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潘驴邓小闲与尸伤病物踪

原标题:话说潘驴邓小闲与尸伤病物踪

武松回到阳谷县,得知哥哥武大郎的死讯,要调查武大郎的死因。他先找了何九叔,用解腕尖刀相威胁,问出实情,拿了武大郎的两块骨殖和西门庆送给何九叔的十两银子,接着又找了郓哥,给了郓哥五两银子,问出当日郓哥带领武大郎捉奸的实情。武松带着何九叔和郓哥到县衙告状,怎奈西门庆已经在衙门里使了钱,县官不准武松的状子。狱吏说道:“都头,但凡人命之事,须要尸、伤、病、物、踪,——五件俱全,方可推问得。”也就是说,县衙认为武松的状子证据不全,告不倒西门庆和潘金莲。金圣叹对尸、伤、病、物、踪几个字夹批道:“忽与潘、驴、邓、小、闲作对,真乃以文为戏。”

何谓潘、驴、邓、小、闲?此语出自王婆的口中。西门庆要勾搭潘金莲,让王婆牵线搭桥。王婆对西门庆说:“大官人,你听我说:但凡捱光的,两个字最难,要五件事俱全,方才行得。第一件,潘安的貌;第二件,驴儿大的行货;第三件,要似邓通有钱;第四件,小就要棉里针忍耐;第五件,要闲工夫:——这五件,唤作‘潘、驴、邓、小、闲’。五件俱全,此事便获著。”这是勾引女人的男人必备素质,王婆经常干“马泊六”,懂得潘、驴、邓、小、闲五样本事的妙处。西门庆说这五样本事他都有,有好容貌,自小养得好大龟,家财万贯,被女人打四百顿也不回一下,最有闲工夫。如此一来,王婆为了西门庆许诺的十两银子就设计让西门庆和潘金莲勾搭成奸。

何谓尸、伤、病、物、踪?此语出自宋慈的《洗冤集录》,可以称之为中国古代法律处理人命案件的“五大要件”。官府处理人命案件,必须要具备这五个方面的证据。这五个要件,“尸”,是指尸体;“伤”,是指经过尸体检验以后发现的致命伤痕;“病”,也是指经过尸体检验后发现的致死的病因;“物”,就是指物证,尤其是指致命的凶器;“踪”,就是指具有足以证明行凶情节的证人证言等。很显然,在这五大要件里“重中之重”的,就是尸体,没有尸体,其他的要件要么是根本不成立,要么就是证明力不过硬。

武松还没见到武大郎的尸体,尸体就被潘金莲、西门庆做主火化了,尸体肯定是没有了。“尸”这一条不具备。

武大郎是怎么死的只有潘金莲、西门庆和王婆三个人知道,武大郎身上有没有伤,也只有他们三个人知道,他们不说,就谁都不知道。“伤”这一条也不具备。

武大郎死后,尸身的情形只有潘金莲、王婆、何九叔看过,潘金莲和王婆断不肯说,何九叔看到武大郎尸身指甲青 、唇口紫、面皮黄、眼无光,很明显是中毒的症状,又不敢说,假装中恶,被众火家扶回家中。如果单凭何九叔的供词,还不足以论定武大郎是被人毒死的,因为何九叔不是衙门里的法医,不是官府专门指定的检验尸体的人士,所以他的口供不能当成真的供词。再说,何九叔是在武松威逼状态下说出实情的,虽然官府不知道武松拿解腕尖刀逼迫何九叔的情形,但是只此一条,何九叔的证词就可以完全推翻。“病”这一条也不具备。

物证更不存在。武大郎是被毒杀的,没有行凶的器械。毒药砒霜是从西门庆的生药铺里拿来的,被武大郎吃到肚子里,没出查验。武大郎的尸身又被火化了,从哪里去查砒霜?致命凶器没查到,毒药也没查到,仅凭何九叔提供的两块黑黑的武大郎的骨殖就判断武大郎是被毒死的,似乎证据不足。古代没有化验技术,不能证明何九叔提供的两块黑骨殖就是武大郎的,如果何九叔偷了别人中毒的骨殖来冒充武大郎的骨殖,那么官府轻信了,岂不是酿成大错?“物”这一条也说不过去。

何九叔只是在武大郎死后看了武大郎的尸体,自己判断武大郎是被毒死的,他偷了武大郎的两块骨殖,也可以验证武大郎是被毒死的。可是官府不信,不信那是武大郎的骨殖,而且还不信何九叔的供词,毕竟何九叔只是看到了武大郎的尸身和骨殖,并没有看到潘金莲毒杀武大郎的情形,犯罪现场也被潘金莲和王婆精心破坏了,也就是说,他看到的是被人动了手脚的尸身和现场,当然不可靠。要说西门庆给他的十两银子,更不能和本案沾边了。西门庆给他十两银子只是让他遮盖些事情,没有明说,也没有别的见证人,只是他自己说的,当然也不可靠。至于郓哥,只是带着武大郎去捉奸,看见武大郎被西门庆踢中心口的情形,又看到潘金莲从王婆屋里出来,只能证明西门庆踢伤了武大郎,西门庆可能和潘金莲有不正当男女关系,但也只是可能,并不能完全说有那么回事。况且,郓哥是被武松给的五两银子打动了,才跟着武松来打官司。官府如果知道郓哥得了武松的五两银子,就更不能信了。郓哥就成了被收买的证人,证词完全不可靠。如此一来,何九叔的供词可以推翻,证据不足,郓哥的证词只能证明西门庆踢伤了武大郎,并不能证明西门庆和潘金莲、王婆合伙害死了武大郎。“踪”这一条也不可靠。

明摆着的事,官府却因为尸、伤、病、物、踪不全,就是不追究。可见西门庆手眼通天,买通官府的手段。武松虽然身为都头,却被土财主欺负。西门庆开生药铺,暗伏他出砒霜毒杀武大郎;西门庆是个奸诈的人,好使拳棒,暗伏他踢武大郎事件;西门庆专在县里管些公事,与人放刁把滥,说事过钱,排陷官吏,暗伏他在县衙使钱,买通县衙的官吏;满县人都饶让他些个,暗伏何九叔怕他,拿他十两银子不敢说实情,只有等到武松拿刀子威胁的时候,何九叔才敢说出真实情况。西门庆本是破落户财主,开生药铺发大财,本事很大,又有着潘、驴、邓、小、闲五样勾引女人的本事,对比县衙要求的尸、伤、病、物、踪,真是如出一辙,潘、驴、邓、小、闲本不是正道,不能随便说出来;尸、伤、病、物、踪却是衙门审案定罪的基本方法,在西门庆出钱买通衙门官吏之后,竟然如同潘、驴、邓、小、闲一样,成了不能说的潜规则。

知县和西门庆上下其手,西门庆先把武大郎的尸体火化,把尸、伤、病、物、踪五件里面的“尸”弄没了,其他四件就不成立了。知县也知道没有尸体,就很难定罪,于是收了西门庆的钱财,卖个人情给他。

不妨把西门庆对待女人的潘、驴、邓、小、闲改为对待官府的五样本事,可以买通官府,可以买官卖官。要想求官,买通官府,先要有潘安的貌,外表光鲜;再要有强劲的生命力,强追不懈,持之以恒;更要有邓通似的钱财,上下打点;还要善于伏低做小,唯上不唯实;还要有闲功夫,经常在衙门里跑,陪着知县喝茶聊天,下棋饮酒,还要陪着知县夫人、知县公子观光旅游,给他们买时兴衣服,好吃好喝。如此一来,求官得官,求升迁得升迁,求掩盖罪证就能掩盖罪证,也可买官卖官,增加收入。尸、伤、病、物、踪在潘、驴、邓、小、闲面前,简直就是笑话。

看来,官吏通钱,自古皆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