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凤晒晒:长安,那个嫁给诗意的翠色女子

原标题:丹凤晒晒:长安,那个嫁给诗意的翠色女子

柯玲是商洛女子。她从一个叫竹林关的地方长大。那个地方的山山水水,滋润着她的心田,明媚着她的眸子,调节着她思维的水库。那一沟沟犁铧翻滚着的土地,一声声牧笛,一串串奔跑的脚印,都在一场雨水过后,拔节,长粗长壮,成为她故事里反复出现的章节。

在她十八岁的时候,她来到了长安,认识了生命中重要的他。这场初见,改变了她山里娃的一生。他们在这里开了一个泡馍馆,开始了艰难的求生之路。

长安青年南路,伊祥斋,这是写在她额头的两个符号。

宽敞的店面,干净舒适的环境。柯玲和她的男人在里面忙碌着。不时地,有手机提示外卖的声音,有推开门进来的眼镜短衣帮们。

“好嘞,你的泡馍,不加明油,外带糖蒜三份。”

“瓜叔,打包纯瘦一份,您慢走。”

进店的顾客,她扫一眼,就知道对方的身份,胃口如何。然后特制,做到不浪费一分粮食。

她动人的腰肢扭着新一轮的柔情。

她的眸子抖动着纯净的星光。

“总想把自己的生活过得诗情画意些,哪怕是花盆长出的一个新芽,哪怕是路边的一朵野花,哪怕是耳畔的一缕清风,都让我心生欢喜。”

她享受着忙碌,享受着生活因感动而落下来的雨水。

有时候,她的朋友圈是自己种的花花草草。在理想湾散步,徜徉,她眯着眼睛在偷笑。

“那是你种的吗?真美。”

“怎么。不像吗?我可是左手油盐酱醋,右手栽种生活哦。”

“羡慕。有一点小惊喜。”

她闲暇时候写诗。写自己的故园情怀,游子的思绪,写远方的梦,梦里的诉说。

“三月的故园

满山坡胭脂云

又好似一双双粉嫩嫩的眼睛

荡开人间好春光

之后,我们相遇相惜

之后,我们互为亲人”

“这一世,我们离得很远

远得翻不开我心底的《爱莲说》

下一世,我把心埋进淤泥

等你露出嫩粉的脸颊

我也好,步步莲花来迎你”

她的诗,飘逸,婉约,有一个小女子兜兜转转的缠绕,有一壶山水的清秀。适合一个人坐在无弦琴旁,低低地吟唱。或者是在一大片竹簧里,敞开了衣裳,用一杯黄酒醉世。白云不语,晚霞涂心。

她的诗,就像是一个少女走过干净的街面。她有着一个粉色的围脖,垂着长长的流苏,跳跃着自己的脚步。或者在雪地里打一个滚,浅笑着。又像是早春的湖边,那一排排垂柳,那点点的鹅黄,涂改着你的心,牵动着你的脚丫。

柯玲在不断地汲取营养,她像一株高粱,终究要红了山岗。但是,她却看不到这些成绩,她低着成熟的麦穗。

在文学的深潭里,她畅快地游泳,滑动着坚挺的臂膀。但是,她却不奢望什么。

她没有目标,也不想让佛的光环成为永久的枷锁。

故乡的那一缕炊烟,那一声欢快而短促的狗吠,她只想通过自己的镜头描述出来。她不去看自己身影背后的箭簇或者是赞叹。她像一束瀑布,落下,然后走远。

也许,几十年前的那次离开,她的心还如一朵牵牛花,正在窗前蔓延。

当心里有了牵挂,表现在生活上就是呆萌,可笑,“最近脑子糊猪油了,开个门后钥匙找不着了,米淘好了不加水就熬稀饭,给娘亲准备好的晕车药和水,结果把娘亲送上车,那药和水原封不动的给背回来了。”

朋友来了,有好酒。有温软的话语,有甜甜的歌。

家乡人的茶叶滞销,她会发发圈子。“愿把人生所有的茶——煮沸,煮成一杯淡淡的清香。”

网友家的葡萄熟了,她会写一串广告,在自己的平台悬挂着一串串馋人的诗句。

“我是一个烟火小女人,围不起篱笆,搭不起小桥,唯用这浅薄的文字描画春天的明眸皓齿,愿把余生交付于青山绿水。”

“我不是从诗经里,蹁跹而来的那个诗意的女子,也没有荷花一样的清新和圣洁,我是带着故乡的泥土,扎根都市的一棵草。我真实待人,不矫情,也不会虚伪,我的世界清澈透明。亲爱的爹娘,有您我就有故乡,您们的唠叨是世间最美的音符。多年多年以后,我还想听您们说:哎呀死女子,你的头发咋又白了?亲爱的那谁,真心诚意地说声:谢谢你!你的肩膀是我最温暖的依靠,以后的风雨人生,有我陪你。亲爱的朋友,我愿意用一颗赤子之心,安之若素地行走在每一个清晨和日暮,善待每一个今天。只要你愿意我们就可以做一辈子的朋友。“如若有缘,陪你到老,如若无缘,护你安好。”

“你一来,我便是春天。你不来,我长成春天的模样。”

我相信有一日,她必然要远行。放下所有的念想,装着明亮,闪光,装着丰硕,甜美。来来来,对着山间的蒲公英,吹出一朵离开的娇柔。

那些青石板铺就的街道,一抹翠色渐行渐远。

更远处,一个沙子的梦,渐渐成为蔚蓝色的大海的思念。

作者简介:丹凤晒晒,陕西商洛人,70后,网络写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