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松请来的四位高邻暗藏玄机

原标题:武松请来的四位高邻暗藏玄机

武大郎被毒杀后,武松要给哥哥报仇。他带了何九叔和郓哥到县衙告状,知县收了西门庆的钱财,以证据不全为由,不准他的状子。武松要自己办事,就在武大郎家摆下酒席,让潘金莲坐主坐,请来王婆坐对席,又请来四位高邻作见证。而这四位高邻恰恰是有着一层寓意的,也暗藏玄机。

武松先请来下邻开银铺的姚二郎姚文卿,姚文卿略作推辞就跟着去了,在王婆肩下坐了;接着请了对门请两家,一家是开纸马铺的赵四郎赵仲明。赵仲明借口买卖离不开人,不愿去,武松说,众高邻都在那里,不容分说,扯他到家里,在潘金莲肩下坐了;又请了对门卖冷酒的胡正卿。胡正卿原是吏官出身,看出些门道,不肯去,被武松拖了去,在赵四郎肩下坐了;又请了王婆的邻居卖馉饳儿的张公。张公说没有礼数往来,不愿去,被武松拖了去,请他到姚二郎肩下坐了。至此,四个邻居都到全了,分别是开银铺的姚文卿,开纸马铺的赵仲明,卖冷酒的胡正卿,卖馉饳儿的张公。

金圣叹夹批道:“上回已畅写淫妇好色,虔婆爱钞矣,此忽乘便借邻舍铺面上,凭空点染出来。姚文卿坐王婆下者,表虔婆以财为命也。赵仲铭坐潘氏下者,表花娘搽脂点粉也。胡正卿坐赵仲铭下,即在潘氏一行者,言因花娘搽脂点粉,致有今日酒席也。又云吏员出身者,不惟便于下文填写口词,亦表一场官司,皆从妇人描眉画眼而起也。馉饳者,物之有气者也。梦书夜梦馉饳,明日斗气矣。先问王婆你隔壁是谁,所以深明财与气邻,盖戒世人之心至深切也。张老仍坐王婆肩下,则知虔婆但知钱钞,而不知祸患,乃今其验之,然而悔已晚矣。看他先只因虔婆爱钞,便写一银铺,因花娘好色,便写一马铺。后忽又思世人所争,只是酒色财气四事,乃今财色二者,已极言之,止少酒气二字,便随手撰出冷酒馉饳两铺来,真才子之文也。”

潘金莲和西门庆勾搭成奸,借助王婆从中牵线搭桥,借助酒色财气才办成事。两人在王婆家对饮,有酒催情;潘金莲容貌美,有颜色,西门庆色胆包天;西门庆有的是钱,许给王婆十两银子,有钱财从中周旋;西门庆、潘金莲和武大郎斗气,西门庆踢伤武大郎,并和潘金莲合伙毒死武大郎。是酒色财气促成了西门庆和潘金莲的一段孽缘,也是酒色财气害死了两人以及从中作梗的王婆的性命。

潘金莲、西门庆都好色,酒是色媒人,财是经济基础,气是做事的动力。要想做成勾搭成奸的事情,除却酒色财气不能办成。

潘金莲代表色,开纸马铺的赵仲明坐在她的下首,纸马要卖出去就要点些颜色,弄成彩绘的,暗指潘金莲涂脂抹粉的风流,另外一层意思是用纸马的“马”字借指潘金莲是西门庆的“马子”。民间俗语云:“娶到的妻,买到的马,任人骑来任人打。”卖冷酒的胡正卿坐在赵仲明肩下,不仅寓示着因潘金莲涂脂抹粉,淫荡成性才有今日酒席,而且寓示着酒是色媒人,无酒不成色。胡正卿本是吏官出身,暗指潘金莲涂脂抹粉引出一场官司,也暗指官吏出身的人对民间的奸情不闻不问,只当没看见。卖馉饳儿的张公本是王婆的邻居。馉饳是古代的一种面食,有馅。一说即“馄饨”。多见于宋代诗文。宋孟元老《东京梦华录·食店》:“又有菜面.....及卖随饭、荷包、白饭、旋切细料馉饳儿。”《山东民俗·日常食品》中写道:“大鱼馉饳(饺子)。取新上岸鲜鲅鱼,片肉,剁或切为馅,少佐盐,略加韭菜、油,包为饺子,大如小儿拳,煮熟,每碗只盛两只,中等饭量,六七只尽饱,吃来极为酣畅。”馉饳儿是有气的,王婆爱财,卖馉饳儿的张公住在她的隔壁,暗指财与气邻,让张公坐在王婆的肩下,暗示着只图财使气,不仅会害人性命,而且还会惹祸上身————武松就是把气撒在了王婆的身上,还手刃潘金莲和西门庆。看来,酒色财气不惟成就奸情,而且还会弄出人命,不是闹着玩的。

明代文学家冯梦龙对酒色财气四字的评价是:“饮酒不醉为最高,好色不乱乃英豪。无义之财君莫取,忍气饶人祸自消。”如果当初潘金莲和西门庆各守本分,好色不乱,王婆不取不义之财,不做“马泊六”,也不用酒做奸情的催化剂,三人都各自忍住,就不会构成悲剧。如果武大郎也能像宋江一样忍住了,甘愿戴绿帽子,也不会出现被毒身亡的结局。如果武松能忍住,也不会弄出三条人命。可是,这一切又不可能,他们都有自己的性情,都有自己的声口和行为逻辑,不是一两句话就能改变的。

悲剧的形成是作者预设的人物性格造成的,也有周围环境以及他人的影响。在小说里,性格即命运,在现实生活中似乎也有些道理。潘金莲是使女的性子,无力摆脱武大郎,只能偷情,要和武松偷情而不得,转而投向西门庆的怀抱;西门庆是土财主,就爱沾花惹草,遇到潘金莲,两人一拍即合;王婆爱财,为了钱财要促成不正当男女关系;武松是打虎英雄,不近女色,为了复仇什么事都干得出来。负责火化武大郎尸体的何九叔是旁观者,曾经带着武大郎捉奸的郓哥原是旁观者,两个人可以作为证人,还有武大郎的两块黑黑的骨殖作为物证,两个人见到武松的时候才说出实情。四位邻居是冷眼旁观者,没有参与其中,只是作为了武松报仇的见证人。

卖冷酒的胡正卿,开纸马铺的赵仲明,开银铺的姚文卿,卖馉饳儿的张公分别代表酒色财气,排列安排大有深意。武大郎一案,始于四字,终于四字,后世不可不引以为戒。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