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决定伊朗?真不完全是最高领袖

原标题:谁在决定伊朗?真不完全是最高领袖

来自大司炉

由于部分民选和社会开放,伊朗的绝对权力,其实不如朝鲜这样完全封闭的国家——最高领袖神圣合一,也是现实政治军事最高决策者和执行者。

1979年的初春,当东方两个社会主义国家在东南亚的密林里剑拔弩张的时候,伊朗德黑兰,一架法航波音747航班缓缓降落。机场的跑道上,数百万人举着大幅标语和一位老人的画像热泪盈眶,高喊着口号。

狂热的人群使得这位老人走下飞机竟然动弹不得,只能坐着直升飞机离开机场。在人群中,这个名叫霍梅尼的老人听到了人民震耳欲聋的呐喊声:

“伊斯兰、伊斯兰、霍梅尼,我们会追随你!”

一个新的时代就此拉开了帷幕。

巴列维王朝灭亡以后,霍梅尼并没有担任国王或者总统,他在政府并没有担任任何职务。1979年11月颁布的伊朗新宪法为他“量身定做”了一个新的职位:最高宗教领袖。

当哈兹拉特·瓦里耶亚斯尔·伊马姆麦赫迪(伊斯兰教什叶派信仰中的救世主)不在时,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由公正的、虔诚的、明于时势的、勇敢的、有组织能力、有远见、为大多数人民承认并接受为领袖的毛拉负责领导。
——伊朗宪法第五条
只要有一个毛拉,符合本宪法第五条规定的条件,为绝大多数人公认并接受为领袖,如同高贵的救助者、革命领袖大阿亚图拉伊马姆霍梅尼那样,他就可以担负领袖的职务并承担由此而产生的一切责任。否则, 人民选出的专家们就要研究那些具备领袖资格的人的情况,从中选出一个具有杰出领袖才能的人推荐给人民。
——伊朗宪法第一百零七条

根据新的宪法条文,在伊朗,“最高领袖”凌驾于行政、立法、司法机关之上,统帅国家两支正规军,成为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独一无二的“主权者”,甚至作为法定国家元首的总统,都需要最高领袖签署任命书。

迄今为止,伊朗已经举行了十一次总统选举,产生了七位民选总统,但最高领导人只有两位,1989年去世的霍梅尼,和继任最高领导人到现在的哈梅内伊。后者是第一位担任伊朗总统的教士,在霍梅尼去世的第二天,高级教士组成的伊朗专家议会拒绝了成立领袖委员会的建议,以三分之二多数选举他担任了新任的最高领袖。

鉴于他对外国势力和自己人民的深刻不信任,哈梅内伊渐渐脱去了他的教士长袍,反而更多地获取情报和安全部门以及军方力量的支持。

卡内基和平基金会在2009年的一份报告中这样概括这位宗教领袖的施政方针。

与领导了伊斯兰革命的霍梅尼不同,哈梅内伊缺乏普通民众对他的狂热信仰,但曾经担任总统的经历却让他有能力和经验在各大政治势力和军方之间纵横捭阖,构建自己的权力网络,以至于这位八十岁的老人,至今已经稳居权力巅峰三十年,虽然不断有人挑战他的权威,甚至动议废黜他的职位,但却始终无法撼动他的地位。

最高法官由他任命,议会向他负责,总统听命于他,军队也完全效忠于他的命令。

这个由88名高级神职人员选举产生的老人,却决定着伊朗八千万人的命运——这其中,还包括占人口十分之一以上的逊尼派和其他宗教的信徒。

这在其他国家无论如何是不可能被接受的。

宗教狂热、大权独揽、政教不分,几十年来,革命后的伊朗被西方社会贴上了各种各样属于中世纪的标签。八十年代末,《撒旦诗篇》事件更是让这个中东大国被推上了历史的火刑架。

当时,一名英国诗人写作了一首长诗,被伊朗最高当局认定是亵渎先知。霍梅尼亲自下达了对这位英国诗人的追杀令,英国和伊朗一度为此断交。至今,伊朗宗教法院对这位诗人的死刑判决还没有撤销。

至少从法律上看,在伊朗,宗教是高于宪法的政治准则,而最高领袖则是凌驾于所有政治权力之上的“绝对主权”。

但是,在至关重要的核协议签订过程中,最高领袖的意见却被国家安全决策系统阻挠了。2015年的核协议,并没有满足最高领袖“完全解除对伊朗制裁”的要求,但最终,这份协议还是签署了。最高领导人绝对的法定权力,哈梅内伊长袖善舞的政治才干,似乎也不能为所欲为。

那么,究竟是谁在制约哈梅内伊呢?

对此,2019年10月,美国高级智库兰德公司一份题为“伊朗国家安全决策”的报告,颠覆了人们对伊朗现有国家权力体系的认知。

兰德的这份报告指出:

在最高领袖之下,民选的伊朗总统并不是人们想象的那样软弱无力,选举在伊朗日常的政治参与与政治决策过程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日常的政治话题中,不同派系在伊朗最高领导人划定的红线之上,进行着激烈但有序的辩论;

军方也不完全是最高领袖的提线木偶,在诸如中远程导弹研发方向等重大战略问题上,有着强大的影响力,甚至军方自己还拥有者自己游离于国家层面之外的对外关系网络;

最终,伊朗的国家决策体系通过这样一张图表展现出来:

在这张图中,我们可以看出来,在最高领导人之下军方、最高国家安全会议和总统“三权分立”,互不干扰。表面上看,不论是伊朗军队还是伊斯兰革命卫队,他们与国防部只有非正式的信息交换渠道,政府的情报部门与负责对中东其他国家进行宗教干预的“圣城旅”之间的关系也是如此。

最高安全会议由十三名成员组成,总统担任主席,议长和最高法官担任其成员,会议的秘书也由总统任命(虽然现在在任这位是最高领导人派驻在该委员会的两名代表之一)。最高法官和直接听命于最高领导人两位代表、两支正规军的统帅、总参谋长这六个人是最高领袖的代表,而总统旗下的五位内阁部长也位列此会议之中。

最高决策部门时常在闭门会议上交换意见,达成决策。除了最高领导人和总统之间的权力分配问题,伊朗政坛上的党派、派系等关系也时刻影响着决策过程。

这份三十二页的报告从权力构成、决策过程、伊朗官方各派系怎样利用社交网络对民众施加影响各个方面对伊朗的国家安全决策的制定和执行进行了细致的分析。

那么,伊朗政府和军方是怎样利用社交网站对普通的伊朗人乃至全世界人传达自己的主张的呢?在严酷的国际环境下,伊朗最高国家安全部门又对本国的战略布局有怎样的定位呢?伊朗国内各派系又通过决策体系,怎样实现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