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何九叔的老婆做事看女人的手段

原标题:从何九叔的老婆做事看女人的手段

何九叔在入殓武大郎的事情上犯了难。明明知道武大郎是被毒死的,还惧惮西门庆的势力,收了西门庆十两银子,要遮掩一些事情。可是,他又怕武松回来和他算账,左右为难。他老婆劝他:“我也听得前日有人说道:‘后巷住的乔老儿子郓哥去紫石街帮武大捉奸,闹了茶坊。’正是这件事了。 你却慢慢的访问他……”金圣叹夹批道:“出得委婉有波纹。偷奸奇事,金莲却会。通奸难事,王婆却会。捉奸丑事何九老婆却又打听得。看他一群妇人,无不惯家,可发一笑。”除却古代社会对于女子的歧视心态,可以看到女人的手段。

一般女人身材婀娜,气力小,善于梳妆打扮,也善于依靠男子。在远古时期,女人的角色并不像宋代那样,而是和男子有一样的气力,有一样的狩猎技能,只是后来,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出现社会分工,男子外出寻找食物,女子在家洗衣服做饭生孩子。到了农耕社会,男女都到地里劳动,男子负责耕地,女子负责播种,就像那首《天仙配》的插曲唱的“你耕田来我织布,你挑水来我浇园。”依然有男女分工,依然有主次之分。女子因为气力小,在封建社会受到歧视,只能依靠男子活下去。所以,从进化论的角度可以看出,女子善于梳妆打扮取悦男子,组成家庭,或者组成一种男女关系,获得生存下去的生活资料。如此一来,女子为了生存,就可以说很多的谎话,干很多见不得人的事请。当然,也有像母大虫顾大嫂那样的女人,只是那样的女人就不算是女人了。

也有的女人生性贞洁,誓死不嫁二夫,也自由她。只是像潘金莲一样的女人数量还是不少的,而为什么知道的并不多?一是和意识形态主导有关,二是和不被发觉有关,三是和风化道德有关。大部分奸夫淫妇不被发觉是因为奸情没有被公开,而一旦被人看到些苗头,就容易让人捕风捉影,添油加醋,乱说一气。很多时候两个人没有那样的事,也被舆论导向了那样的事,最终不是弄成奸情,就是弄出悲剧。真的有不正当男女关系的人,从来都不自己声张,只要不被人发现,或者被人发现了,通过钱摆平了,没有扩散开去,就不算有奸情。也就是说,只要是社会舆论系统没有认知,没有关于两个人不正当男女关系的传言,那么即使两个人真有奸情,也会被人默认为没有奸情的。两个人做了不说,也没被人发现,更没有扩散消息,就可以说两个人关系正当,并且纯洁如洗。

可是,潘金莲和西门庆的奸情却大大相反。两个人先在王婆家通奸,被郓哥发现。郓哥不但没向西门庆要些小钱,反而被王婆暴打一顿,还把他的雪梨丢得满大街都是。郓哥当然不服,带着武大郎捉奸。郓哥眼见着西门庆开门,踢伤了武大郎,随后屋里出来潘金莲,他能不说三道四?后来,武大郎被潘金莲毒死之后,西门庆每天都大大咧咧地到武大郎家里,和潘金莲纵情逸乐。街坊们看在眼里,能不指指点点?况且这种事,只有有些端倪,没风都能传出八百里。

潘金莲为了寻找个人幸福,受王婆撺掇,和西门庆通奸,还毒杀武大郎,犯了人命案。因此,潘金莲成了淫妇的象征。当然,女人可以通过正当手段寻找个人幸福,可是,在那个社会,女人尤其是潘金莲那样的女人要通过正当手段寻找个人幸福,何其艰难!她只能和别人通奸,获得短暂欢愉,但不应该毒杀亲夫。作为女人的潘金莲本身就是社会底层人物,被一个大户倒赔嫁妆卖给武大郎,要葬送她的一生,她只能挣扎,只能通过不正当手段去抵抗生活的无聊和辛酸。正好西门庆出现了,她以为找到了梦中的白马王子。要是没有王婆,他俩还不至于合伙害死武大郎。

王婆是个老女人,为了生活,说白了就是为了钱财,什么事都干。除了开茶坊,用他自己的话说:“老身为头是做媒,又会做牙婆,也会抱腰,也会收小的,也会说风情,也会做马泊六。”王婆最善于做媒,也最善于促成男女奸情。王婆没有了男人,儿子跟一个客人淮上去,至今不归,又不知死活。西门庆许诺,要她儿子跟着自己。王婆当然乐意,何况西门庆还要许给王婆十两银子。王婆为了银子,抛弃什么道德、法律。一定要促成这段奸情。王婆生计并不好,当然要为了钱财不顾做人底线了。

何九叔女人也是女人,有着爱打听闲事的爱好。对郓哥带武大郎捉奸的事,早就听得真切,她为了给何九叔解决眼前困难,要何九叔访问捉奸的当事人郓哥,打听出真实情况,再做道理。她有着女人爱打听风流韵事的天性,有着女人发达的视听————女人要想在男权社会中好好生存下去,就必须有发达的视听系统,不然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呢。面对西门庆要毁灭罪证的情况,何九叔的女人教他:“如今这事有甚难处。只使火家自去殓了,就问他几时出丧。若是停丧在家,待武二归来出殡,这个便没甚么皂丝麻线。若他便出去埋葬了也不妨。若是他便要出去烧化时,必有跷蹊。你到临时,只做去送丧,张人错眼,拿了两块骨头,和这十两银子收著,便是个老大证见。他若回来不问时,便罢。却不留了西门庆面皮,做一碗饭却不好?”金圣叹夹批道:“写得曲折明画,读之字字有响。何九岂见不及此,而必出自其妻,盖作者之意,正欲与王婆、金莲相映击。一边以妇人教妇人,一边早又以妇人攻妇人,不用男子一言半句,惟恐不武也。”

还是女人理解女人,男人肚里没有那么多的弯弯绕。潘金莲会通奸,王婆会促成通奸的“马泊六”,何九叔的女人会打听通奸的事,还会给何九叔出谋划策。难怪何九叔说:“家有贤妻,见得极明!”反衬家没贤妻的武大郎,做了冤死鬼。

女人心,海底针。女人的手段很多,不得不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