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农一夜被薅700万!羊毛党正让小卖家瑟瑟发抖 || 深度

原标题:果农一夜被薅700万!羊毛党正让小卖家瑟瑟发抖 || 深度

4500斤橙子仅卖26元,一件品牌羽绒服售价49元,羊毛党蜂拥而入,小卖家很快因高额赔偿金就地倒闭,羊毛党们薅得开心吗?

本文由无冕财经(wumiancaijing)整合报道

作者:胡慧茵

编辑:陈涧

编辑助理:苏欣然

在羊毛党“风行”的网络时代,一个数字错了,很有可能万劫不复。

原本4500g/26元的橙子,变成了4500斤/26元,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设置出了问题,可偏偏就有人靠盯漏洞这样的“发财”。11月3日,天猫的“果小云旗舰店”(下文称“果小云”)店家小布在设置时操作失误,错把重量单位“克”设成了“斤”。

B站博主“路人A-”在发现商家的漏洞后,带领着一万粉丝下了700万元的订单,并投诉店家“虚假宣传”,从中获得每单400多元的平台赔偿金。

“对不起,我真的累了,给您跪下了……”不堪重负的果小云店家在店面主页发长文恳求下了单的羊毛党“留一条生路”,即使是这样,淘宝店依旧因为被扣光了10万保证金后直接倒闭了。

无独有偶,被发现设置有漏洞的还有“意大狐旗舰店”(下文称“意大狐”)。11月2日,意大狐原价128元/双的鞋子被设成了6双100多元。漏洞单一发,店铺就因被羊毛党拍下了400万元的订单而就地倒闭。

事件在网上迅速发酵,一众网友纷纷为店家打抱不平,并在微博@淘宝官方寻求帮助。颇为幸运的是,这两家店铺都成功“获救”,重新开业。

“果小云旗舰店”首页挂出的声明。

“被薅羊毛的肯定不止这两家。”网友们表达着他们的愤怒。为蝇头小利薅别人的羊毛给自己做棉袄的羊毛党,到底做了什么?其背后的“黑产链”又是怎样的存在?

薅羊毛薅出悲喜剧

两家被“薅”的店铺死而复生,羊毛党被千夫所指,事件似乎都朝着人们想象的方向行进。

风波过后,名为“果小云”和“意大狐”的淘宝店铺已经恢复了营业。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研究员搜索手淘发现,两家店铺都在店面首页放出事件说明。

其中,备受关注的“果小云”还在页面放出相关回应,回复网友的疑问,如“出现错误为何没有及时关闭”、“事件是否炒作”等等。无冕财经研究员曾尝试联系客服,询问被“薅羊毛”一事对店铺造成的损失,但并没有得到客服的回复。

在“果小云”的评论区,有不少前来给店铺撑场的“粉丝”。过百条的评论中,不乏买家表示自己是经过这次“薅羊毛”事件才认识了“果小云”,觉得店家不容易,特地来支持。淘宝店“果小云”中仅有的两条卖橙子的链接里,月销量最高的已经超过3万。这个结果,估计是果小云不曾想到过的,毕竟,前几日店铺才险些被关停。

“果小云旗舰店”评论区截图。

11月3日,果小云的客服小布错把原本26元4500克的脐橙标成4500斤,引来了B站UP主“路人A-”带领粉丝一路疯狂刷单,一夜损失700多万。这群狼性的羊毛党,赌的就是平台给出的赔偿金。果不其然,同一日,发布果小云薅羊毛信息的“路人A-”在群里发了一个获得了返还400多元红包的截图,声称“4500斤橙子群友反馈成功下车了,没啥好说的,先到先得”。

然而,羊毛党“占便宜”的愉悦感还未持续多久,事情就随着店家发布的一篇长文迅速转向。

“对不起,我真的累了,给您跪下了……”事件发生后,既是店家又是客服的小布在文中向大家说明,自己与叔叔都是生自农村的果农,店铺是他们俩的命根子,恳求买家手下留情,申请退款即可,不要投诉。文章发出后,舆论迅速站到了弱势果农这一边,说“路人A-”的行为是吃“人血橙子”。

11月6日,面对漫天的指责,“路人A-”也变了态度,“之前在群里拍4500斤桔子的,再看看,没退款就去退款吧,卖家也不容易。”只不过,这寥寥数字盖不住网友对羊毛党怒火。

一片舆论声讨下,11月7日,淘宝官方终于发声,表示会把这家店“保护”起来。不仅是果小云成功逃脱羊毛党的“魔爪”,就连有同样遭遇的“意大狐”也得到了淘宝的“抢救”,恢复开店状态。

淘宝官方就此事表态。

店家大获全胜,而羊毛党群主“路人A-”却迎来了“职业生涯”的转折。

在淘宝发声的同一天,B站也发出声明,决定封禁“路人A-”账号。微博上,“薅羊毛UP主被B站封号”的消息还一度登上热搜。在最新的进展里,尽管“路人A-”表示自己愿意出2万赔偿商家的保证金损失,但平台依旧没有为其解禁的意思。

该账号已经被B站封号处理。

薅羊毛大V倒下,果农果小云不仅重开店铺,还顺势收割了一波支持,意外成了最大的赢家。不过,事件又出现了“反转”。

11月9日,名为“混怒的乌龟”在知乎上发文称果小云抄袭自家店铺。他表示,自家橙子早在8月上架,销售页面中的“4500g”被他错误设置为“4500斤”,他只能及时调整下架承受损失。但抄袭其店铺商品图片、商品设定甚至是联系方式的果小云却因祸得福。

下单的用户络绎不绝,但事件方的果小云却始终未对“抄袭”一说作出回应。

羊毛党是怎样炼成的?

能够躲过一劫,重新开业,这两家淘宝店无疑是幸运的。然而,这一次所揭露的“路人A-”,只不过是羊毛党“黑产链”中的冰山一角。

羊毛党的黄金时代,最早出现在2012年P2P兴起之时。一些刚成立的P2P公司为了招徕生意,会送出各种优惠,只要注册就送。那时的薅羊毛只是部分个体的行为,而真正让他们浮出水面的,是今年初的拼多多被薅羊毛事件。

2019年1月20日,拼多多上的BUG引起了羊毛党的注意。平台用户只需要支付少量的资金,就可以不限量领取100元的无门槛券,有用户称自己熬夜借助漏洞充了几十万的话费。一夜之间,拼多多被“薅”走几千万。

尝到甜头后,全职羊毛党变得越发投入,也找到了更多方法钻空子。这次涉事的B站UP主“路人A-“,属于靠传授经验带来关注量的。

教人薅羊毛视频,图片来自“快刀财经”。

而比起这一类传授经验的,羊毛党中数量最多的还是长期聚集在QQ群的各种羊毛群。

生存在QQ群中的羊毛党,一般是由羊头搜集信息,通过软件在电商平台上监测优惠信息,在发现了新的羊毛后,羊头就会把信息甩到群里,并号召群里的羊毛党尽快“上车”(因价格设置错误而导致的薅羊毛)。

对于羊毛党来说,商家们发出的漏洞单就等同于他们的猎物。在羊头的带领下,羊毛党如蝗虫般涌向商家,把优惠产品买个彻底,之后再转到下一个战场。这一过程中,羊毛党关注点都在于“薅”走的优惠,少有人能够留意到羊头正从中牟利

实际上,在整个羊毛群中,最赚钱的是羊头。除了检测商家的漏洞,他们主要以接互联网公司的推广活动为主,即另类的“市场投放”。创业公司靠数据庞大的羊毛群刷数据,羊头拿到了推广费用,剩下的羊毛党薅了羊毛自然也心满意足。

短短几年间,羊毛党已经成了一支庞大的力量。

根据界面新闻引用的同盾科技的数据报告,薅羊毛过程中需要的各种资料、手段、工具,促生了上游的各种灰色产业,比如:接码平台、商业化的注册机、代理平台、资料提供方和账号提供方等。一些群主还会与技术人员合作,一旦电商平台出现了最新的促销玩法,他们就会邀请专人进行破解。

薅羊毛产业链结构,图片来自同盾科技。

在有技术、有组织的羊毛党“攻击”下,小淘宝店们倍感压力。与果小云一样,在发现设置操作错误后,意大狐立刻贴出道歉声明,恳求道,“放我们一条生路吧。”然而,最终也只有80%选择退款,剩下的20%坚决不退。

但受害的远不止这两家。

此前,美特斯邦威广仁专卖店羽绒服单价错误标成49元,被拍出近五千单,总额亏损100万。店长无力承担巨额罚款,一个个私信恳求人们退单,但仅仅1000人退款。在被薅羊毛之后,资金稍微充沛的淘宝店,默默承受苦果,更多的小店,由于承受不了万元的保证金损失,只能选择关店

为了一点小便宜,薅走别人的羊毛给自己织毛衣,背后很有可能就是一家小本经营小店的倒闭。这样的羊毛,薅得可还开心?

(文章由无冕财经整合自X博士、界面新闻、每日人物等报道。)

版权声明

文由无冕财经原创首发,版权归无冕财经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商务、内容合作,请联系小冕(微信号:xiaomian0504)。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