头,绝对的民主,只会产生远超动物界的混乱。就无所谓什么主了,啥都主不了。 至少在可见的未来,是这样。

一方面要尽可能民主,一方面要可操作性性强,只能折衷,同时尽可能优化。关键在于得到现实的可操作的最好的方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作者公众号:shxf95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