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文关怀的麻醉医生 是如何炼成的? (一)

原标题:有人文关怀的麻醉医生 是如何炼成的? (一)

中华医学会第27次全国麻醉学术年会(2019)在杭州圆满落幕,“人文麻醉”这四个字深深的印在参会人员的心中,那有人文关怀的麻醉医生是如何炼成的?分享一下在2018年发表在《医学与哲学》临床决策与人文关怀板块的文章《浅谈年轻麻醉医生应具备的人文关怀》,期待与伙伴们共同成长,学识浅薄,认知片面,定有诸多不妥之处,请您留言讨论。

点评专家:黄宇光 教授

(北京协和医院麻醉科主任;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主任委员 )

麻醉是一个高风险的行业,需要谨慎行医,用心呵护。正如北京协和医院张孝骞教授所言“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同时,麻醉作为人才紧缺的临床学科,从业人员的自身人文呵护同样客不容缓。麻醉医生如何加强对患者的人文关怀?提高患者就医可及性和麻醉医疗品质,意义重大。为此,有必要在医患双方强化人文关怀,和谐医患氛围。今年全国麻醉年会倡导“安全麻醉、学术麻醉、品质麻醉和人文麻醉”。安全是底线,学术是内涵,品质是素养,人文是境界。让我们共同努力,不仅要努力提高医疗水平,保证患者安全,同时更要提升人文关怀。呵护好麻醉医师这个宝贵的群体,进而更好地服务好我们的患者。这就是我们的崇高使命和责任担当。

分享:在2014年硕士毕业之前,向黄宇光主任申请去协和医院麻醉科见习了两周,有三件事情,至今记忆犹新。

1)在2014年时,协和麻醉科已经有科室自己的健身房,虽然空间不大,器械不多,但是走进去能够让人从忙碌的临床工作状态进入到轻松自由的氛围中。

2)虽然我只去见习两周,但是仍然收到了科室提供的就餐补助,10次午餐餐券,时任住院总是惠尚懿老师。

3)协和麻醉科有一面展示墙,墙上是研究生和进修医生的照片展示。

这些细节如今回想起来仍然非常温暖,允许我在这里再次向黄宇光主任、向协和麻醉科致谢!

正文(一)

01

临床麻醉中医学人文关怀的缺失

麻醉是患者在整个就医过程中相对被动、顾虑较多、风险较高的一个阶段。在实际工作中,多种因素造成麻醉医生在临床工作中对患者的人文关怀缺失,这一问题在年轻医生中表现更为突出。

(1) 针对年轻麻醉医生,在临床麻醉中缺乏人文精神的特有原因为理论知识不足,临床经验有限,且通常在科室中所承担较为繁重的临床工作,需花费很大精力及体力去学习理论及技术,忽略了对患者的人文关怀。

(2) 历史原因为长期受到生物医学模式的束缚,唯技术论至上,仅仅把手术过程看作单一的技术过程,医患关系被视为单一的技术关系,忽略了患者的心理需求。

(3)客观原因为临床麻醉的工作特点是短、平、快,麻醉医生大部分在手术室内完成工作,穿戴着手术服和帽子、口罩,与患者接触时间较短。而且,在很多医院中,麻醉医生短缺,临床工作压力大,工作安排随机性强,且手术时间过长,无法按部就班的进行工作,即使想给予患者人文关怀也只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4)患者方面的原因为:当患者接触到麻醉医生时,多数患者心理处于焦虑状态,身体处在应激状态,此时与患者的沟通效果很差。

(5)还有一点原因不容忽视:目前的麻醉学教育中忽略了对人文关怀积极的引导,导致大多数麻醉医生轻视了“麻醉中人文关怀”的重要作用[1,2]。因此,造成的临床现状为80%手术患者会有不同程度的焦虑、恐惧、不安,但是部分麻醉医生并不为之所动。具体表现为:

1)术前不访视患者或由他人代为,即便访视患者,也是匆忙行事,寥寥数语。签署知情同意书的过程中只是生硬地将协议书丢在患者面前让其签字,根本谈不上与患者沟通,常演绎成患者及家属眼中强迫患者签字、医生规避责任[3]。

2)在麻醉等待区内,虽然患者处于紧张、焦虑不安的状态,交感神经兴奋、血压升高、内环境紊乱,给手术和麻醉带来了巨大风险,但是麻醉医生通常没有精力和意识去主动去关心患者,患者不自觉会产生没有人理睬,被忽视的感觉。

3)患者入手术室后,与亲人分离、陌生的环境、监护仪器的嗡鸣声都会使患者产生恐惧、孤独感,患者会变得异常脆弱、敏感。而此时,在做准备工作的年轻麻醉医生,通常集中精力于自己手边的工作,忽略了有意识的和患者简单的交流。常常忽略患者的个人感受,例如,生硬的解开患者衣襟连接监护仪,甚至在清醒情况下,进行有创操作时,没有告知患者会有疼痛,没有解释清楚操作目的,这些不免会使患者产生“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消极情绪。对女性患者,很多麻醉医生不注意保护患者私密处,会使患者特别窘迫。且手术中,一些麻醉意外的发生并不是由于麻醉医生自身专业知识不足造成,而且因为当值麻醉医生对患者的关怀不够。例如,未能及时发现气管导管扭折,分泌物堵塞或接头脱落,舌后坠,呕吐物未及时管理;对心功能障碍患者未能做到密切监测而造成输液过多、过快致心衰、肺水肿;钠石灰失效致CO2潴留;全麻因改变体位致循环功能紊乱或气管插管脱出[4]。

4)手术结束前,部分缺乏经验的年轻麻醉医生认为:所有全身麻醉的苏醒都是“苏醒越快越安全”。比如,曾有在全身麻醉下做胸部或腹部手术的案例,手术台上还在缝皮,麻醉医生已将气管导管拔出,患者已睁眼、说话,甚至感觉疼痛。有些年轻医生急于使用药物催醒患者,但是忽略了药物催醒陡然苏醒患者,一方面患者会产生紧张、恐惧、焦虑不安等不良心理反应;另一方面芬太尼等镇痛药物的作用被拮抗,患者感觉疼痛不适,加重紧张情绪[5]。

5)术后随访是临床麻醉中最薄弱的环节。许多麻醉医生认为只要患者能平安离开手术室,其他问题就应该由病房医生负责。但现实中,由于专业的不同,尤其是部分年轻的外科医生并不能很好地解决术后麻醉相关疑虑和问题。

02

人文关怀在麻醉实践中重要作用

麻醉医师作为患者生命的守护者,如果能在技术过硬的基础上,给予手术患者更多的人文关怀,对患者、医生、医患关系、以及医学的整体发展都具有重大意义,将有助于更好地适应现代医学的发展;有助于促进麻醉学向围术期医学的转化[6]。

首先,对患者而言有助于抚平患者心理创伤,避免留下不愉快的回忆,尤其是婴幼儿,不良记忆可能会对孩子造成终生影响。同时,患者感受到自己的生命被精心的呵护,生命的价值被充分的重视,人格和尊严受到尊重,战胜疾病的信心必然会增强,有助于患者以最佳的身心状态参与手术,有利于临床预后。有研究证实,术前的人文关怀式沟通能够减轻肺癌患者诱导期在心理和生理两个方面对麻醉和手术产生的不良反应[7]。在患者进入手术室后,播放轻柔的甚至是根据患者喜好而选择的背景音乐,可减轻患者在手术室陌生的环境的不安甚至恐惧[8]。在患者清醒状态下进行有创操作时,如果适当应用辅助药物可减轻患者的焦虑及不适感,尤其对于儿童,使用药物消除对恶性刺激的记忆更为重要[9]。在复苏过程中给予人文关怀护理可使患者腹胀发生率明显降低,腹胀时间明显缩短[10]。

其次,对麻醉医生而言,有助于提高麻醉服务质量,提升患者对麻醉医生的满意度。送人玫瑰,手留余香,在患者的就医体验改善后,会给麻醉医生更多正向反馈,患者的肯定会增强麻醉医生职业幸福感,鼓励其给予更多的人文关怀,形成良性循环。有调查研究显示,对患者满意度造成影响的前四位因子是:医术(30.1%)、人文关怀(26.8%)、费用(18.4%)、后勤保障及伙食(14.7%)[11]。

再次,对医患关系而言及医学发展而言,将人文关怀贯穿于临床麻醉工作的各个细节,定会增加患者的满意度,重塑医生敬畏生命的形象。这有助于融洽医患关系,体现“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体现从“以病为中心”到“以人为中心”医学模式的转变[12],将更好地适应现代医学的发展。

参考文献:

[1]徐铭军.麻醉医生与人文关怀[J].医学与哲学,2005,26(6):46-46.

[2]余奇劲,周青山,杨云朝.麻醉医生与围手术期患者的人文关怀[J].医学与哲学,2008,29(8):63-64.

[3]袁军.当前实施麻醉过程中遇到的困惑及解决办法[J].医学与哲学, 2011,32(20):4-6.

[4]王哲.浅谈麻醉意外的原因及预防[J].医学信息旬刊,2010,23(12): 4906-4907.

[5]王海云,王国林.论人文关怀在麻醉医生围术期工作中的重要地位[J]. 现代医院管理,2008,6(3):39-41.

[6]王丽.加强医患沟通和谐医患关系[J].现代医院,2011,11(11):112-113.

[7]魏娜,王国年,张桂玺,etal.术前人文关怀对肺癌手术患者全麻诱导心理和生理的影响[J].医学与哲学,2013,34(22):51-52.

[8]李琼,张俊.应用背景音乐消除手术患者入室后焦虑情绪的探讨[J].临床医药实践,2006,15(6):465-465.

[9]邹小华,常业恬.从细节着手围手术期人文关怀[J].医学与哲学,2007, 28(14): 79-80.

[10]胡铭美.人文关怀对麻醉后腹胀发生率的影响观察[J].基层医学论坛, 2016,20(34):4782-4783.

[11]姜天俊,赵玉荣,楚文剑,etal.患者对医院满意度的调查与思考——谈医院的人文关怀[J].医学与哲学,2003,24(5):61-62.

[12]陈维进,李丹.试论医学人文精神[J].中国医学伦理学,2002,16(3):28-28.

致谢

1)真诚感谢张锦英教授(锦州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麻醉科)和吴秀英教授(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对本文发表的耐心修订和真诚鼓励;

2)感谢知麻糖团队对本文的支持原创漫画;

3)感谢肖卓医生的精美排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