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宗厚【艺鉴003期】刚正磊落与正大气象/樊奎书法

原标题:吴宗厚【艺鉴003期】刚正磊落与正大气象/樊奎书法

吴宗厚/艺鉴/003期

【樊奎书法】

书法,这个东西。

写的像谁都没用。

能汲取先辈之法,

并能体现出自己的性格、情绪与审美,

这样的有风骨的书法作品在当代,

凤毛麟角。

补充说明:

【职务,传人,排名,证书,协会……大部分都是唬人用的。】

庆幸的是:

仁兄樊奎的书法作品:

不俗不媚,

狂而不野。

借先贤之点画,

得天地之精神。

结体之舒展,

用笔之放纵,

意态之醇厚,

艺术匠心与创作自信完美相融。

可谓:

铁骨素心,

字人合一。

我认为:

樊奎的书法作品,

是值得收藏的。

吴宗厚2018.09.05写于山中

2019.11.02修稿

樊奎,资深媒体人,历任媒体新闻部主任、总编辑助理、频道总监、总编辑等职。长期从事书画评论和书法创作。

现为西安大秦体育文化产业运营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致力于青少年武术散打普及教育。

社会兼职:西安市书法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四川文化艺术学院副教授。

应邀为西安钟楼二楼门柱书写楹联。

应邀为汉长安城遗址内宣平里古镇阙门书写牌匾,该阙门为陕西最大仿古阙门。

应邀为四川文化艺术学院汤用彤国学院书写长篇院赋并被该院永久性收藏 。

为中国自由搏击职业联赛西安半决赛题写赛场门头。

为凤栖楼企业园区题写牌匾。

应邀为大型电子商业平台“商密”(北京)题写logo 。

应邀为汪家烧坊酒品牌题字。

01

樊奎先生以一个艺术家刚直不 阿而深沉的心态去对待书法。这也是他生活里所一直秉持的为人之道,忌浮华而重沉厚,轻文饰而重性情,对朴质与率真情有独钟,乃至充满敬意。

书法艺术造型上,一个根本问题是动与静的对比与协调,樊奎兄上追秦汉篆隶,尤其对石门,张迁,天发神谶碑、深入取法,褪尽点画波折,归真返朴,结构呈现出一种平硬厚重,骏利豪爽,气骨雄强的特质。书之雅俗高下,首推结构,往往线条的书写节奏会遮蔽结体造型的表现,我从樊奎兄的书法中看到他率性的表象下有冷静和理智的经营,这一点颇像荷兰现代抽象主义先驱蒙德里安。正是在对汉魏碑版文字的汲取与消化,对造型和态势的重构与安排,形成了他属于自己古朴峻挺的风尚追求与作品力量。

作者: 武斌 ,陕西国画院青年画院执行院长。

02

妙化古今 气象自成/

樊奎书法印象 /

樊奎发来了他的书法近作,扇面、条屏、匾额十数种,我看了以后着实吃了一惊。数年前,他曾经以西安晚报书画专栏负责人的身份,采访并约我刊发了5期整版书画作品,连载时间月余,据说是开了晚报史上书画家推介气魄和历时之最,我对他的大手笔早有领教,但见到他的这批书法新作,再一次印证了“书如其人”这一古训。

汉代杨雄说过:“言,心声也;书,心画也;声画形,君子小人见矣。”书法作为一门刻画“心迹”的艺术,具有强烈的个性风格,一个人的字迹,必然是其精神气质的流露,如右军之俊逸洒脱,鲁公之沉郁端庄,俊卿之雄浑古朴、弘一之疏淡安详等等风格所成,皆是因人使然。

樊奎骨子里是一个单纯落拓之人。他时而嬉笑怒骂,为人抱打不平;时而也做深沉,为眼下风气思虑。虽出行伍,却文笔锦绣,栖身媒体,且热爱书画,终不失文人气骨。而他对于书法艺术创作实践的执着追求,亦有别于多数都市文字工作者文之余的“雅趣”所向,而是经历了艰辛的师古、化古的研习之路,或入《史晨》之端庄遒美,或出《曹全》之秀润典丽,或师《乙瑛》之方正沉厚,或循《石门》之奇纵恣肆,而尤于《天发神谶》最为得意,摩挲经年,如遇故知,《天发》字迹点划外方内圆,形外攫神,森然如戈戟而不失烂漫趣味,正合其性情,遂多加吸收,与前述汉隶诸碑参融而化为己有,于其所书,多舍弃蚕头燕尾,弱化一波三折,摒弃刻意为之,故作姿态的时风,落笔更为持重,极具雄浑磊落、斩钉截铁之势,可谓心性使然,胆气充斥,真力弥满,而面目遂出,气象自成,令观者见字如人。

虞世南认为:“书道玄妙,必资神遇,不可以力求也”,樊奎习书,若以时间的跨度计,他还算个新人,但艺术的创作从来都不是时间的叠加,不可以以力强为。所幸樊奎对于书法的体悟,心领神会,言忘意得,而其所作隶书种种,内容与形式,可谓情深调合,“达其性情,形其哀乐”可矣!

作者:屈健,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陕西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西北大学艺术学院院长、教授、博导。

03

说樊奎/

樊先生奎者,秦人也,为阎良土著。初以锁强兄之邀品茗友坐,添为微信好友,未甚经意。一日见奎之文字,颇生讶异。其字撑天柱地,气直骨圆,形刚而情柔,乃古今书风之未曾见者。

奎之体格确乎武夫,曾为京都武警,多狮虎豪友,又专事武馆教习童子。逢其立而虎视,犹觉秦陵兵马俑之将军亦文绉绉者也。

奇哉竟喜文字。待细观之,疏密方圆,多有非精思而不能至者。时出妙作,方刚猛直兼得圆灵婉转,吾尝笑曰:“令人思梁山……”奎亦大笑。

奎颇多才,善作瓷器,自题自画。其风温柔敦厚,直润如玉,庄朴俨俨,文质不可多得,是奎又一奇也。雄关武夫,胸罗锦绣,野蛮其体肤,文明其精神者,斯其人欤?非吾之能事也。有子若奎者,其何须忧哉!

所喜者奎又有子,爱之百般,亦具虎骨文心。此秦人风骨,当可久续延延矣。吾亦以斯事是祷也。

作者:程少川,文化学者,西安交通大学副教授。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