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11美的问鼎,白手起家的千亿富豪子女不接班,格力隐忧成现实

原标题:双11美的问鼎,白手起家的千亿富豪子女不接班,格力隐忧成现实

双11,是消费者摆在明面上的狂欢,亦是品牌之间硝烟弥漫的暗战。

空调史上也迎来了最狠的一次促销,美的空调最终以50亿元的全天销售额问鼎行业,在京东、天猫、苏宁易购、国美等主要电商平台以全平台综合第一的成绩收官,称霸空调行业。

昔日王者格力,尽管单品价格降幅超40%,让利30亿,却还是沦为第二,失去了属于它的王座。

格力与美的,缠斗了20多年,如今俨然胜负已定,格力的隐忧已成现实。

白手起家的千亿富豪

人在绝境,往往能爆发出惊人的毅力。要么活着,要么死去。

格力创始人何享健1942年出生于广东顺德,在那个物资极度匮乏的年代里,因为吃不饱饭,他联合了村里23位同样处境的村民,众筹了5000块钱,在穷山恶水生产起了塑料。他们陆续生产过塑料瓶盖、玻璃瓶、皮球、五金制品、橡胶配件、刹车阀等。

做事业,从0到1是最困难的,那时候村里人生产,何就负责走南闯北去卖塑料瓶盖,走南闯北,就为了能有一口饭吃。

在他的拼搏下,1977年,这家塑料作坊被更名为“北滘公社汽车配件厂”,何担任厂长,他带领工人实现了年产值达24.4万,利润2.6万的业绩。

他们终于不用为吃不饱饭而发愁,因为能力突出,他很快就被提拔为北滘公社工交办副主任。

但作为北滘公社汽车配件的灵魂人物,他的离开对这家厂子来说是巨大的打击,几度停产。

恰逢改革开放的春风春来,他重新回到了北滘公社汽车配件厂,为挽救停产局面,他开始主导厂子变革转型。

彼时的电风扇在国外已相当普及,但在国内却鲜少有人知道,他意识到这是一个巨大的机会,于是1980年,何顶着“技术投机倒把”的风险,邀请广州第二电器厂的技术人员“炒更”(赚外快),研制了出美的第一台金属台扇,取名为“明珠牌”风扇。

1981年,电器厂也顺理成章更名为美的风扇厂,当时美的的风扇年产量达到13167台,总产值328.4万元,利润41.8万元,员工251人。

因为幼年的经历,塑造了何敢想敢干,敢拼敢改的性格,当同行开始竞争时,他开始走访日本,学习松下、东芝等著名品牌的经验,学习他们的管理模式。

他不断改进美的的产品,使得美的从电风扇行业,一步步拓展到了空调、冰箱、洗衣机、微波炉等领域。

凭着创始人狼一样的警觉和犀利眼光,加上霸道的魄力和决策力,1988年美的跨入亿元企业俱乐部。1993年,美的完成了股份制改造,成功进入深交所上市,成为第一家上市的乡镇企业。

如今,根据胡润研究院发布了《2019LEXUS雷克萨斯·胡润百富榜》数据显示,何享健父子身家已经达到了1800亿,其中何享健身家高达1390亿。

格力的无奈与美的果决

真正使得美的实现从百亿到千亿跨度的一个关键基础是,何主持美的完成了MBO计划——美的管理层收购了代表政府的顺德市北窖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的股权(第一大股东),成为中国第一家管理层收购的上市公司。

它最大的意义,绕过了许多企业面临的产权不清的大坑。

而美的另一个关键时间是美的跨国收购了世界知名的机器人制造商库卡,从一个普通制造业一跃迈入了高端装备工业机器人领域。

纵观美的和格力上半年的财报,不难发现,这两家公司的差距出现在了哪里:

2019年上半年,格力电器实现营业收入972.9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6.95%;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37.50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7.37 %,主营业务中空调的营业收入为793.2亿,占比超过80%的营收。

美的2019上半年营收1537.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7.8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51.8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7.39 %,其中空调业务营收714.39亿元,占总营收46.46%。

从空调业务来看,美的的空调营收的确比不过格力,但美的的多元化战略却显然已经成功了。

美的空调的营收占比在整个集团营收中持续下降,贡献了714亿营收,而美的的消费电器、机器人及自动化系统业务也合计贡献了700亿营收。

而格力对单一产品——空调的依赖性,仍然没有改变。

知乎上王哲有一篇爆款文章,讲述的是《看懂董明珠事件,就看懂了中国企业盛衰的真相与规律》,他认为,每个行业都是有天花板的,在市场的扩张期向稳定期转变的时候,行业规模天花板还会往下降。

举个例子来说:你在一个100户人家的小村庄开一家汽车经销店,在过去的2年里,100户人家都买上了小轿车,增量市场让你赚的盆满钵满(每年50辆),可是,当市场饱和——每一家都开上小汽车——以后,你就只能靠5年甚至10年一换的存量替换市场,规模也就是每年10-20辆。请问,你打算怎么办?

基业长青的巨无霸企业,都至少经历过两到三次产业多元化扩张,进入多个陌生的行业领域。

格力和美的都站在这样一个十字路口,董不是没有努力过。当时董选择抓住中国经济转型2025线路图,想要把握工业机器人和新能源汽车,但结果众所周知,她并没有成功,中小股东不支持她通过收购银隆转入新能源行业轨道。

一个企业在最高治理层面有两个天大的问题需要决策:1、战略大转型。2、继承人问题。

在战略大转型方面,董显然力不从心,而美的却快准狠的决绝把握住了机会,何以绝对的掌控力,玩转收购库卡的惊天跨国大并购,而董却连一个小小的银隆都吞不下去。

企业继承人问题

企业发展转型所遇到的第二个问题,或许就是继承人的问题了。

国内有很多段子,讲的是那些独自在外打拼的富二代,如果创业失败或者闯不出名堂,就要回家继承百亿、千亿家业。

而美的的继承人,却不是何的儿女,而是一个外人。

2012年8月25日美的集团宣布,创办人何亨健已辞去集团董事长职务,职务空缺由美的内部提升的职业经理人方洪波继任,何亨健及其子女只担任大股东。

美的可以说得上是国内资产超千亿元的民营企业中第一家没有“父传子”的企业,它开启了中国现代企业传承的先河。

因为在美的,无论多大的战略,多大的风险,多大的局,只要何点头,就能干。比如收购库卡这样的大计划,美的就不会也不需要左顾右盼,前怕狼后怕虎,不需要透露给太多人听,不需要去说服太多人。

而在格力,想做件大事情,犹豫不定的有之,存心拖后腿的有之,打小算盘者有之,求稳求短期回报的有之,总之,要摆平说服的人实在太多太难。选择一个好的继承人,何看中方洪波,加以培养,这事就没有人敢反对。

在格力,一个继承者要能够镇服格力无数的重臣诸侯,又要能够带领格力持续发展,还能摆平中小股东,顶住国资委和大股东压力,这样的继承者从哪里来呢?又怎么过渡呢?在美的,何选择一个人,带10年就可以稳定交班。在格力,董明珠如果选择了一个人,那怎么如果格力集团及国资委推出另一个候选人抗衡,局面将会怎样?

在选择接班人方面,何为什么会选择一个外人?

首先,因为何的子女对继承家业并不感兴趣,这也是现在绝大多数企业家所遇到的难题。何的儿子崇尚自由,追求自己的兴趣。1995年到2002年,他创办的盈峰集团,行业涉及到了商业零售、电子、投资等,一直顺风顺水。

2002年以后,他开始把重心放在自己更感兴趣的投资上,通过美的集团的人脉、资源,来不断拓展自己的商业王国。

儿子如此,女儿亦是如此,都有着属于自己的事业,寻找着自己的方向。

其次,在选择职业经纪人管理公司方面,何早已苦心孤诣地做了将近20年的布局。方洪波更是从底层起步,从采写内刊的基层员工开始,一步一个脚印,先做空调事业部内销总经理、副总经理、总经理,再到美的电器副总裁、副董事长,最后顺理成章到董事长、总裁。所以尽管外人看来美的的换届举动不啻于石破天惊,但在何和美的人看来可能只是水到渠成。

当然,退居幕后的何享健,仍然掌握着美的的战略方向。

方洪波也用每年亮眼的成绩,证明了自己,证明了何的眼光。

— end —

双11,一场场明争暗斗,有企业兴起,就有企业衰落,尽管这场比拼,格力败给了美的,但格力的地位,却没有这么容易撼动。

先入者未必为主,后来者未必居上,是创新,还是守业,皆由当事人亲手所选,冷暖自知,胜败难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