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汉们不杀公人的良苦用心

原标题:好汉们不杀公人的良苦用心

武松为哥哥报仇之后,被刺配孟州牢城营。两个公人押解武松,路过大树十字坡,武松早有防备,没有中了孙二娘的蒙汗药,而那两个公人却被蒙汗药麻翻。张青、孙二娘夫妇和武松相认之后,要结果了两个公人的性命。武松拦住张青,说道:“这两个公人于我分上只是小心,一路上伏侍我来,我若害了他,天理也不容我。你若敬爱我时,便与我救起他两个来,不可害他。”武松杀嫂是要彰明天理,而害了两个公人的性命就是天理不容,只是因为两个公人一路小心侍奉吗?显然不是。武松不杀公人的背后有一番良苦用心。

金圣叹从小说构思的角度评价武松此种行为:“忽然就两个公人上,三翻四落写出一片菩萨心胸,一若天下之大仁大慈,又未有仁慈过于武松也者,于是上文尸腥血迹洗刷净尽矣。”虽然小说的艺术构思巧妙,人物设置也很合理,但是要说武松多么仁慈还不能简单地下结论。押解武松的两个公人面目模糊,施耐庵甚至懒得写他们的姓名,只是让他们作为路人甲、路人乙来出现,让他们衬托武松的神勇。可是,从人物性格角度来分析,武松不杀公人有着他的想法。

平生只打天下硬汉的脾气注定他要除暴安良,为民除害,有时候黑吃黑也在所不惜。他打猛虎、斗杀西门庆、打孙二娘、打蒋门神、杀张都监一家、何其勇猛!可是,当他遇到软弱的人,服软的人就不再挥拳头了。张青、孙二娘夫妇服了软,认他做兄弟,他不再打,两个押解他的公人并没有成心害他,一路服侍得很好,武松也就不害他们性命。

武松不害公人性命有着现实考量,他对官府还抱有幻想。毕竟他杀了潘金莲和西门庆,官府没有让他以命抵命,而是判他刺配孟州牢城营。他认为官府对他还是很好的,希望牢城营服刑期满后复为良民。他要想成为良民,就要遵从官府的判决,还不能杀了两个押解公人,如果杀了两个公人,就会罪上加罪,成为真正的官府缉拿的杀人犯,只能亡命江湖。

金圣叹评价的武松仁慈,只是表面现象,对比后文武松手刃两个要害他性命的押解公人,手刃张都监一家和蒋门神,两个在大树十字坡捡回性命的公人真的应该感谢仁慈的武松了。押解林冲的公人有名有姓,是董超和薛霸两个人。两个人在临行之前,收到陆谦派人给的十两金子,要他们在半路结果林冲的性命。他们收了银子,变着法折磨模林冲。夜宿旅店,不给吃喝还不算,还拿开水烫林冲双脚。第二天早上,拿一双新草鞋给林冲穿,把林冲脚上的燎泡全都磨破,弄得林冲双脚鲜血淋漓。他们到了野猪林要结果林冲性命,幸亏鲁智深及时出现,吓住两个公人,救下林冲。鲁智深要结果两个公人性命,被林冲拦住。林冲说道:“既然师兄救了我,你休害他两个性命。”鲁智深明白林冲的意思,他们都是在官场混过的人,都知道杀了押解公人的罪过。林冲当时性格懦弱不假,更多的原因是对官府抱有幻想,还想着刺配到沧州牢城营之后,好好表现,就能复为良民。所以,林冲虽然受了那么多罪,被董超、薛霸两个家伙害得很惨,但他还是惧惮官府权威的,不让鲁智深杀了两个家伙。

后来押解卢俊义的也是董超和薛霸两个家伙,两个家伙收了卢俊义管家李固的两锭大银,还要害了卢俊义之后把卢俊义脸上金印揭回来,再得李固的五十两蒜条金。董超、薛霸对卢俊义又打又骂,把他骗到林子里,和害林冲的路数如出一辙,当他们绑上卢俊义,举起水火棍要打杀卢俊义的时候,浪子燕青及时出现,用短箭射死两人,救下卢俊义。他们主仆二人到客店住宿,被店主人告发,燕青出去打猎侥幸逃脱,卢俊义被逮住,再入囚牢。从人物性格角度来看,鲁智深比燕青要勇猛得多,但是鲁智深是提辖出身,不敢随意害了公人性命;而燕青是卢俊义收留的浪子,没有官场那么多规矩,救主心切,就射杀了董超和薛霸。从构思角度来看,施耐庵是不主张杀了押解公人的,杀了之后并不能立刻成为强盗,还要有很长时间的牢狱之灾。燕青杀了董超和薛霸之后,致使卢俊义被囚在大牢多半年之久,好悬丢了性命。

金圣叹从创作的角度评价董超和薛霸两个公人:“林冲者山泊之始,卢俊义者山泊之终,一始一终,都用董超、薛霸作关锁,笔墨奇逸之甚。”

押解宋江的两个公人是张千和李万,两个人得了宋江的银两,并没有难为宋江。过水泊梁山的时候,赤发鬼刘唐要救下宋江,杀了张千和李万,宋江说:“这个不是你们兄弟抬举宋江,倒要陷我于不忠不孝之地。若是如此来挟我,只是逼宋江性命,我自不如死了!”说完就要引刀自刎,刘唐赶忙夺下宋江手里的刀。金圣叹夹批道:“其言甚正,然作者特书之于清风起行之后,吟反诗之前,殆所以深明宋江之权诈耶?”又评道:“自刎之假,不如夺刀之真,然真者终为小卒,假者终为大王。世事如此,何可胜叹。”宋江做得假,但逃不过吴用的慧眼。吴用知道宋江的用意,知道他要到沧州牢城营服刑,刑满释放后复为良民。只是宋江动不动就演苦情戏,骗了一帮弟兄们。

不杀押解公人不仅是人物的现实需求,而且还是情节推进、转换的必须,更是施耐庵自身局限性的真实写照。

到了后面虽然官逼民反,但反贪官不反皇帝的不彻底的革命,葬送了大部分梁山好汉的性命。他们经历了从对官府抱有幻想,到反官府,继而反朝廷,继而接受招安,继而镇压农民命军————他们最终成了朝廷的公人,怪不得他们不杀押解公人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