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萨蒋扬钦哲:虚伪无处不在,修行成为欲望的幌子

原标题:宗萨蒋扬钦哲:虚伪无处不在,修行成为欲望的幌子

山南市是西藏古文明的发祥地,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山南因拥有众多个"第一"而被公认为"西藏民族文化的摇篮"。

如西藏第一位国王、第一座宫殿、第一座佛堂、第一块农田、第一座寺庙、第一部经书、第一部藏戏等等,均诞生在山南。

色乡位于西藏山南,与不丹隔山相望,来了西藏多次,虽说与佛法无缘,至今缺乏信仰,然而对于佛法相关的书籍,却是看了不少,其中颇为喜欢的《正见》一书,其作者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就是出生于不丹。

宗萨蒋扬钦哲却吉嘉措仁波切( Dzongsar Jamyang Khyentse Chökyi Rgya mtsho Rinpoche, Khyentse Norbu), 1961年6月18日出生于不丹,被公认为第三世宗萨蒋扬钦哲,通常被称为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以下简称宗萨仁波切。宗萨仁波切是已故宁玛巴法王敦珠仁波切的长孙,七岁时被十四世达赖喇嘛、萨迦法王及十六世噶玛巴认证为宗萨钦哲确吉罗卓(Dzongsar Khyentse Jamyang Chökyi Lodro, 1893-1959)的转世。曾在萨迦学院研习佛教哲学。出版有《正见》、《八万四千问》、《不是为了快乐》、《佛教的见地与修道》等书籍;同时,他也是一位电影导演,所拍摄的电影包括《高山上的世界杯》、《旅行者与魔术师》、《祈福》等,最新剧情长片《嘿玛嘿玛》于6月在上海国际电影节展映。

宗萨蒋扬钦哲却吉嘉措仁波切( Dzongsar Jamyang Khyentse Chökyi Rgya mtsho Rinpoche, Khyentse Norbu), 1961年6月18日出生于不丹,被公认为第三世宗萨蒋扬钦哲,通常被称为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以下简称宗萨仁波切。宗萨仁波切是已故宁玛巴法王敦珠仁波切的长孙,七岁时被十四世达赖喇嘛、萨迦法王及十六世噶玛巴认证为宗萨钦哲确吉罗卓(Dzongsar Khyentse Jamyang Chökyi Lodro, 1893-1959)的转世。曾在萨迦学院研习佛教哲学。出版有《正见》、《八万四千问》、《不是为了快乐》、《佛教的见地与修道》等书籍;同时,他也是一位电影导演,所拍摄的电影包括《高山上的世界杯》、《旅行者与魔术师》、《祈福》等,最新剧情长片《嘿玛嘿玛》于6月在上海国际电影节展映。

与泛滥于朝阳区的仁波切不一样,我喜欢宗萨的坦诚,他愿意承认自己不能给予信徒解脱的答案,自身依然在修行之中,既讨厌虚伪,自身也有虚伪的一面。

虚伪无处不在,修行成为欲望的幌子。

佛陀自身拒绝偶像崇拜,然而佛法在传扬的过程中,往往走向偶像崇拜的道路,宗萨自身也存在困惑,为何信徒希望信仰一尊佛像或是一个上师,就能获得解脱,而忽视自身的修行。

宗萨在传播佛法的过程之中,既不希望信徒对其产生偶像崇拜,却又无法根绝这种现象,往往为了佛法弘扬,还得借用这种偶像崇拜的力量。

然而一旦走上神坛,往往就容易陷入虚伪的幻象之中,维护这尊佛像的正确变成一种执着,而这却又与佛法寻求从我执中解脱背道而驰,宗萨在批判现在佛教寺院系统修行身份掩盖下的虚伪同时,自身也不断的提醒自己不能陷入这种虚伪之中。

人的虚伪,往往来自于欲望,以及对欲望的隐藏。

人出生于世上,难免有各种欲望,然而世俗道德观念之中,对于欲望会有不同解读,世人皆以欲望得到满足而欣喜,却又为过多欲望无法得到满足而痛苦。

有人希望从佛法中获取到断舍离的力量,然而这种渴望,又变成了一种新的欲望。

宗萨曾在书中写到有位长期交往的女友,还曾提及自己遭荷兰女友背叛,痛苦至极的经历。“我不是一个已经征服了对安全感、伴侣和乐趣的需要的圣人。人们问我为什么有女朋友的时候,我感到他们对我有着很高的期待——认为我在普通人之上。这着实令我担心。我非常希望人们认为我是一个百分之百的人,拥有所有人类的特质、弱点、长处和过患……很多事情应该放弃,但我没有力量放弃,很多事情应该去做,但我却因太懦弱而没有做。”

我所认同宗萨的正是这一点,人生在世,首先应接受真实的自我,承认自己的凡俗之身,接受自己虚妄的一面,从中感受到那种虚妄的根源,方有可能求得解脱之路。

洛卓沃龙寺 ﹣噶举传承的第一间寺庙。

雪域高原南圣地邬金极乐宫 ﹣洛卓沃龙寺位于西藏自治区山南地区洛扎县色乡行政区域内。于十一世纪前期由西藏马尔巴大译师创建,是噶举传承的第一间寺庙,至今巳有近千年历史。

洛卓沃龙寺创立人 ﹣玛尔巴大译师于公元1012年诞生于洛扎秋切(今西藏南部羊卓雍湖之南)的卓龙村,由于其从小聪慧异常,十三岁前在卓弥大师跟前学了一段时间梵语和佛法。之后听闻了印度那洛巴大师的成就,升起强列信心,于是从十三岁到五十二岁,历经无尽苦难与生命的危难,三次往返印度、四次往返尼泊尔求法,学法历时四十年之久而获得无上成就,成为西藏佛法后弘时期的一代教主。

同时,由于玛尔巴翻译、校正和抉择了大量佛教梵文经藏和仪轨,亦被誉为“古代西藏七大译师之一”。

当玛尔巴第一次返藏时,依循那洛巴的授记,在自己的家乡洛扎建立了洛卓沃龙寺,在此摄受了不可思量的弟子,门下成就弟子无数,其中成就最大当推其“四大柱弟子”。

据历史记载,当时的洛卓沃龙寺于山洞闭关者、树荫下禅修者同一时间超过五百人,可见千年前的洛卓沃龙寺的讲修和实修的教风非常兴盛。

洛卓沃龙寺 ﹣噶举传承的第一间寺庙。

雪域高原南圣地邬金极乐宫 ﹣洛卓沃龙寺位于西藏自治区山南地区洛扎县色乡行政区域内。于十一世纪前期由西藏马尔巴大译师创建,是噶举传承的第一间寺庙,至今巳有近千年历史。

洛卓沃龙寺创立人 ﹣玛尔巴大译师于公元1012年诞生于洛扎秋切(今西藏南部羊卓雍湖之南)的卓龙村,由于其从小聪慧异常,十三岁前在卓弥大师跟前学了一段时间梵语和佛法。之后听闻了印度那洛巴大师的成就,升起强列信心,于是从十三岁到五十二岁,历经无尽苦难与生命的危难,三次往返印度、四次往返尼泊尔求法,学法历时四十年之久而获得无上成就,成为西藏佛法后弘时期的一代教主。

同时,由于玛尔巴翻译、校正和抉择了大量佛教梵文经藏和仪轨,亦被誉为“古代西藏七大译师之一”。

当玛尔巴第一次返藏时,依循那洛巴的授记,在自己的家乡洛扎建立了洛卓沃龙寺,在此摄受了不可思量的弟子,门下成就弟子无数,其中成就最大当推其“四大柱弟子”。

据历史记载,当时的洛卓沃龙寺于山洞闭关者、树荫下禅修者同一时间超过五百人,可见千年前的洛卓沃龙寺的讲修和实修的教风非常兴盛。

赛卡古托寺 ,又称桑喀古托寺,位于西藏山南地区洛扎县色乡乡政府所在地南面约600米处,所在位置海拔3700 米,原为噶举派寺院,后改宗格鲁派。

该寺的主体建筑为城堡式碉楼,高9层(主体为7层),故名“塞卡古托”(意为“九层公子塔”)。相传,当年米拉日巴受玛尔巴译师的指点,为了消除前半世所造之孽,于公元1077-1083年间,孤身一人历时6年方才建成塞卡古托和噶哇久尼殿(意为“十二柱殿”),玛尔巴译师曾亲自为其开光加持。

九层公子塔顶上建了一条悬空的小栈道供人转经祈福。旁边有藏文提示牌,大致的意思是转一圈可以洗涤前世所有的孽缘;转两圈可以消除父母所有的罪孽,祈求父母健康幸福;转三圈来生能得暇满人身,不会堕入地狱。

赛卡古托寺 ,又称桑喀古托寺,位于西藏山南地区洛扎县色乡乡政府所在地南面约600米处,所在位置海拔3700 米,原为噶举派寺院,后改宗格鲁派。

该寺的主体建筑为城堡式碉楼,高9层(主体为7层),故名“塞卡古托”(意为“九层公子塔”)。相传,当年米拉日巴受玛尔巴译师的指点,为了消除前半世所造之孽,于公元1077-1083年间,孤身一人历时6年方才建成塞卡古托和噶哇久尼殿(意为“十二柱殿”),玛尔巴译师曾亲自为其开光加持。

九层公子塔顶上建了一条悬空的小栈道供人转经祈福。旁边有藏文提示牌,大致的意思是转一圈可以洗涤前世所有的孽缘;转两圈可以消除父母所有的罪孽,祈求父母健康幸福;转三圈来生能得暇满人身,不会堕入地狱。

白玛林错是莲花生大师四大魂湖之一,隐匿在措玉村白马林沟的尽头。

白玛林错是莲花生大师四大魂湖之一,隐匿在措玉村白马林沟的尽头。

拉普温泉海拔4450米。位于喜马拉雅山南麓洛扎县色乡,温泉对面就是不丹王国,一河之隔。

拉普温泉海拔4450米。位于喜马拉雅山南麓洛扎县色乡,温泉对面就是不丹王国,一河之隔。

我喜欢西藏,很难说在这得到什么灵魂升华的启悟,反而是其贫乏苦难,让我更清楚地感知自身种种欲望的虚妄,无需刻意去克制,因为根本就是无论你如何去强求,都无法满足,能有口水喝,有顿饭吃,活下来,就已经是上天最大的恩赐。

于我而言,在坚守善良基础上,去追寻内心种种欲望才是正道,世人的烦恼在于欲望难以得到满足,但只要细想,能活着,能去追寻本身就已经是最大的幸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