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冲银杏村美上了热搜,你还不来嘛

原标题:腾冲银杏村美上了热搜,你还不来嘛

编者语:

近日,腾冲银杏村又美上了热搜,游人纷至沓来观看每年的这场“黄金雨”。有人说:腾冲的银杏叶一黄,边地就成了诗;有人把银杏村排为中国十大银杏村之一;有人说它是中国13个绝美赏秋之地……

一切溢美之词都不为过,这片迄今为止云南发现的最大、最集中、最古老的银杏林,是福祉、是心灵故乡、是梦幻天堂,看看最有发言权的腾冲人眼中的银杏村是什么样的:

江东银杏·最是人间情暖时

千年的风吹动古老的梦

从一枚扇形叶片里

读懂轮回再轮回的守候

那一季又一季的深情款款

在叶的脉络里清晰可见

时光清浅,天空湛蓝

童话世界被金色装点

银杏树下,孩童尽情耍玩

把堆积的金色叶片

翻动成

漫天飞舞的花

古老的石板路上

撑油纸伞的女孩踏着金黄轻舞

在这个季节里

把步伐走成诗行

一片黄叶从枝头滑落 轻敲纸伞

在女孩抬头的瞬间

灿烂了所有的相见

秋转冬凉

唯有这一季的金黄

充满人间烟火的味道

朴实的农家小院

门头挂满火红的辣椒

院内的一切摆设 都让人眼馋

一壶茶的清香从盛情里传来

围坐在流金岁月的裙摆

于无声处听最纯然的心语

在一杯茶里

品读腾冲最美的神话

—— 尹晓东

故里,银杏村

触碰天生桥的凭栏,

感受龙川江的碧波。

把梦和叶一起抛洒,

幻化出绚丽的流年。

每次,从银杏树下轻轻地走过,听到树悄悄地说“落下不是叶子,而是一种舍去。”叶说:“离开是一种心情,来年再相逢。”风雨说:“结束是使命,而不是摧残。”大地说:“收留你是一种包容。”我说:“每一种遇见,结果早已注定,有缘才相见。”

十一月,高黎贡山层林尽染,秋“忆”浓浓,龙川江碧波荡漾,滚滚热海神汤,大树杜鹃含羞待放……而此时的银杏村进入一片金色的童话世界。走在村子里,时光浮沉,拂过屋前房后的青砖瓦砾,小路上、石墙间、小院里、桌凳旁落下的黄叶在这里栖息,银杏树下,悠闲的老人,堆着笑脸,拉着家常,享受着漫漫时光。不经意的瞬间,私藏着腾冲无数个最美的秋天。

—— 谢恩国

银杏树的骨头隐痛

晴朗冬日,去江东银杏村或中和银杏林

赴一场银杏羽化衍生金色天地的约会

一群仙女在树下修炼

静谧时光什么都有可能

寒风轻来,金色扇形银杏叶跳脱枝头骨端的牵挂

羽化金色精灵漫空炫舞

顿时天地演绎成金色童话世界

落在黑色发梢,白色衣裙,雪亮剑尖

仙女立起舞剑,感悟落叶生灭伟力

银杏叶铺满一地金黄

烟霞失色,芳草枯叹

寒风如刀,无情割断银杏的思念

是为了更加灿烂的来年

—— 李仲田

叶黄了... ...

立冬过后树萧杀,

银杏村里寻童话。

空中树地各三分,

霜轻未减落叶花。

—— 杨生聪

喜欢清晨,走进银杏村,村两侧就会站满了许多披上金黄色薄纱的仙女迎接我,而地上厚厚一床温暧发光的黄地毯,大大小小的银杏树都和着晨曦舞动在迎接我,抬头看腾冲蓝,金色的叶儿在阳光照映下轻轻摆动,好像一道道绿黄色的叶屏,衬托着深蓝,薄雾中隐隐透露明亮的暖调,炊烟袅袅下的村庄就会显得十分柔美。

微风吹过,肯定会有几只黄色蝴蝶在风中翩翩起舞。树上叽叽喳喳的鸟跳来眺去,孩子们在缤纷落叶中追逐嬉闹,他们抓起地上的银杏叶快乐地抛向空中,更多的蝴蝶飞舞着,围着光秃的树枝飞舞着、飞舞着,寒冷凋零的初冬瞬间又活了过来……

—— 王立权

边陲重镇小村庄

遍地金黄又逢秋

扇形蝴蝶空中舞

笑迎八方访客来

—— 段优兰

忘记初冬的冷意,走在银杏村的乡间小道上,听风吹过的声音,看纷纷飘落的黄叶,不时地打开相机,把自己定格在这份美好中。

累了,找一户人家住下来,寻一桌特色农家菜,让味蕾慢慢绽放。当味蕾满足之后,在银杏树下静静地喝一壶茶,看一本书,感受阳光洒在身上,有黄叶刚好落在书上,顺便做了书签,时光就这样慢慢的流淌着。

—— 鲁艳红

早晨,银杏村的雾霭衬着清透的蓝天,配合得恰到好处。满眼都是古老沧桑的银杏树。厚重、古朴的火山石墙与石板路被银杏叶打扮得暖暖的。当太阳的光映亮整片天空时,那光穿透老屋间的银杏古树,整个村子都变得金碧辉煌,让人傻傻地分不清是在梦里,还是在童话世界里?仿佛时间从远古延伸到了现在。

挂在空中的许多彩色油纸伞在银杏的金黄里摇曳,再看看拴成长串的包谷成片地从房头、楼上像瀑布般垂下,又让人心头涌起了不一样的烟火。

—— 朱丽萍

秋天的银杏村是金色的,而夏天,却是绿色的。相比金黄银的秋,我更喜欢浓绿的夏。

记得第一次到银杏村是夏天,随朋友到她家里去。当我们在盛夏的烈日下步行一个多小时后到达银杏村时,我以为我们是误入了世外桃源。那铺天盖地的、茂密的绿,让我有点躁热的心瞬间平静下来。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如此多且这么高大、古老的银杏树。在这之前,我也从来不知道夏天的银杏树可以这么美。

虽然后来又在不同季节无数次的去了银杏村,感受了她不同的美,但好像都没有了当初第一次见到她时的惊艳,我终究成了她的过客,就像那个早已失去联系的朋友也成了我的过客一样。

——李玉梅

图 | 李黎 陈爱辉 肖旋 邱雪晗 张明永 刘正凡 腾冲摄影家协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