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三敢的油画

原标题:陈三敢的油画

作者与陈三敢先生合影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和陈三敢在中山东一路29号相识。那时我们都还年轻,他在《城市导报》,我在《交通安全报》,两家报社在同一条路上,我们干同样的工作:美术编辑。

那年代好像很少有人营养过度,咱俩当年就像两个“瘦猴”。只要有空,就互往切磋艺术,做艺术家的美梦。他约我画刊头画,我约他画漫画,就这样“互相帮助”。两人的作品在书报上发表,好开心!那个年头,没有互联网,更没有智能手机,自己名字能变成铅字,感觉无比的荣耀。

这是我和三敢早期相识的一段友情。后来他为艺术辞职了,开始转向画油画了。我虽然羡慕,但以当时的工资收入,连买油画颜料画布都不够,我就继续“混”在体制内……

我逐渐了解了三敢的家庭背景:他出生于一个书香和佛学世家,从小受其伯祖父,现代著名居士、弘一法师弟子、佛学家陈海量先生的教导,这使得他与佛法很有渊源,早期就常绘制有关菩萨的画作,并在1990年,他三十而立之际,在上海美术馆举办了佛教油画个人展,次年又在杭州举办。在他这个年纪能够开个展,是件了不起的事情。

再以后,我们又在交大相遇,他成为我交大艺术系的同学。一路以来,我不时看到他的油画作品在展出和被媒体报道。作为好友和同学,遂动心起念,我想用文字写一写三敢和他的油画,因为我被他作品中那种宁静的感觉所打动,我努力想去解读他油画中所追求的佛教境界。

三敢的油画受佛教影响,有一种淡淡的优雅的佛教意境,其色彩的运用,诚如黑格尔在《精神现象学》书中阐明:“红绿两种颜色,要画历史画就调用红色,要画风景画就调用绿色……”陈三敢基本符合黑格尔总结的大体规律。当然这仅仅是种概念基调,运用到具体的油画创作色调上,还与作者本身的人生境界休戚相关:三敢对佛教的悟性,在潜意识中自然的流露于笔端。我通过他的油画作品,看到他心里不浮躁,内心很清静,平静如水……

其实三敢的油画,是经过反复推敲的。他说有时半夜醒来,感觉这样画不行,推翻重新构图,反复推敲,使我想到贾岛在题李凝幽居诗中有这么一句:“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据说,当初贾岛原诗是“僧推月下门”,他反复思考几天,改了一个字,用“敲”,这个敲字改得非常有意境。试想,空旷的幽居,推是无声的,而敲是有声的,池边树林鸟在睡觉,一个僧人在月下“笃、笃……”敲门,这个声音多么有乐感,在汉字中敲字显然比推字有声有色。文艺创作是时常需要“推敲”的,三敢身上就有这种“推敲精神”。

我以前不知道他名字的由来,后来才知, “陈三敢”这个名字是由他的舅公,当代著名文学家、教育家、文学理论家许杰先生取的,意指“敢说、敢想、敢干”的三敢精神。许杰先生一生从事教育与写作,57年被打成右派,文革时又饱受折磨,但并不屈服,这些对三敢影响很大。如今他每天坚持作画,希望达到更高的艺术境界。

他坦言:“绘画,主要是为了给自己一个交代,总得留下些什么,才不枉费来这个世界走一遭。”听罢,我也戏谑地解析三敢:一是敢于辞职经商养画,二是敢于佛教入油画,三是敢于追求宁静致远,可谓三敢……

我俩似乎又回到了中山东一路的年代,以茶代酒,重叙友情。这友情,仿如眼前皇菊花泡的茶,那淡淡的柠檬色,清澈可鉴,菊香明目,纯洁美好。

祝愿三敢的油画越画越好,彰显自然无尽的生命力和空灵俊秀的意境。

【艺术家简介】 陈三敢,1960年生于上海,浙江天台人。曾就读于上海交通大学艺术系油画专业、任中国城市导报美术编辑。现为法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上海欧美同学会画院画师,上海中外文化艺术交流协会一级画师,上海颜文樑艺术促进会会员。1990年、1991年分别在上海美术馆、杭州举办油画个展;2006年参加中国春季艺术沙龙作品收藏博览会;2007年赴欧洲九国采风;2008年在上海举办欧洲风情油画展;2010年参加上海艺术博览会;2011年油画作品《旭日》、2012年《水乡朝阳》、2013年《绿荫下的石桥》、2014年《幸福桥》、2015年《晨曦》先后入选法国秋季艺术沙龙展;2013年在法国欧洲艺术宫举办油画个展。作品发表于中国40多家报刊杂志,并被海内外藏家收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