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反对派火车猝死,舆论再次聚焦克宫,然并非所有反对派都是真的

原标题:俄反对派火车猝死,舆论再次聚焦克宫,然并非所有反对派都是真的

41岁的俄罗斯反对派人物,“新俄罗斯运动”创始人,也是现实经济研究所所长尼基塔·伊萨耶夫从坦波夫(Tambov)出差返回莫斯科的火车上因为心脏病突发而猝死。这件事已经得到了与伊萨耶夫同行的助手热斯托夫斯卡娅以及新闻秘书马卡连科的证实。

(尼基塔·伊萨耶夫)

据称当时是在16日凌晨,火车行驶途中伊萨耶夫突然感到不适,助手和秘书赶紧找来了列车员求助,后者立即联系最近的乌祖诺沃车站准备医疗救护人员。然而伊萨耶夫还是没能挺到乌祖诺沃车站,当火车到达后医生证实人已经死亡了。

(上车前社交媒体发的状态)

这只是一次正常的因病死亡,虽然伊萨耶夫的朋友称他从来没有抱怨过身体不是,一直充满活力,但是突发性心脏疾病几乎是没有太多征兆的,而且在他这个年纪也是多发期。他的死也颇具俄罗斯特色,因为普遍好饮酒的俄罗斯一直都是心血管疾病的高发国,而且心血管疾病也是导致俄罗斯人死亡的第一大诱因,占到一半左右。近些年来猝死的俄罗斯官员也不在少数,比如前驻联合国大使邱尔金,驻丹麦大使希林斯基等。据俄罗斯卫生部去年前三季度统计,因心血管疾病而死亡的人数就达到了57.9万人,而这个人数还是比10年前同期低了30%的。这得益于俄罗斯政府预防工作--对更多公民进行筛查及限制烟酒的措施。

(喜欢喝两口)

因为俄罗斯特殊的政治环境,俄反对派突然死亡往往都会成为外界关注的重点,毕竟这种事在俄罗斯经常发生,比如反对派前总理涅姆佐夫遇害案。这些案子都会被西方认为是普京在清除政治对手的行为,并以此对其进行政治攻击。然而一切在没有明确证据的情况下并不能妄下结论。俄罗斯确实有很多反对派,但是并不是所有反对派都对普京执政当局构成威胁。

(涅姆佐夫)

一般而言俄罗斯的反对派会分为两种,一种是体制内的反对派,另外一种就是体制外的反对派。

  • 前者能在俄罗斯议会或者各级政府参与政治活动,并且可以分享到政治利益的,他们敌对目标仅仅是统俄党和梅德韦杰夫领导的政府,而不是普京及其圈子,所以他们不够成威胁,甚至作为“附庸”还是必须存在的。
  • 后者则不一样,他们是新生代的民粹主义者,剑指普京及其圈子,并且希望颠覆现有俄罗斯政治格局,瓦解既得利益集团。所以一直遭到当局的打压,所以无法进入体制,力量目前来看还很弱小。

(俄反对派纳瓦尔尼)

这个尼基塔·伊萨耶夫是从体制内出来的人,他曾在伊凡诺沃州政府,青年国家委员会和区域发展部工作。去年才领导“新俄罗斯运动”,被定位为极右翼政治势力。他是全饿政党“罗迪纳”主席团主席,他经常会参加Olga Skabeyeva“ 60分钟”(俄官方支持)的宣传计划。可以说他对现有体制存在依赖,用俄罗斯体制外反对派纳瓦尔尼抨击索布恰克(普京师妹)的话,来讲就他是画在普京旁边的“卡通反对派”。

(卡通反对派)

本文图片来自谷歌图片,感谢提供,欢迎大家批评指正留言点赞!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