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利千辛万苦敲打出的100辆豪情,为何李书福直接用压路机报废?

原标题:吉利千辛万苦敲打出的100辆豪情,为何李书福直接用压路机报废?

上文说到吉利经过几番周折,终于拿到了“六字头”的客车生产目录,虽然并不是真正的轿车目录,但临海基地终于可以正大光明地生产汽车了。

但“吉利一号”的天折,让李书福意识到做汽车不易,做豪华车更不易,没有捷径可循,必须按照成熟的工艺、平台、技术、零配件来设计生产,才能保证质量。

图为吉利一号

特别是做豪华车,首先得有零部件供应。自己去造,投入太大,根本没法去想;去找一些长期合作的摩托车零部件企业来开发,质量又不大靠谱。即使都做出来了,中国普通老百姓又有多少人买得起呢?

面对困难,吉利汽车如何取舍?是继续做豪华车,完成李书福的豪车梦还是转向其他领域?

搁置豪车梦想,进军经济型小车

因为生产许可证的问题,李书福将奔驰类的豪车梦想暂时搁置下来了,专注去造“英雄气短”“有头无尾”的两厢车。

在北京找机械工业部的时候,也有好心人给他支招儿,你搞出来的车不能跟大企业竟争,而且要小的,没有“屁股”的,前面还是要子弹头的。李书福听了,觉得这倒也算一个比较不错的变通之道。

图为中华子弹头

不知不觉中,李书福的造车大计转了个弯——搁置“奔驰+红旗”策略,先切入低端产品。事实上,这一带有被迫无奈的转弯,却让李书福找到了当时中国的一个细分市场——正在四处创业、为进入先富群体而努力奋斗的一群人——他们大多需要价钱不高但很实用的交通工具。

当时汽车行业普遍暴利,就连最便宜的夏利、奧拓也要10多万元左右。对这部分创业者而言,那些合资品牌的价格就有点儿高高在上了。为这些人造车,一方面避免了和大品牌进行正面交锋,另一方面低端市场存在着旺盛需求,但恰恰又是车企大佬们不屑去做的。

吉利豪情6360——夏利“六字头”的孪生兄弟

李书福开始研究更经济的小车,除了中华子弹头之外,原先以生产大型播种机为主的安徽安驰汽车工业有限公司在1994年开始生产销售的安驰牌MC6330微型汽车,也在李书福的研究之列。对于这两款车的研究,主要用于梳理零配件名单和学习底盘系统。不过,他更热衷于夏利。

图文安驰牌MC6330微型汽车

夏利10多年始终保持经济型轿车销量第一的位置,将“省钱、省心、省时”当成自己的信念。某种意义上,它和吉利“造老百姓买得起的车”,有着相似的内涵。这让夏利在很长时间内成为吉利的对标产品

这次李书福买回了好几辆夏利车,把它一一拆卸开,研究夏利的零部件配套体系,发动机是谁的,变速箱哪儿买的,仪表哪儿来的,底盘咋整的,一项一项地分析。

吉利首辆轿车——吉利豪情下线

正是站在前辈的肩膀上,才有了在浙江临海吉利豪情汽车工业园下线的“豪情6360”。看上去,“豪情6360”整体上像是夏利“六字头”的孪生兄弟。

吉利开启“钣金工时代”

李书福回忆自己刚开始造车时,曾有过这样的窘境——一当时掰手指头算算,全公司懂汽车的人,把他算在内,只有三四人。这里面就包括罗显任和他从湖南一起过来的同事。

“谁是专家?谁也不是。我就自己动手,自己画图,自己试制,自己试车,自己改进,什么都自己来,带领几十个人大家冲锋陷阵。”

“没有模具就用那种很土的方法——用水泥、胶水这些东西来做模具。”

曾给李书福做过很长时间专职司机的项修富记得,车间里大家都调侃李书福为“李工”,大多数时间李书福蹲在地上,自己埋头鼓捣机器设备。

在现任吉利副总裁顾伟明的印象中,当时“整个过程全是靠人通宵达旦地干。一个座椅装不上,就试几百次。那个时候,有一个车门接合面不好,我一个人关车门都关了几千次”。

和“吉利一号”一样,第一辆豪情也是靠钣金工一榔头、一榔头敲出来的。在无奈中,吉利开启了“钣金工时代”。

李书福开来压路机,轧掉100辆豪情

由于豪情是手工敲出来的,所以它的图纸是在投入批量生产几年之后,才由后来加入吉利的专业人员补齐。

正因为如此,豪情一造出来,就遇到了很多问题,比如说没法通过淋雨试验。

今天造车对一些性能件会有一个强制性的标准,要求刹车、灯光要过淋雨,不能“车一开出去遇到下雨,车里面都可以养鱼”。当时的豪情就达不到标准,灰进得来,水也进得来。

这样的汽车,当然没法卖出去。

这让顾伟明很受伤,他的顶头上司——时任豪情汽车公司总经理方建国也很泄气,有些不想干了,最后只好换人。

李书福的心情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但在质量面前,他选择了置之死地而后生,开来压路机,将后来量产的100辆豪情彻底地给报废了。

吉利人一直记得这个故事。后来担任吉利董事局副主席的杨健每每提及此事仍感慨万千,既为老板轧掉所有问题车的举动而震撼,同时也认识到品质决定着吉利车的生死。

李书福没有泄气,他有自己的看法:“吉利车是一个婴儿,21世纪的汽车婴儿,现在刚刚起步,还有些踉踉跄跄,但是这个婴儿有志向。婴儿家里很穷,他穿着破鞋,背着破书包,几本书可能还是向同学借的,但是他勤奋地学习,所以他今后有可能成为有用的人......”

随后,吉利确立了“先描红再写字,先学走路再学跑步,先从低端做起,从零部件做起,再做高端”的技术路线,提出了“售价五万、油耗五升、能坐五人”的“三五”造车目标,陆续推出豪情、美日、优利欧等吉利汽车,一举冲破了三大轿车合资企业价格垄断和市场垄断,促使轿车从奢侈品变成老百姓都能买得起的消费品。

写在最后:

20世纪末,中国汽车市场每年销量才几十万辆,私家车市场才刚刚起步。但李书福大胆预测,随着改革开放的进一步深入,中国的现代化建设持续推进,国民消费水平会逐步提高,居民自用购车消费会显著提升,中国一定会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市场,因而坚持进军汽车行业。

面对“一穷二白”的状况,吉利进入汽车行业面临很大挑战和困难,但李书福“抱着失败也是胜利”的心态,坚定地踏上了造车之路。靠手工敲打出来的豪情遭遇众多问题时,李书福毅然用轧路机将这100辆车碾废,从而奠定了吉利的品质基础,让吉利在在产品力水平和管理方式上有了飞跃发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转载自原创文章: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