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我可能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相信你! | 唧唧堂论文解析

原标题:PS:我可能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相信你! | 唧唧堂论文解析

picture from Internet

解析作者 | 唧唧堂心理学小组:杰克姑娘;审校编辑 | 悠悠 糖糖

本文是针对论文《我可能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相信你(I May Not Agree With You, but I Trust You: Caring About Social Issues Signals Integrity)》的一篇论文解析,该论文于2019年01月发表于《心理科学(Psychological Science)》。该研究作者是哈佛大学的Julian J. Zlatev。

研究背景与问题提出

在现代社会,愿意信任他人是至关重要的。信任是解决协调问题和维持合作的重要因素。因此,人们在决定是否信任另一个人时,会注意到各种各样的信号,包括行为动机、群体成员和身份级别。本研究考察了观察者用来判断他人是否可信的一个新信号,即一个人对社会问题的看法。它可以分为两个部分:(a)一个人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例如,某人是否支持或反对堕胎)和(b)一个人关心这个问题的程度(例如,某人认为堕胎的问题有多重要)。所以,观察者对评价对象的信任来自两个方面,即评价对象和观察者是否持有相同的观点,以及评价对象对社会问题的关心程度。

其他研究发现,观察者对信任的评估主要依靠两个重要线索:正直(目标的诚实或高洁)和仁慈(目标的善良或积极意图)。本研究从这些角度出发,考察了一个人的哪些特征表明他是值得被别人信任的

研究一

选取了1000名被试,实验为2(被试-评价对象观点一致性:一致,不一致)x 2(评价对象的关心程度:高,低)x 5(问题类型:死刑、堕胎、枪支管制、动物试验、安乐死)的被试间设计,被试被随机分配到20个条件中的一种。被试阅读另一名被试(即评价对象)的信息,包括评价对象对这些问题的看法。随后被试对评价对象从三个维度——正直、道德品质和仁慈进行评分。然后,被试被问及他们自己认为这个问题应该是合法的还是非法的,以及他们对这个问题的关心程度(李克特5点计分)。

被试对评价对象的正直评分作为被试-评价对象一致性的函数,以及评价对象对问题的关心程度(研究1)

结果发现,被试对评价对象的评分受到评价对象关心问题程度的影响,这一效应是显著的(t(1001) = 8.31, p < .001; t(997) = 5.20, p < .001, 95% CI = [0.27, 0.59]),更关心社会问题的评价对象被认为比不关心社会问题的评价对象更正直,无论被试与评价对象的观点是否一致。被试对评价对象的正直评分在观点一致性上也有显著的主效应,p=0.64, t(999) =10.58, p <.001, 95% CI=[0.52, 0.76]。同样,在道德和仁慈的评分上也发现了相同的结果。

研究二

尽管研究1提供了证据表明,高关心程度的评价对象与低关心程度的评价对象之间对信任的感知存在差异,但这项研究并不清楚信任的变化发生在哪里。可能是由于低关心程度的评价对象更不可信,也可能是由于高关心程度的评价对象更可信,或者两者兼有。研究2旨在解决这个问题。

996名被试参与了研究2。被试收到一个名叫杰米的虚构的人对死刑问题的看法,即杰米认为死刑是合法的或者是非法的。随后被试被告知杰米对死刑问题的关心程度。随后,被试对杰米的正直和仁慈进行评分(与研究1中相同)。然后,被试回答他们自己对死刑问题的看法和重视程度。

结果发现,评价对象的关心死刑程度对被试的正直评分有显著的影响,β= 0.20,t(994) = 6.32, p< .001, 95% CI =[0.14, 0.26];即当评价对象更在意死刑时,他们认为评价对象更正直,无论他们的观点是否一致。同样,评价对象的关心程度对被试的仁慈评分有显著影响,β= 0.11, t(994) = 3.45, p < .001, 95% CI = [0.05, 0.17]。验证了研究一中的结果。

研究三

研究3的目的是通过“相信还是验证”博弈,一种对基于正直的信任的有效行为测量。

842名被试,每个被试被随机分配到2(被试-评价对象一致性:一致,不一致)x 2(评价对象的关心程度:高,低)被试间设计的四种条件中的一种。所有被试都和评价对象一起玩“相信还是验证”的游戏,并收到来自评价对象对死刑的感受的问题。信任行为是通过被试在“相信还是验证”游戏中的反应来衡量的。

相信评价对象的被试的所占比例与被试-评价对象一致性以及评价对象对死刑的在意程度

结果发现,评价对象的关心程度对被试的信任行为有显著影响(β=0.42, z= 2.83, p= .005, 95% CI = [0.13, 0.72]),即相比那些不在乎死刑的评价对象,那些更在乎死刑的评价对象更受信任。评价对象的关心程度对被试给其的正直评分有显著影响,β=0.56, t(839) =8.48, p <.001, 95% CI= [0.43, 0.69];同样,评价对象的关心程度对被试给其的仁慈和道德品质评分也有显著影响。

研究四

本研究进一步探讨了信任和喜爱之间的关系。之前的研究表明,喜欢一个目标者会增加该目标者的可信度,但目前还不清楚这是否是信任的必要组成部分。

600名被试,首先向被试描述两个人,泰勒和杰米。关心社会问题的人被描述如下:“泰勒/杰米对堕胎问题有着强烈的感情,并定期为一个倡导支持选择/反对生命的立法组织做志愿者。”对每个被试随机特定描述的组织。而冷漠的人被描述为:“泰勒/杰米对堕胎问题没有强烈的感情,也没有自愿参加任何支持生命或支持选择的组织。”然后,被试把自己想象为其中一个玩家进行信任游戏。

采用两个题目考察感知到的信任:“我相信泰勒/杰米会还钱”,“我对泰勒/杰米会还钱很有信心。”使用了李克特式7分量表。对基于正直的信任的测量与研究1相同。对喜爱程度的测量采用5道题目:“我认为泰勒/杰米可以成为我的朋友”,“我认为与泰勒/杰米见面和交谈很困难”,“泰勒/杰米不适合我的朋友圈”,“泰勒/杰米和我不可能成为朋友”和“我想和泰勒/杰米进行一次友好的交谈”。

被试对目标者可信度的平均评分作为被试-评价对象一致性的函数,以及评价对象对堕胎问题的关心程度

结果发现,被试对关心堕胎者信任程度高于不关心堕胎者,p= 0.43, t(599.21) =7.84, p <.001, 95% CI =[0.32,0.54]。关心与被试-评价对象观点一致性之间也存在显著的交互作用。被试对关心堕胎问题的评价对象的正直、仁慈评分高于不关心堕胎问题的评价对象。关心对被试是否喜欢评价对象评分无显著影响。然而,关心和观点一致性在喜欢评分上存在显著的交互作用。

不足与未来研究展望

首先,被试只间接地收到有关目标者的信息,他们没有直接的互动。而在面对面的情况下,信任暗示对人们的影响可能更大。

其次,尽管研究表明,这种效应在广泛的社会问题中普遍存在,但在其他问题上可能并非如此。未来研究需要探究这种效应在其他问题或者其他国家是否依然存在。

最后,这些研究只涉及一次性的信任事件。人们可能会更加犹豫是否要相信那些他们在反复互动中的事情。

参考文献:Zlatev, J. J. . (2019). I may not agree with you, but i trust you: caring about social issues signals integrity. Psychological Science.

解析作者: 杰克姑娘

推荐

订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